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华公会将在2月27日迎来70周年党庆,同时也是该党独立以来,首次以反对党身份迎来党庆。

509大选,“全民海峡”浪潮推翻国阵政府,而其中成员党马华公会,将在2月27日迎来70周年党庆;同时,也是该党首度以反对党身份迎来党庆。

然而,“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马华如何从昔日华社代表,沦为现在失去95%华裔选民的支持率,本文就不再作赘述。惟从未尝试反对党角色的马华,如今须深入民间为重振马华努力,无不叫人感到唏嘘。

在这低潮之际,本期《脉动》恰逢马华创党70年之际,访问马青下野后的首任马青总团长王晓庭,寄望以青年角度,端看马华未来路在何方。

王晓庭直言,马华在509大选会遭遇惨败,不外乎就是因为与人民渐行渐远,未深入基层倾听民意,难听地说就是“该死”。

“但现阶段,马华必须承认过去的错误,并从中学习,重新了解人民真正所需;倘若仍不愿正视错误,恐怕将很难继续向前。”

在她看来,马华在第14届大选的惨败未必是件坏事,因为国阵各成员党的权利倾斜日益严重,如今无疑是得到重新洗牌的机会。“若今天仍是国阵胜利,但却仍靠巫统赢得绝大多数议席,而马华和国大党都遭遇惨败,相信肯定会加剧权力倾斜的情况。”

人民对国阵心存厌恶

惟尽管她如此说道, 但马华下野后,最常遭人诟病的当属“退出或是解散国阵?”,甚至遭到许多人嘲讽“马华究竟何德何能要求解散国阵?”

“国阵是由三党共同创立,因此为何要马华以‘退出国阵’这自我矮化的形式离开呢?难道马华离开国阵,就能够重新获得人民青睐吗?”

因此在马青立场而言,她说,人民对国阵早心存厌恶,且当前政治时局尚有许多未知数,马华也不该死抱著国阵旗帜不放,应该积极推动解散国阵的议程。

除此之外,经过509惨败后,坊间也热议马华是否应开放党籍,由华基政党转型成为多元政党。王晓庭坦言,倘若马华开放党籍,难道马来人或印度人真的愿意加入马华吗?

“当前政治时局,仍有那么多多元政党供他们选择,为何会选择马华呢?因此如果我们真的开放党籍,无疑就是自打嘴巴的行为。”

王晓庭:马华会遭遇惨败,主要是因为与人民渐行渐远,未深入基层倾听民意所致。

“我们不能将问题看得太简单,反应该自我检讨,如今马华陷入打开大门,仍没有人愿意加入,那究竟是外界的问题,亦或是党自身的问题呢?”

此外, 在这位反对党青年领袖看来,提拔党内青年,是其任内必须积极推动的方向,特别是马华过去长期执政,党内山头林立,压缩了年轻人的发挥空间,也使马华陷入青黄不接的窘境。

她指出, 尽管党内过去不乏提拔新血的举措,但却往往沦为“提了就拔掉”。因此,改朝换代也提供了党内新陈代谢的契机,让有能力与抱负的青年,能在党内扮演更吃重的角色。

“过去马华由于在朝的身份,导致马青无法畅所欲言,但如今我们成为在野党,早没有过去的包袱,我们需要让更多年轻人参与政治的讨论,致力于加强党员议政能力,改善人民对马华的观感。”

民众谩骂声中扮演反对党角色 王晓庭:马华避免“为讲而讲”

尽管已下野近一年,但逢马华扮演起制衡监督的角色时,却遭到民众的谩骂,这无疑都是前朝包袱所致。王晓庭坦言,要在骂声中扮演好反对党角色,确实走得很辛苦。因此,马华目前努力避免“为讲而讲”的情况,应以人民为出发点,著重政策的讨论。

除此之外,外界总热衷将行动党与马华两党作比较,甚至如今抨击行动党“马华2.0”,讽刺行动党如今在希盟政府亦是当家不当权。

在她看来,毕竟两党主要面向华裔选民,这是无可厚非的,“但讽刺的是,我们强调我们代表华人,而行动党声称自己代表马来西亚人,但95%的华人选票却依然流向行动党。”

“但从这个角度来看,政党未来理应聚焦国家政策的讨论,并给予全民相同权益,而非深陷极端主义思潮的博弈。”

环顾马华高层,最积极向政府问政的当属总会长拿督斯里魏家祥,不时在其面子书发文开炮,多次与希盟众领袖交手过招。

对此, 王晓庭亦呼吁党内其他领袖,应更踊跃向政府问政。

尽管人民已逐渐从改朝换代的喜悦退却,逐渐表露对政府的不满。惟她也时常提醒党员,不可因此沾沾自喜,须清楚明白“人民对行动党失望,但也未等同于支持马华”的道理。

“人民对希盟政府的失望,但也未对马华改观,将使更多人成为中间选民,因此唯有认真做事,聚焦百姓关注的政策发声,争取中间选民的支持。”

在马青看来,马华不应以“退出国阵”这自我矮化形式离开,而是致力于推动“解散国阵”的议程。

重新挽回华社信心 不自我矮化 马华必须自强

马华自308、505及509连续三届大选遭遇失败,资深媒体人拿督谢诗坚不讳言,倘若马华在未来五年仍不能重获华社青睐,恐怕将告别历史。

他直言,马华进入魏家祥时代,该思考如何让马华重新振作,检讨过去的错误策略,特别是挽救从敦陈修信时代开始的“自我矮化”。

他解释道,马华积弱得追溯回1959年,时任总会长林苍佑,因向巫统争取更多议席分配,最终与巫统闹翻,还引发党内斗争,最终以林苍佑退出马华告终。

“林苍佑的失势是马华重大转变,那时候争取三分之一的议席失败,奠定了国阵内部屈于巫统的合作模式,华社在政府代表性早四分五裂了。”

惟他坦言,马华如今踏入创党70周年之际,不仅得痛定思痛地纠正所积累的错误,也要让华社意识到马华能为华社发声,扮演监督制衡的角色。

维护华社权益

“马华以多元族群的团结合作视为大方向是无妨,但作为代表华社的政党,就须维护华社的权益,让华社看到马华仍有所作为。”

马华在退出国阵课题上的优柔寡断,不禁让人思考,究竟马华是否担心其华基政党的身份,仍需与其他族群配合,方能在我国政坛立足。

对此,谢诗坚认为,仅是重建华社对马华的信任,就足以让马华烦恼了,那何必担心失去其他族群的支持呢?

“其实退不退出国阵只是技术上的问题,但关键是,马华必须自强,未来自然有其他政党抛出合作的橄榄枝,尤其当前政治时局并非一成不变,就像当初亦没有人意识国阵有下台的一天。”

他补充, 但如果政坛真的重新洗牌,那对马华而言,就是一种新的机会,惟这大前提则是,马华究竟能不能重新站立起来呢?

谢诗坚:马华如今应思考如何重新振作,让华社意识马华存在的必要。

谢诗坚:勇与问政重新为华社发声

马华自独立以来就一直扮演执政党的角色,从未做过下野的心理准备,因此我们才会看到由拿督斯里魏家祥上演独角戏。此外,资深媒体人拿督谢诗坚也认为,马华也因为其国会议员过少,导致他们甚至不知道该如何表达。

在他看来,马华能否浴火重生,关键在于魏家祥以外的领袖,是否敢于表达强硬,展现马华集体的力量。惟就目前观察,他认为马华大多领袖仍然处于担心“说多错多”的情况。

首次成为反对党的马华公会,如今陷入创党70周年以来的生死存亡之际,那如何重整旗鼓,则是该党目前必须思考的问题。

“过去马华也许还有执政的包袱,但现在已经作为反对党了,还有什么好怕呢?最重要就是不要怕,理应针对各项课题,向执政党问政。因为华社寄望看到马华的勇气与气魄,是否能够代表华社发声。”

“一个人的武林”窘境他建议,马华如今应积极占据舆论空间,尤其过去这些舆论空间都由行动党占据,那马华现在成为反对党了,应该掌握人民的心理,针对各项课题向政府提出质问。

另一边厢,面对如今马华公会陷入“一个人的武林”的窘境,谢诗坚也点名王晓庭,认为她作为马华史上首位女性总团长,足以代表马华党内有改革的意愿。

“她给予民众较为清新的形象,倘若能够有所作为,相信能够重获选民的青睐,惟当然她自然也面对比较大的压力。”

对此,他建议王晓庭,应多表达马青本身的看法,恢复昔日“执政党内的反对派”的魄力,成为如今反对党里的反对派,勇于表达意见和看法。

树立明确奋斗路线 马华应当称职反对党

希盟在野时,公民社会与当时的反对党针对各项课题紧密配合,对国阵政府造成很大的冲击,惟改朝换代过后,却不见公民社会组织与当前反对党携手监督政府。

对此,隆雪华青团长谢光量坦言,大马确实需要反对党扮演监督制衡的角色,但他也从目前的反对党阵线来看,巫统和伊斯兰党主打极端思潮。试问,公民社会组织如何能够与他们合作呢?

他解释道,昔日公民社会组织之所以愿意与反对党配合,主要是建立在共同的价值观,比如说争取废除恶法等开明的诉求,这都需要与政党进行配合。

谢光量:建议马华可努力争取地方选举的诉求,甚至可能是其翻身的好机会。

他坦言,从资源上来说,马华绝对有条件成为称职的反对党,但是自改朝换代后,马华仍未找到明确的奋斗路线,其意识形态与观念大多欠缺论述能力,主要都是以民粹角度出发。

建议让新生代领军

“我认为,地方选举才是马华目前最具条件争取到诉求,甚至还可能是其翻身的好机会,尤其马华过去以地方服务著称。尽管马华也有提出相关的论述,但却未像推动反废死活动那样积极。”

此外,他点出马华之所以沦为今天的局面,主要是因为过去因长期执政,党内也而缺乏新陈代谢,因此建议马华如今应让新生代青年领军。

而作为公民社会组织的青年领袖,他亦认为,当然是寄望马华等在野党有所改变,否则当希盟腐败时,将没有制衡的力量去箝制。

“我们也不能说为了教训政府而投在野党,那也意味著民主的倒退,因此在野党有必要作出改变。”

热门新闻

阅读全文

西蒂卡欣抨马智礼 侮辱努力工作马来人

阅读全文
妇女昏倒的公园地点(左)及失踪的男婴照片。(图取自互联网)

妇女公园散步忽然晕倒一小时 醒后发现4个月大男婴被人抱走

阅读全文

英媒:Google的中止合作 使华为今后无法更新其手机的安卓Android作业系统

阅读全文

奚梦瑶戛纳造型性感辟怀孕传闻 第二套服装却出卖了她

阅读全文

中国女星骑劫坎城红地毯 网民:丢脸丢到国外

阅读全文

疑为逃避交通罚单 新国车主入境后换假车牌

阅读全文

华为美国博弈:谷歌终止合作  停止技术支援

阅读全文

六旬阿嬷到非法赌窟搏杀 被掴掌抢钱后怕下定决心戒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