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在芭蕾舞表演中,芭蕾舞者除了跳舞,也要懂得用表情、神韵来带出角色性格和故事桥段。然而,大多数的人都会把焦点放在女舞者身上,忽略了芭蕾王子的重要性。左一为颜文坚。(图由KLPAC提供)
Advertisement

“踮脚、转圈、再跳跃!”谈到芭蕾,就跟说起护士一样,刻板印象就是女生才会选择的行业。很多人不知道,其实早期的芭蕾舞是禁止女性参与演出的,所有女角都是男舞者反串的。直到规例放宽,再加上引入足尖鞋,芭蕾舞坛才成了女性的天下。

现今的舞蹈圈中,芭蕾王子的角色常遭人忽略。长期在新加坡发展的男舞者颜文坚(Jeremie Gan)透露,想在芭蕾领域熬出头,一定要无惧旁人眼光才能站稳脚步。

年仅21岁的颜文坚跳芭蕾舞已有18年;当其他人还在蹒跚学行,2岁半的他已经开始接触舞蹈。他说:“妈妈是芭蕾舞蹈老师,为了照顾我,时常把我带到舞蹈教室。我就坐在旁边看哥哥姐姐学跳舞,耳濡目染之下,有时候也会跟著他们一起跳,所以很早就接触芭蕾了。”

舞蹈班上,多数学舞的都是女生。小小的颜文坚穿著紧身泳装与其他小朋友一起学芭蕾,懵懵懂懂地迈向舞蹈之路。(图由KLPAC提供)
舞蹈班上,多数学舞的都是女生。小小的颜文坚穿著紧身泳装与其他小朋友一起学芭蕾,懵懵懂懂地迈向舞蹈之路。(图由KLPAC提供)

16岁到纽西兰学芭蕾

Advertisement

初时,颜文坚只是穿著紧身的泳衣学跳舞,芭蕾只是一个孩子感到好奇、好玩的新鲜事。直到12岁,当其他小男生踢球玩闹时,颜文坚就对开始芭蕾产生兴趣和热爱。“我自认是个幸运的人,身边的老师和朋友都没有因为我一个大男生学跳舞而闲言闲语。反而,每次学校庆典都会让我在台上表演,同学也会试著向学弟妹解释,大家都很支持我往舞蹈界发展。”

接触了芭蕾,颜文坚注定和同龄人走不一样的路。16岁那年,他便放弃了大马教育文凭考试(SPM),远赴纽西兰芭蕾舞学院深造。19岁便加入了新加坡舞蹈公司Singapore Dance Theatre Limited成为全职芭蕾舞者。

年纪轻轻的他踏上了世界各地的舞台,为的就是他的梦想,舞者身分让他无所畏惧。

跳舞是颜文坚的爱好,也是他的工作。与女舞者搭档及培养默契是他每天必须做的事,唯有不停地练习,才能将最好的一面展现在观众面前。(图由KLPAC提供)
跳舞是颜文坚的爱好,也是他的工作。与女舞者搭档及培养默契是他每天必须做的事,唯有不停地练习,才能将最好的一面展现在观众面前。(图由KLPAC提供)

享受舞台 真爱不觉累

全职舞者的生活是一般人无法想像的,他们的职业是“舞者”,工作时间与常人一样从早上10时到下午5时半。颜文坚表示,他也在“上班”,只是工作性质不同。“我们的上班时间是弹性的,有表演的话就会有所调整。我们的工作范围就是跳舞、彩排、表演,再循环做同样的事。”

芭蕾舞者身穿紧身衣物,只是与女舞者不同,男舞者不需要裙子和足尖鞋。但这并不表示他们的工作比女生轻松。颜文坚笑说:“女舞者是垫著脚尖很累,而我们男生则需‘搬搬抬抬’,手臂酸痛。所谓的劳力活,其实就是抱著女舞者、举起她们,还有做出一些比较优雅却高难度的动作。因此舞者的体力必须要很好,而且工作那七八个小时就是一直在练习。”

颜文坚坦言,在舞团生活适应力要很强,自律和团队精神缺一不可。在芭蕾舞团里,舞者都来自不同国家,每一部作品需要和不一样的导演编舞和拍档合作。他说:“要学会独处,也要懂得和别人共事。芭蕾舞表演不是个人的演出,除了要展现自己的舞台魅力,也要与拍档一同配合才会让舞蹈具完整性和精彩。”

在颜文坚所属的舞蹈公司,男女舞者的比例是一致的。他表示,公司的同事并不会像其他国家的舞者如此竞争,关系反而如同一家人,互相扶持和一起成长,让他觉得很幸运。(图由KLPAC提供)
在颜文坚所属的舞蹈公司,男女舞者的比例是一致的。他表示,公司的同事并不会像其他国家的舞者如此竞争,关系反而如同一家人,互相扶持和一起成长,让他觉得很幸运。(图由KLPAC提供)

除了技术上的磨练,舞者的体态也相当重要。在西方国家,芭蕾领域的竞争很大,一角难求,要求也十分严格。颜文坚透露,国外的舞者每天都必须称重,稍微胖了或体重多了几百克可能会受到处罚。“很庆幸我的公司没有这种条例,但因为舞者都必须穿紧身服装,为了让自己好看一些,我们还是会控制自己的身材。”

正式表演时,舞者都必须处于最佳的状态。颜文坚说:“虽然我们在台上很优雅,但在幕后其实会很忙乱。一下台就要急忙补妆、换衣,衣服又很难穿脱,所以舞者的心理素质要很好,临场反应也要很快。”

虽然芭蕾舞者难为,但颜文坚十分热爱这份工作。“我很享受舞台,喜欢跳舞给我的成就和满足感。不管是做什么工作,最重要的是那份热忱,真心喜欢就不会觉得辛苦劳累。”

颜文坚、母亲和弟弟从事芭蕾舞相关的工作,父亲生前也很支持他与弟弟追求梦想。颜文坚笑言,家人的支持是他继续跳舞的动力。(图由KLPAC提供)
颜文坚、母亲和弟弟从事芭蕾舞相关的工作,父亲生前也很支持他与弟弟追求梦想。颜文坚笑言,家人的支持是他继续跳舞的动力。(图由KLPAC提供)

追求完美 难免挫折

台上的舞者翩翩起舞,观众只看到他们完美优雅的模样,实际上他们背后所经历的挣扎只有自知。颜文坚坦言:“我是完美主义者,有时候观众拍手叫好的演出,我自己不是很满意。只要我觉得有一个舞步或一个动作做得不够好,就会有点懊恼。有时候一些导演要求我做指定的动作,我无法达标的话也会有挫败感。”

他曾经几度想过放弃芭蕾,但最后还是坚持梦想。“想放弃的念头只是一瞬间,每当有这个起心动念时,我都会问自己,如果馀生都没有芭蕾了,我能够接受这种人生吗?过后我就会重新站起来继续跳。”

长期离乡背井的他,近期哭得最严重的,是父亲卧病在床的时候。“当时,我爸爸在医院病得很重,我当下在外国有表演,而且临时需要我上场顶替另一个男舞者的位置。那时候有点慌、崩溃了。不过最后还是得擦干眼泪上台,把最好的一面展现出来。”父亲虽然不在了,但颜文坚表示,一路以来父亲都很支持他走舞蹈这条路,家人的鼓励也是让他更有信心继续发展的动力。

如今,颜文坚17岁的弟弟也远赴美国学芭蕾,母亲仍旧任职芭蕾舞导师。一家人以芭蕾舞为生,也从中看到了热爱生活的自己。

芭蕾舞表演不仅是穿著紧身衣物和足尖鞋,有时候因为故事及剧情需要,也会穿著异国风情的服装。颜文坚踏上了世界各地的舞台,人生阅历也因此而丰富。(图由KLPAC提供)
芭蕾舞表演不仅是穿著紧身衣物和足尖鞋,有时候因为故事及剧情需要,也会穿著异国风情的服装。颜文坚踏上了世界各地的舞台,人生阅历也因此而丰富。(图由KLPAC提供)

为自己的勇敢自豪

颜文坚指,很多人学跳芭蕾都是因为父母的安排,或许是想学会一技之长,或是让自己的人生履历丰富一些。最终因为现实因素而中断了跳舞,或最后选择当舞蹈老师。他表示,几乎每个国家都有芭蕾舞团,只可惜大马没有。因此如果要当一个专业全职舞者,就必须更努力些。

除了扎实的舞蹈功底,颜文坚坦言“脸皮厚”也是成功的关键。“要站在舞台上,就要做好承受别人舆论的准备。另外,也要常主动参与选拔及试镜,让自己有更多曝光的机会。作为舞者,勇敢、坚持和努力,这3点也是奠定我们能够走多远的要诀。”

颜文坚说:“我享受舞台,也因为自己选择的职业与别人不一样而感到自豪。”(图由KLPAC提供)
颜文坚说:“我享受舞台,也因为自己选择的职业与别人不一样而感到自豪。”(图由KLPAC提供)

无论在任何领域,都要有一定的优越感及成就感。颜文坚说:“我选择了和别人不一样的路,觉得相当自豪。跳舞是我的工作,舞者是我的身份,我享受每个学习的过程。舞者的职业生涯多数停留在30至35岁,我不晓得到时候我会在哪里,或是往哪个方向走,但目前我很喜欢这份工作。”

颜文坚也希望真心喜欢跳舞的人,能够坚持自己的梦想,走和别人不一样的路也未必是一件不好的事,只要自己享受人生舞台即可。祝他在垫起脚尖跳舞的圈子,也能站稳自己的脚步,大步往前,为芭蕾艺术圈带来更精彩的作品。

颜文坚口中说的“搬搬抬抬”就是把女伴抱起举高,做很高难度的动作。芭蕾舞者的体能一定要好,才能在舞蹈圈里生存。(图由KLPAC提供)
颜文坚口中说的“搬搬抬抬”就是把女伴抱起举高,做很高难度的动作。芭蕾舞者的体能一定要好,才能在舞蹈圈里生存。(图由KLPAC提供)

热门新闻

阅读全文

嫁70岁拿督 “四千金”凯儿喜获麟儿!

阅读全文

轮船厕所无法冲水 乘客受困三天怒求退费

阅读全文

兴建中酒店大楼坍塌 酿1死18伤3失踪惨剧

阅读全文

称自己是“24私会党”一员 Sunny Coco遭警方逮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