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说实在的,摆在眼前,马华公会出路不多,几乎每一条都是死路。

第一、马华不太可能加入希盟——希盟不需要马华。当下的马华,不管是一国二州的议席,甚至整个党,都无法替希盟增值或加分。而目前几乎垄断华社代表性的行动党,更不可能欢迎马华加入希盟。

第二、若选择单打独斗,马华不过是财力更雄厚、草根组织更扎实的民政党。多一个民政党,意义大吗?而失去巫统的马来选票,马华可能胜选吗?若在华裔选民居多,如甲洞、泗岩沫、蕉赖等选区上阵,马华胜算高吗?即使当下既抗拒巫统/伊党,又不满希盟的选民,他们最属意哪一个政党呢?社会主义党,还是马华?

第三、留在国阵,坐在509前行动党的位置,尝试把走偏锋的巫伊,拉到中间。反正马华去哪里都看似起不了作用,那留在国阵,也不太可能瞬间就变成洪水猛兽。

实际上,不管来自哪个阵营——国阵也好,希盟也罢,甚至伊党都行;不管被贴上什么标签——原则派也好、大局派也罢,509变天都应该是马来西亚政治历史上的契机,创造新局面、开拓新可能。

Advertisement

不管基于什么动机——真心忏悔也好,为自己洗底也罢——这是一个让国家转型、让自己洗心革面的机会。过去已无法改变,我们是否应该连带放弃改变未来?

在这个点上,原本以种族口号掩饰贪腐的巫统,若愿意与贪腐切割,以政策、专业、效率和希盟一较高低,未来不尽然是绝路。伊党若愿意面向多元社会,以当下具备的条件——扎实的草根组织、有效的宣传机制等,都还是可以不让过去的历史包袱压倒自己,从而展现新的面貌,成为希盟、国阵以外的第三势力。

难制衡巫伊

如果所有政党愿意停止继续在种族、宗教的泥沼中角力,反之专注在医疗、劳工、农业、交通、教育、房屋等政策上较劲比拼,让马来西亚追回失落的20年,则谁都可能是赢家。

在巫伊联姻的结盟关系中,马华(另加印度国大党)能制衡巫伊吗?以马华现有的条件恐怕不太可能。实际上,在民联时代,行动党与伊党在人民公正党协调下的磨合,也不容易。以目前马华手中仅有的政治筹码,可说是难上加难了。

但如今坐在马华509前位置上的行动党,其自我期许是什么?期许自己做得比马华更好之余,是不是也应以宽阔的胸襟看待仅剩1国+2州议席的马华?在政治里,把车子驾到死路的都要U转——行动党与伊党合作时要自我调适对“伊斯兰固刑法(Hudud)”的立场;与马哈迪和土著团结党合作时,也要在《联邦宪法》153条文土著特殊课题上转弯。

在后509这个新局里,选民实在没有耐性与闲情看行动党与马华针对彼此的U转玩碰碰撞,洒一地口水。选民要看到的是,行动党在马华以前的位置上,是否交出比马华更亮眼的成绩单,甚至进一步打破族群政治的框架;而马华在行动党过去的位置上,是不是也能踏踏实实经营,交出偶尔让人惊喜的佳作?

行动党与马华与其调侃与嘲讽,不如相互期许与挑战:在各自的阵营中努力,然后在大选前交出成绩,让选民裁决。

林宏祥

大同工作室执行主任

热门新闻

阅读全文

37岁健身达人“筋肉爸爸”中风 爱妻接病危通知崩溃

阅读全文

印尼蟒蛇王烧成焦黑 死前张开血盆大口

阅读全文

满月礼盒还有刺绣! 安以轩砸重金宠爱子

阅读全文
振瑞路52座组屋单位的铁锅煮尸案死者,证实是名被亲生父母谋害的女童。

铁锅煮尸案 父母明日被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