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后509大选,巫统的考验是,如何在失去联邦政权与资源的情况下,撑到下一届大选。

眼前有三个选项:一、扮演好在野党角色,监督与制衡希盟,同时重建信誉与威望,放眼有朝一日重夺政权;二、与伊党合作,炒作种族与宗教课题,激化马来人、穆斯林的不满与焦虑,在来届大选联手撼动希盟政权;三、直接与希盟成员党,尤其是土著团结党和人民公正党谈判,用手中议席凑成数字,作为马哈迪—安华博弈的筹码,也顺势提早重返朝廷。

从时间角度而言,第一选项太遥远,巫统诚信赤字深不见底,需时间修补抢救,短期内吃力不讨好,年过半百的领袖都不会有此条件与耐性,因此才会让前巫青团长凯里“一枝独秀”,俨如巫统的“马英九”。

至于第二选项,后509的补选,巫统与伊党达成默契,避开三角战,与希盟一对一单挑。以雪兰莪州双溪坎迪斯与斯里斯帝亚州议席补选成绩为参照案例,伊党支持者把票投给巫统的心理障碍门槛,会比巫统支持者把票投给伊党的心理障碍门槛,来得更高一些。

显然,在伊党草根眼里,巫统过去抑制伊斯兰的劣迹斑斑,要放下心头恨,与昔日宿敌和解,恐怕不易,或需要更长的时间。若伊党领袖无法说服支持者接受巫伊结盟,则巫统就要在此合作关系中吃亏。再者,巫统内毕竟还是有一些比较向往世俗的领袖,对伊党倾向保守、狭隘的宗教主张,有所保留,甚至抗拒。

Advertisement

因此,当新任主席扎希与伊党越走越近时,一些前部长级的领袖就策动退党,并归咎最高领导迷失方向。当然,巫统重量级领袖“退党”,不排除与土著团结党部署有关联。而另一名资深领袖纳兹里更在波德申补选来临之际,公然献议为公正党助选,并称“安华是巫统唯一希望”。

自相矛盾的担忧

综上所述,巫统一众领袖对未来何去何从,并没有共识。巫统既没有卧薪尝胆的能耐,更没有破釜沉舟的魄力。实际上,巫统在509后最大的败笔是,没有趁势卸下种族政治的包袱,让党与国都找到转型的契机,朝向与对手竞争政策、廉正、施政效率的未来迈进。尽管一度掌握最多国席,巫统如今却信心尽失,不敢相信自己能在未来单打独斗、独撑大梁,“只手遮天”的日子,已经不再。

只是,巫统的困境,却延伸成我们自相矛盾的担忧。一来,我们担心巫统不倒,种族宗教政治就会被激化,阻碍国家改革的进度。然而,若巫统领袖大举迁移入土团党,而让巫统濒临解体,有者又担心土团党变成巫统2.0。随之而来的问题是:如果最大在野党解体,谁来监督日益坐大的希盟?

马来西亚政治的这个困局,总让国人马不停蹄地担忧。要解决这个困局,就必须让政治议题多元化,而非仅仅局限于谁比谁“更伊斯兰化”或“更马来人”的较量。影响日常生活的政策从医疗、交通、人力资源、能源、环境、教育到文化等,偏偏过去大选中,各政党都不热衷于以这些议题和政敌做区分,让选举议题单元化,只剩下谁是叛徒、谁是盗贼的叫骂。

此时此刻,希盟必须停止利用巫统的困境,作为各党博弈的筹码。要建立新马来西亚,就该推动选举制度改革,让为不同议题斗争的政党可以生存;也让不同政党之间的张力,维持一个多元有竞争的政治生态。

林宏祥

大同工作室执行主任

热门新闻

阅读全文

陈茵媺陈豪拍拖过二人世界 晒出甜蜜合照

阅读全文
闻讯而来的消拯人员合力将被夹毙在车内的两名死者遗体移出。

轿车失控撞大树 2女当场伤重身亡

阅读全文

交往12年 巨石强森宣布结婚

阅读全文

女子开车经过地下道 被女儿一句话吓呆火速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