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爱韵合唱团代表马来西亚远赴西班牙参与甘多尼格洛国际音乐节的合唱比赛,这是合唱团第一次获得欧洲合唱赛的参赛权,也是第一次有大马队伍踏上这个国际舞台。虽说与奖项擦肩,但音乐节期间,团员们到各个城乡踩街欢唱,所演唱的马来民谣深受当地民众赞赏。

古往今来,有不少流传极广的曲调来自诗词,随手拈来就有苏轼的《水调歌头》、李煜的《虞美人》,文学和音乐本是息息相关,爱韵合唱团(La Voce Choir)为推广两种艺术的美妙交融,即将在来临8月举办一场《诗与歌的对话》,用歌曲诠释中国经典名著《红楼梦》及余光中、林海音等现代诗人的诗词作品。

“歌词是文学吗?”自2016年流行歌手卜狄伦(Bob Dylan)夺下诺贝尔文学奖以来便被广泛讨论,各界声音不一,但反过来问“文学能成歌吗?”,答案却是肯定的。《诗与歌的对话》分为《星垂下的吟唱》和《说唱红楼》两场演出,前者唱诵李叔同、徐志摩、林徽因、余光中、蒋勋、林海音、张曼娟的作品,后者则由本地顶尖花腔女高音陈家仪担纲,演唱由中国著名作曲家王立平为1987版电视剧《红楼梦》编写的经典曲目。

届时,除了演出,也请来本地作曲家梁学贤及现任台湾大学中文系暨台湾文学所教授洪淑苓为诗词做现场赏析,台湾中正大学台湾文学研究所教授江宝钗则为《红楼梦》做阐释。这样的音乐与文学跨界,在本地相对少见,说到缘起,爱韵合唱团创办人兼合唱团指挥家陈惠群透露:“我们决定办文学系列的音乐会后,请大将出版社推荐,由此结识了马来亚大学中文系主任潘碧华,知道有一批台湾的教授过来参与马大文学双周,正好我们合唱团唱的许多曲子都是台湾作品,由此牵成了线。”她补充,跨界合作的念头早在两年前合唱团庆祝10周年时就已萌生,惟当时时机未成熟。

首次和爱韵合唱团合作的梁学贤(中)指:“这次的演出是一个冒险,是大胆的尝试,但也是专业的尝试。我们选择小一点的场地,著重精致音乐的表现,呈献人声的美感。”左起陈惠群及陈家仪。
首次和爱韵合唱团合作的梁学贤(中)指:“这次的演出是一个冒险,是大胆的尝试,但也是专业的尝试。我们选择小一点的场地,著重精致音乐的表现,呈献人声的美感。”左起陈惠群及陈家仪。

文学编曲具挑战性

值得一提的是,梁学贤除了担任赏析部分的讲者,也为《星垂下的吟唱》全11首演出作品的其中一首谱了曲——林徽因对徐志摩《偶然》的应答之作《仍然》。表演以张曼卷的《月光笺》为序,透过11首诗词化成的歌曲,展开一个似有连贯的故事。梁学贤指:“为诗词谱曲,就是用音乐的角度为句子做安排,看是要让句子重复、两段以后章节重复或是歌词重复但音乐有所变化。”某程度上,作曲是一种“无中生有”的技巧,他坦承,白话文的诗词,文字看起来漂亮,但谱上曲唱出来却有可能感觉别扭,有一定的挑战性。

一般自认不懂音乐或不懂文学的人,会自然而然地对这类型演出却步,他笑指,认为这样的演出曲高和寡是一种误解,“其实都是一些我们听过的诗词,而且曲目也并非首演,有趣的地方在于每一个表演团体都有自己的风格,所以是旧曲新唱,音乐被再创造,被重新演绎。”陈惠群也称,希望透过这样的跨界,让观众不再局限于喜欢音乐的人,“希望文学界的人也来,希望将来我们有机会和本地诗人和作曲家合作,唱本地的作品。”她透露,早前排练时录了一小段《葬花吟》(林黛玉所吟诵的一首古体诗)发给潘碧华,对方听了给予好评,即刻与她达成协议,说“文学以后也要和音乐合作了。”

先领会再演绎

音乐会期许能同时推广音乐与文学,陈惠群认为,这样的演出对观众有一定的冲击与影响之馀,对合唱团团员也是很好的学习,她也特别安排老师事先给团员们上课。“作曲家因为时代背景不同等各种因素,手法存在差异,我们和团员分享时,强调唱不同的诗词,情感上会有所不同,要求的声音特质也不一样。”

合唱团团员出演《星垂下的吟唱》,也在陈家仪的《说唱红楼》里有一首合唱曲,陈家仪作为爱韵合唱团的声乐指导,对于声音的掌握提出她的看法,“音乐本身就是情感的变化,乐器是外在,声乐是人体,音乐会随著情绪转变,咬字的力度、音量都是不一样的。”她不讳言:“我带合唱团,孩子说他做不到,你若没有过体会,无法从情感上思考,怎么可能做得到?所以我们得带领他们理解诗词里的情感,他们的经历未必和诗词里描述的一样,但可以试著用自身经历去揣摩,比方说透过探问‘你有暗恋的人吗’或是‘身边有朋友在暗恋人吗’,激发他们把那种感受尽可能地唱出来。”

梁学贤附和道:“现代孩子的表达方式是很直接的,但以余光中的诗词为例,不能‘太多’,不能显得滥情,这对他们来说有困难,得一直给他们讲解时代背景和那时候的音乐。”陈惠群提到林徽因对梁思成说过一句话“答案很长,我得用一生来回答你。”,这句话十几岁的孩子未必能理解,但透过这次的演出,他们必须试著去思考,文字的交流由此开始,思维情感的成熟度能快速提升。

中西混搭风 名作新演绎

陈家仪虽在中国受声乐教育,但学的是西式花腔,这一次演出用上京剧的咬字方式,可说是和她原本所学背道而驰,这对一个声乐家而言,是一项极大的冒险。花时一年多准备,她对《红楼梦》有独到的领悟,至于钻研这部名著的契机始于去年一次在中国1987版《红楼梦》作曲家王立平的面前演唱他的几首作品,“海外华人唱这些歌,他觉得很新奇,而且是采用与他不同的角度和手段。他表达了欣赏和鼓励,促使我钻研曲目里那些我还没唱过的歌。”陈家仪把西方音乐表演手段里的概念大胆地用在中国民族唱法里,在《说唱红楼》里会以西方乐器钢琴来呈现中国风味,她说:“是campur(混搭)的风格,对我来说,有挑战性。”

文学大师白先勇把《红楼梦》奉为第一天书,蒋勋也说读它千遍也不厌倦,一般人站在门外看《红楼梦》,觉得它是一部女人戏,陈家仪说自己真正地接触后,有了不同的看法。“红楼梦说的是古代封建家庭里女人的生活情况,透过她们的生活,我们看见阶级观念造成的生活面貌,这一点即便是现在,还是能起共鸣。现代的许多状况早在清朝时就被曹雪芹先生写进作品里。”她指,《红楼梦》是曹雪芹的情感表现,而林黛玉的形象呈现的亦是他本人的情操,“我以现代女性的视角去理解,也参考并认同文学家的分析。林黛玉很有自己,和薛宝钗的贤慧规矩全然不同,俨然不属于那个年代,这是作者心情的投射,让林黛玉葬花后离世,他认为葬的是他自己,以现代角度来看,林黛玉的离开让人领悟到她才是最有价值的。”

陈家仪为这次演出准备了10首曲子,并在排列上征求赏析嘉宾,台湾文学教授的意见,“我没有跟著故事情节排曲目,而是按照我对作者的情操理解做安排。关于这一点,老师抱持相当开放的态度,毕竟在台湾有更多的机会做类似的跨界,他们的文化背景更能接受这样的艺术交融。”值得一提的是,陈家仪届时演绎的众多《红楼梦》角色里,并无薛宝钗,但偏偏负责带领观众赏析的教授名叫江宝钗,让她不禁笑称:“宝钗最终还是来了。”

【通讯站】

时间:8月18日(星期六)下午2时30分《星垂下的吟唱》;晚上8时《说唱红楼》

地点:思特雅大学(UCSI)Block G, Recital Hall

电话:016-2188296(Shu Wei);011-15012462(Ashley)

门票:《星垂下的吟唱》:50令吉、80令吉(买10送2);《说唱红楼》:80令吉、100令吉(买10送2)、120令吉;套票优惠:1张《星垂下的吟唱》80令吉+1张《说唱红楼》100令吉

热门新闻

阅读全文

纸箱藏尸案 主谋以谋杀罪名提控上庭

阅读全文

疑夜店起误会引街头殴斗 华青头部遭钝器攻击重伤不治

阅读全文

上演“抬车头”特技 飙车族酿连环车祸

阅读全文

庆生惊见摸肚照 31岁梁洛施疑似怀孕

阅读全文

吃隔夜饭菜而感染 妇女怀孕29周终失胎儿

阅读全文

参加歌唱比赛突然昏倒 歌坛老将送院抢救不治

阅读全文

雪莉回应不穿胸罩原因 自爆真空上节目

阅读全文

匿名信举报果园埋人尸 警方调查后证实为狗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