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一名依法开车的少女因涉及撞死8名蚊型脚车少年党,而陷入了长达两年之久的诉讼程序。当然,作为一个法治国家,在公正的法律面前,大家的权益都受到保障。最终,涉案的女司机被判决无罪释放,让当事人能够放下悬在心头的一块大石。

无论如何,这次的判决再次把她推向风头浪尖,有人认为她应该负上一定的责任,毕竟那是8条人命;有人赞同法庭的裁决,狠批这群少年的所作所为;更有政治人物如阿末扎希之辈,大肆渲染此事,意图以此作为打击政府的筹码。一时间,蚊型脚车攀上了热搜榜,成为时下国内热门议题。

不能与运动员比较

对此议题,我们的青体部长也有自己的一番见解,但他所持的观点却似乎与大部分民众背道而驰。或许正是因为拥有独特的想法,才让年纪轻轻的他以部长作为他人生首份工作吧!部长化身正能量使者,试图说服让大家以正面的观感看待蚊型脚车爱好者。他指出,与其指责与惩罚,倒不如以技职教育来培训他们,让他们能够尽情发挥专长与热诚,要么栽培他们成为改装脚车的技术人员,要么训练他们成为专业脚车选手将来为国争光。

部长一席话貌似言之有理,甚至还以一个国家队运动员作为例子,仿佛把蚊型脚车打造成一个正面阳光代名词。然而,部长似乎忘了,一个运动员花了多少时间、流了多少汗水、受了多少伤痛、咬了多少牙关,才能够站上职业生涯的巅峰扬威国际。这岂是那些只为了寻求一时快感与刺激,而在公路上演“速度与激情”的小屁孩们能够做到的?

Advertisement

长远计划须详细策划

更何况,一者是光宗耀祖的光荣事迹,另一则是败坏门风的所作所为,焉能相提并论?

飙车族(Mat Rempit)的不良文化,早已恶名昭彰。相信大家都有过相似的经历,那就是在高速公路上遇上化身杂技团表演者的飙车族,他们把马路当舞台上演各式各样高难度的动作。蚊型脚车可谓晋升为Mat Rempit前的启蒙班,本质基本一样。这群人的目的纯粹只是为了引起他人的目光及在同伴之间找寻认同感,满足自己的虚荣心。至于为国争光之心,可能从未出现在他们的脑海里。

况且,要栽培专业选手,这可是一项长远的计划啊!可惜的是,部长只是夸夸其谈,没有任何详细的大蓝图,没有资金与人力分配,也没有说明执行策略,这叫人民怎能信服呢?

陈仁杰

90后,毕业自马来亚大学环境工程系,现为马大研究助理。闲来无事喜欢思考人生。

热门新闻

阅读全文

谢和弦持毒遭警方上门逮捕 举报人竟是混血妻“扣嫂”

阅读全文

渡轮遇上巨浪 乘客吓哭祈祷

阅读全文

【高以翔猝逝】黑人范范前来送别 好友见面相拥而泣

阅读全文

中国防长:决不容忍重大台独事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