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我国大学毕业生的薪资偏低且生活费高涨,一直是国内年轻人所面对的课题;而希盟政府为了吸引年轻选票,在竞选期间提出了延迟偿还学贷的竞选宣言。
Advertisement

希盟“百日新政”10大宣言中,除了废除消费税、稳定油价,与年轻人最息息相关的,便是放宽高等教育基金贷款的摊还制度了。

相比国阵政府多次在财政预算案中推出“优惠”,鼓励借贷者还钱以享有优惠,同时采取“强硬”的黑名单制度,将拖欠贷款者禁出国等,这项“让每月收入不超过4000令吉的借贷者可延后偿还,并废除现有黑名单措施”的承诺,到底基于什么基础,又会带来怎样的影响?

今年25岁小张从事人事部职员,月收入2600令吉,贷款总额4万,毕业至今未固定摊还学贷,而自509换了政府后更彻底不还贷。对她而言,每月薪水扣除膳食、房租、交通费、水电网、保险、电话、家用等支出后,只剩600令吉,惟这尚未包括购买生活用品、娱乐消遣或一些意外开销如生病等。

小张的案例,相信是许多刚毕业不久又有高等教育基金借贷的年轻人的心声;根据高等教育基金局的数据,有60万5262名借贷者没有根据当局所规定的数额,固定摊还贷款,涉及金额高达57亿令吉。

我国大学毕业生的薪资偏低,再加上生活费高涨,生活不易一直是国内年轻人所面对的议题;而希望联盟在竞选期提出的“百日新政”10大宣言中,也针对年轻人提出了让每月收入不超过4000令吉的借贷者可延后偿还的承诺。

Advertisement

4000令吉门槛有点高

选举结束希盟上台,这项措施也开始引起许多的讨论,为何门槛定在4000令吉,或是说,4000令吉的门槛是否有点高?

对此,新任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受访时坦言,人们所争论的点往往在于4000令吉门槛确实有点太高,但正因如此才需提高人民的收入水平。

“若连大学生都无法达到月薪4000令吉,就反映了教育系统的失败。”

教育应是基本人权,惟政府现今无法提供免费大专教育,因此在希望国人能完成高等教育的前提下,进行贷款,当借贷者工作达到一定的收入后,才开始还钱。

副教育部长张念群认为,实行延迟偿还学贷后,重点应是如何确保收入达4000令吉的借贷者还钱。
副教育部长张念群认为,实行延迟偿还学贷后,重点应是如何确保收入达4000令吉的借贷者还钱。

张念群认为,4000令吉的门槛并非鼓励借贷者不要还钱,而是给负担不了的人更多的时间。

“我相信人们都想往上爬,不会为了不还钱,拒绝5000令吉月薪而选择3800令吉。所以重点应是如何确保收入达4000令吉的借贷者还钱,或采取严厉的行动。”

张念群也提及,这与B40低收入群体领取援助金是一样的概念。高等教育基金局主席旺赛夫表示,这项宣言旨在帮助减轻年轻人的生活负担,而月收入少于4000令吉的群体是低于贫穷线的,他们大部分也领取政府提供的生活援助金(BSH)。

虽然当中的细节,如借贷者可延后多少年才开始偿还等,还需进行探讨,但他指出:“我们的承诺是让达到4000令吉以上的月薪才进行还贷,但这并不表示,未达到该收入以前不能还钱。”

国家应承担教育费用

惟值得留意的是,高收入群体(T20)、中等收入群体(M40),以及低收入群体(B40)组别其实是依“大马家庭平均收入”进行分类的。若对照以往针对B40派发的一马援助金可见,分别是月收入少于3000令吉的家庭,月入介于3000至4000令吉的家庭,以及月入少于2000令吉的年满21岁以上的单身人士。希盟将此作为还贷的标准,在单身与家庭收入的定义上,含有盲点。

不过,新任国防部副部长兼行动党政治教育局主任刘镇东认为,月薪4000令吉应是高等教育得到回报的体现之一。

他指出,如今大学生毕业后起薪约2000令吉,以借贷5万令吉为例,每月需还约300令吉,的确是一种负担。因此,这项宣言便是希望大学生能够在薪水较高时再偿还学贷。

“到了那时,不再是考虑生存与温饱的时候,让他们偿还并不是‘拿命’来还般的困难。若收入很低仍被迫还贷,便如逼人们去打抢,导致社会问题的继续衍生。如果连大学生都赚不了月薪4000令吉,国家更应将整体人民的收入提升起来。”

他也认为,大原则上国家应承担教育费用,“教育一旦私有化,就会阶级化,会造成有钱的人能接受更高等的教育,没有钱的人就不能接受更好的。”

高等教育基金局提供多种管道与方式,鼓励借贷者还钱,却有逾33万名借贷者从未还贷,涉及款项高达26亿令吉。
高等教育基金局提供多种管道与方式,鼓励借贷者还钱,却有逾33万名借贷者从未还贷,涉及款项高达26亿令吉。

逾33万名借贷者从未还贷

自1997年高等教育基金推出至今年5月31日,高等教育基金局共批准了高达530.9亿令吉的贷款予286万名学子。当中,有33万零426名借贷者从未还贷,涉及款项高达26亿令吉。

另外,有60万5262名借贷者没有根据当局所规定的数额,固定摊还贷款,涉及金额高达57亿令吉。

而将从未偿还或超过6个月未偿还任何款项的借贷者列入“黑名单”政策虽不受欢迎,却被视为有效的方法,早前有约43万3000人因此被移民局暂时禁止出境、无法更新护照或申请护照。

截至今年2月,有60%遭列入移民局黑名单的贷款者,已与当局协商重组债务,并偿还总共18亿4000万令吉贷款。

仍有途径可对付

执政的希盟政府履行宣言,分阶段为“黑名单”进行了漂白。而数据显示,相比去年基金局每月平均能收回超过3亿令吉贷款,自2018年1月起不曾突破该数额,在今年5月更跌至2.45亿令吉。

为何不禁拖欠贷款者出国?旺赛夫笑言,这是被最多人问的一道问题。

高等教育基金局主席旺赛夫表示,宣言指月入少于4000令吉可延迟还贷,但这并表示未达到该收入前不能还钱。
高等教育基金局主席旺赛夫表示,宣言指月入少于4000令吉可延迟还贷,但这并表示未达到该收入前不能还钱。

旺赛夫认为,宪法保障人民行动自由,当一个人被限制出国时,通常是被控告或是有罪的,而非借钱不还。

“试问哪家银行可因不还钱而禁止对方出国?他们采取的是法律行动,而我们不应推出一个会剥夺公民权利的制度。”

他表示,虽然黑名单制度已解除,但基金局仍可采取其他途径,包括传票、中央信贷参考资讯系统(CCRIS)等对付拖欠贷款者。

关于出国的理由,不外乎国旅游、探访家人、医药、公干、和寻找工作;但旺赛夫认为,出国的理由其实另当别论,更重要的是培养人们“借钱还钱”的观念,自己不会不收钱,而是一定得“追债”,才能让更多人能够贷款。

按时摊还保持良好信誉

虽然暂缓偿还学贷是希盟的“百日新政”之一,但旺赛夫强调,有关政策尚未落实,并促请借贷者按时分期摊还贷款,以确保在中央信贷参考资讯系统(CCRIS)中保持记录的良好信誉。

CCRIS是由国家银行创设的系统收集、处理、储存及运作,根据所提供的信贷资料及偿债记录,形成一项标准的个人信用报告,让金融机构可以此参考贷款者的“信用评级”。

CCRIS反映了每月偿还贷款模式的记录,因此按时还钱的的借贷者无需担忧,反而能够维持良好的信用报告,申请其他贷款时通过的记录相对提高。

而许多高等教育基金借贷者误解CCRIS是“黑名单”,仅有拖欠者才会被列入,一旦记录有“瑕疵”,将导致申请信用卡、汽车贷款、房屋贷款等被拒绝。

其实,所有的高等教育基金借贷者在毕业后第13个月后便自动纳入系统。

至于延迟偿还政策落实后,借贷者还贷状况是否仍会显示在CCRIS内,基金局未有定案。

虽然许多高等教育基金借贷者将列入CCRIS视为一种“惩罚”,但这是评估贷款者是否会定期偿还贷款的最佳方式。

即便将来收入未达4000令吉可“名正言顺”不还学贷,银行也可就此评估借贷在没有能力偿还学贷的情况下,是否有足够经济能力、具备贷款资格。

给折扣比暂缓好 借贷者也想早日还清

针对希盟宣言与黑名单制度,《东方日报》访问两名年轻人:23岁的沈文沁,从事月薪约2200的独中教师,贷款总额5.5万令吉,仍在一年豁免期限内;不愿具名的小张,25岁的人事部职员,月收入约2600令吉,贷款总额4万,毕业至今未固定摊还学贷。

对于希盟政府提出的月收入不超过4000令吉的借贷者可延后还贷,沈文沁并不赞同,反之可进行协商调低每月偿还数额,而非一分一毫都不还。

沈文沁认为,给予固定摊还或一次性偿还贷学金者折扣,比延迟偿还更有实际帮助。
沈文沁认为,给予固定摊还或一次性偿还贷学金者折扣,比延迟偿还更有实际帮助。

不苟同宁出国不还钱

沈文沁于去年毕业,然而在读书期间就已进行规划,靠著奖学金与兼职存下一笔款项,并打算“观望”今年公布的财政预算案,是否还会提供高教基金借贷者优惠,例如一次付清以享有20%折扣。

“我本身曾借贷1万5000令吉就读文凭课程,第二次借贷4万令吉修读学士课程,若有折扣20%可省下约1万1000令吉!我身边的朋友也有此意,我认为折扣有鼓励许多人还钱,比起暂缓偿还有实际的帮助。”

“早点还清,是因为等赚到月薪4000时,或再有更大的责任,想要买车买房,有家庭有孩子等。”

她认为,解除黑名单制度只会让更多人逃避还贷责任,因出国旅行最低花费已是几百令吉,所以无法苟同选择出国而不还钱的人。

“别忘了当时签署贷款文件时,我们都承诺了会还钱的。”

另一边厢,小张表示,自己自希盟政府上台后就没再还贷学金,并提及她赞同暂缓偿还的制度,以让刚出社会的年轻人有舒缓与适应的空间,待达到一定的经济状况后再还钱。

对她而言,每月薪水扣除必要的支出后,只剩下区区600令吉,惟这尚未包括购买生活用品、娱乐消遣或一些意外开销如生病等。

等比较充裕再还贷

她坦言,有时并非能力问题,省吃俭用还是可还个两三百块学贷,只是就会成为“月光族”,“人生很多意外,还是把钱存起来比较踏实,等比较充裕再还贷。”

小张在509之前都有在还贷,主要是害怕被列入“黑名单”而无法出国;否则,对于不还贷这事可是没有任何“恐惧”的。

她认为政府应该对年轻人大方些,让他们的贷款也不会受到CCRIS影响,能够存钱实现买车买房的愿望。

向外国取经 整顿管理制度

政府1997年成立国家高等教育基金局,主要是提供贷学金予经费不足的学生,进入大专门槛。为了减轻学生的负担,高教部从2008年开始,把原来等同于“贷款利息”的3%行政费减至1%。

起初国家高等教育基金局贷学金只开放给国立大学生,较后才逐步开放给私立高教的学生申请。就读期间,贷款会分阶段发放至学生户口,在毕业一年后开始还贷,而还贷方式并非强制性质,每月透过扣账或扣薪自动缴付,也得借贷者自行申请。

刘镇东认为,基金局的管理制度需要进行整顿。

“国家高等教育基金局贷学金是在90年代推行的,主要是推动私营高等教育以发展国家,同时让更多人接受大专教育。但有些不是很好的私立院校也在贷款范畴内,学生没有学到与专业对等的技能,毕业后却背负著一大笔债务,却没有能力找到好的工作。”

民主行动党柔佛州主席刘镇东认为,在大原则上国家应承担教育费用。
民主行动党柔佛州主席刘镇东认为,在大原则上国家应承担教育费用。

改革非一朝一夕

刘镇东也意澳洲为例,在还贷制度上,该国是通过所得税系统化的制度,在收入到达一定的标准后,按申报金额进行计算抽出的。

对此,旺赛夫指出,基金局也正在研究外国如澳洲、纽西兰的学贷偿还机制,但改革并非一朝一夕,需谨慎进行研究后方能定夺。

针该如何鉴定贷款者的收入,旺赛夫表示这的确“是好问题”,但这也不仅限于高等教育基金局而已,同时也是其他政府机构如内陆税收局所面对的问题。

接任主席后,旺赛夫已要求拥有人民薪资资料的机构共享资讯,如大马武装部队基金局、公共服务局、雇员公积金局、退休基金局等,而这必将有助于鉴定借贷者的薪资状况,也可成为当局拟定新政策的参考。

热门新闻

阅读全文

独居老人公寓去世11年无人知 房东上门惊见干尸方揭发

阅读全文

受不了顾客态度 日本拉面店拒本国客

阅读全文

华裔少女遭3人霸凌 网传视频要求救人

阅读全文

雪河生水来源受污染发臭 紧急关闭滤水站料7大县区提早制水

阅读全文

梁咏琪现身演唱会 伸手摸郑秀文“蜜桃臀”

阅读全文

神隐一年半后出现 萧亚轩疑凌晨醉酒发视频

阅读全文

撞大道分界堤 女司机当场毙命

阅读全文

公正党公开决裂 发声明批评安华辞职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