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OPR是国家银行的货币政策指标,决定银行的贷款和存款利率,同时会牵动许多金融资产的价格,例如债券,房产投资信托(REIT)等。SRR则是国行规定银行必须把客户存款保存在国行的储备金,以防发生危机时可派上用场。
Advertisement

(吉隆坡8日讯)国家银行周五午间宣布,将从本月16日开始将法定储备金率(SRR)从3.50%,下调50个基点到3%。银行股受激励走高。

国行称,本次调降SRR的目的是为了保持国内金融系统拥有充足的流动资金,这将继续支撑本土金融市场有效运作,以及帮助银行机构有效地管理流动资金。

此外,国行强调,SRR只是管理游资的一种工具,并非货币政策的风向标,隔夜政策利率(OPR)是国家货币政策的唯一指标。

对于国行的决定,《路透社》以“意外”两字来形容。接受《东方财经》电访的大马中华总商会旗下社会经济研究中心(SERC)执行董事李兴裕则称,国行此举将释放约73亿5000万令吉的流动资金到国内银行体系,可舒缓游资紧张的局面,降低各家银行的融资成本。

他亦点出,国行调降SRR,不意味接下来会下调OPR,两者之间并不相同。他指出,降息的效应需要时间发酵,而且降息未必可刺激市场的贷款需求,这些也是国行的考量。

Advertisement

此外,李兴裕认为,国行接下来的动作将由大马经济走势而定,尤其是看明年首季的国内生产总值(GDP)成长率能否达标。他表示,4%的成长率是个关键水平,若无法保持4%以上的成长,相信国行会有进一步的动作。

鼓励银行放宽贷款条件

近年来,银行业者普遍面对资金相对较为紧张的局面,并纷纷祭出各种争取存款的配套,激烈的存款竞争推高了业者的资金水平,进而也让银行更为谨慎审批贷款申请,同时间接推高贷款利率。国行降低SRR,而选择维持OPR,相信是为了鼓励银行放宽审批条件,处理贷款申请,而不是旨在让银行降低利率来吸引更多人借贷。

而且,降低OPR也有副作用,例如冲击银行的赚钱能力,可能反而使银行更谨慎放贷。此外,低利率也会降低人们的存款意愿,反而可能让存款竞争进一步恶化。

换句话说,国行是使用最少副作用的方式,在目前不算太坏、但也不算强劲的环境中,对症下药地对经济注入一些动力。假如经济进一步放缓,不排除国行明年依然可能调低OPR。

此外,受国行调低SRR所激励,银行股周五应声大起。大马交易所金融股指数上扬80.14点或0.5%,至15771.55点,涨幅居所有领域之冠。

3大银行股也纷纷挤入上升榜。联昌国际(CIMB,1023,主板金融股)飙升10仙或1.9%,报5.40令吉,成为第8大上升股;马银行(MAYBANK,1155,主板金融股)和大众银行(PBBANK,1295,主板金融股)也各涨8仙,分别报8.83令吉与19.94令吉,是第13和第14大上升股。

热门新闻

阅读全文

台湾性感女星洪蓉 携带物品吓坏机场安检

阅读全文

时隔20年 林志颖爆与林心如分手实情

阅读全文

连续12年发文悼许玮伦 李威逼哭网民

阅读全文

结婚为前提 尹馨认与张承中拍拖半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