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八打灵再也19日讯)  雪州苏丹沙拉夫丁殿下谕令,必须拆除莎阿南所有双语路牌,只能使用马来文官方语言(Bahasa Kebangsaan)的路牌。

雪州苏丹殿下机要秘书拿督莫哈末慕尼今日发出一则给雪州政府的文告,提及上述的内容。

该文告阐明,在莎阿南设立含有中文的路牌统统必须拆除,并换上单一语文的路牌,即马来文路牌。

“更换路牌的工作必须立即展开,最迟必须在12月11日,雪州苏丹73岁华诞前完成。”

近来,莎阿南区的路牌从原有的马来文和爪哇文路牌,变成马来文配中文。莎阿南市政厅之后在推文回应一名网名的贴文指,雪州政府早在2017年1月13日,已决定根据地方社群,使用双语路牌,如传统乡村地区会使用爪哇文,新村则会使用华文。

Advertisement

 

更多新闻:

“爪哇文路牌改成中文” 作家协会批:无礼

 

(吉隆坡19日讯)将路牌文字换成中文或淡米尔文是“无礼”(biadab)?

据《Sinar Harian》报导,全国作家协会(PENA)主席莫哈末沙烈博士(Mohamad Saleeh Rahamad)以“无礼”(biadab),来批评将原本有爪哇文的路牌,改成中文或淡米尔文的做法。

翻摄推特
翻摄推特

莫哈末沙烈针对莎阿南指路牌从原有的马来文和爪哇文,变成马来文配中文一事做出回应。

他认为,这种做法很“无礼”,因为这是试图除去马来文化遗产(爪哇文),并指将路牌换成中文字眼,对大马而言不是维护和谐的做法。

翻摄推特
翻摄推特

莫哈末沙烈表示,这种改变是得到地方当局批准才能更换的,他强调这种做法应该立即停止。

他也提及,若这种改变没有被及时遏制,未来其他地区也将面对同样的问题,特别是重视族群利益政党所管理的地区。

他认为,这将导致其他种族也可能要求在路牌上使用他们的语言。

莎阿南市政厅回应

一名推特用户凯鲁(khairulryezal)本月15日发文指:“我住的莎阿南是一个特别的地区,不像甲洞、武吉免登、士布爹等,这里大部分是马来居民。“他质疑中文路牌的重要性。

莎阿南市政厅(MBSA)之后也回应其推文指,雪州政府早在2017年1月13日,已决定根据地方社群,使用双语指路牌,如传统乡村地区会使用爪哇文,新村则会使用华文。

更多新闻:

“面积会很大” 芙蓉拒设三语路牌

(芙蓉15日讯)芙蓉设立三语路牌无望!芙蓉市议会基于“设立三语路牌面积会很大”,拒绝市议员提呈的设立三语路牌建议!

目前芙蓉市议会管辖范围内的所有路牌,仅设有国文和爪哇文两种语文。

据《东方日报》探悉,芙蓉市议员早前以吸引更多游客到来观光及让不译国文的游客得到便利为由,建议在旅游景点及以华裔先贤命名的路设立三语路牌。

以华裔先贤命名的路段,包括盛民利路、李鸿裕路、甲必丹谭阳路、李三路、严端路等,而在甲必丹路及严端路之间,更设有不少的会馆、庙宇等。

惟在周三(15日)芙蓉市议会进行交通小组会议上,上述建议正式遭到拒绝,不可思议的是,芙蓉市议会给予的理由却是“设立三语路牌面积会很大”。

消息说,当市议员在会议上质疑被拒的理由时,芙蓉市议会则耍太极,指设立三语路牌是州议会的权限,并不是芙蓉市议会所能决定。

芙蓉市议员李汉强受询时表示,他无数次向芙蓉市议会旅游小组及交通小组提出设立三语路牌的建议,即包括国文、华文、英文或泰米文,迟至昨天的小组会议终于得到一个答复,惟答案却是令人感到非常不解。

他指出,根据芙蓉市议会解说,现有的路牌已经设有国文及爪哇文,倘若要增加三语的话,路牌面积会很大,而现有的路牌无法增加任何的语言。

目前芙蓉区内的路牌,仅设有国文及爪夷文。
目前芙蓉区内的路牌,仅设有国文及爪夷文。

大巴刹或设中文路牌

他说,在建议中,是要在旅游景点及以华人先贤命名的路段设立三语路牌,并非将所有路牌都换上三语,惟最终却不获接纳。

李汉强续表示,在小组会议上,芙蓉市议会主席口头上答应一旦芙蓉大巴刹二楼重建工程竣工后,会增加中文路牌,但这还有待最终的确认。

“与此同时,日后新增设的路牌会否设有三语,这还有待进一步探讨。”

无论如何,他指出,他会继续向掌管森州旅游委员会的森州大臣阿米努丁作出反映,希望设立三语路牌事项可以获得通过。

资料档:槟城砂州更早设双语路牌

槟城州政府在2008年12月21日开始,在乔治市市区设置多语路牌,体现我国多元文化的特色。其中,作为乔治市世界文化遗产核心区的重点街道-打石街(Lebuh Acheh),以及沓田仔(Lebuh Carnavon)等,是乔治市首批设立多语路牌的路段,当时并由时任槟州首席部长林冠英主持开幕仪式。

该区在正式设立多语路牌前,曾引起很大的反弹,即有马来青年大专毕业生联盟临时委员会入禀槟城高庭,要求发出庭令,阻止州政府批准设置多语路牌。

此外,马六甲州政府早前也在行政议会中,一致通过为世界遗产地区的路牌,添加中文及泰米尔文,其中打金街的路牌就增设了中文及泰米尔文,并保留原本的3语,即国文、英文及爪夷文。

另外,相较于槟城,砂拉越在更早之前就已经设立中文和马来文的双语路牌。而雪州政府则是在2017年通过修改双语路牌政策,华人新村、重组村和华人渔村,路牌会使用中文和国文;而马来甘榜地区,则会安装使用国文和爪夷文的路牌。

值得一提的是,森州双溪立白新村村委会在今年1月尾,也通过时任马华森州主席拿督斯里林振辉的协助,成功在该村设置中文路牌。

如今走入双溪立白新村,可看见多条路段以中文字体的水果来命名,包括榴梿路、山竹路、红毛丹路、黄梨路、香蕉路等,成为森州首个拥有中文路牌的新村。

更多新闻:

2018年11月

无牌摊贩太猖獗 市会难坐视要整顿

非法路边小贩摆设多张桌椅霸占停车位,已超过市议会容忍的底线。
非法路边小贩摆设多张桌椅霸占停车位,已超过市议会容忍的底线。

(芙蓉、汝来7日讯)森州非法路边小贩问题日益猖獗,部份小贩甚至自行“提升”摊位,搭建雨盖、帐篷及拜访桌椅,衍生卫生、阻碍交通等问题,举止已超越容忍底线,促使市议会无法再视而不见,近期更展开连环取缔行动对付。

据《东方日报》探悉,当中也有不少持有流动小贩执照的业者,因在某处经营时生意量佳,久而久之将有关地点占为己有,作为自己固定营业地方,此举相等于滥用营业执照。

虽然芙蓉及汝来的商店不缺,但非法路边摊小贩日渐增加,只要业者们不阻碍交通或设在危险地点的话,市议会皆会网开一面让小贩们继续营业、谋生。

在不断接获民众投诉后,芙蓉及汝来市议会已展开一系列取缔行动对付非法路边小贩。
在不断接获民众投诉后,芙蓉及汝来市议会已展开一系列取缔行动对付非法路边小贩。

如“有牌”营业者

惟近年来,基于非法小贩们已将非法经营路边摊当作“理所当然”,多个地区的路边摊更是设在危险路口处,除了把简单的摊位提升至搭建雨盖、铁门等,地方上衍生卫生、安全的问题外,当地商家生意也受到影响。

芙蓉及汝来市议会近期频频接获商家及民众投诉,并在观察及了解后,市议会决定采取行动管制行径越来越猖狂的路边摊小贩,并且要重新整顿没有申请经营执照的小贩。

芙蓉市议会匿名消息向《东方日报》表示,在芙蓉方面,情况较为严重地点包括小甘密、新那旺、家丽城及芙蓉新城等地区。

他指出,过往市议会皆会网开一面,因过往小贩只是摆摊营业,但近年来却演变成搭建雨盖、帐篷等,犹如“有牌”营业者。

“虽然芙蓉市议会有意要整顿非法路边小贩,惟至今还未有一个解决方案,不过,市议会肯定将采取行动对付设在危险位置的非法小贩。”

汝来市议员黄玉堂则说,市议会是于上个月开始频密接获投诉后,已展开一系列取缔行动。

他说,由于路边摊业者把油迹、厨馀等丢弃在沟渠造成污染及阻塞,以致环境卫生严重受到破坏,有者更是霸占停车位摆摊,因此市议会希望能够整顿非法路边摊小贩。

“我们希望小贩能够申请执照及迁入商店营业,同时,也呼吁申请流动执照的小贩必须依照规则,不要再滥用执照,一旦违例者将会受到对付。”

黄玉堂表示,目前情况较为严重的地区包括汝来巴士站、珍巴卡花园及凤凰山庄等。

热门新闻

阅读全文

自备隔离仓抗肺炎 疯传周杰伦赴华开唱

阅读全文

柔现3宗武汉肺炎病例

阅读全文

Ella劲宝现身佛堂成焦点 民众纷纷邀求合照

阅读全文

科比坠毁直升机 价值7312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