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对于近日香港好几次的大规模示威,以及香港之前的种种抗争,马来西亚网民可分成支持与反对两大派。许多反对香港人示威抗议、支持修订引渡条例的人,抱持著盲目且无条件支持中共政府的态度。这不但让人侧目,并让人以“大中华胶”一词来形容他们。(下文以较为中性的“大中华主义者”称之)

根据笔者的观察和思考,让人侧目的并不是这些人对中共政府的盲目支持,而是他们在论述时的理由往往站不住脚,并诉诸情绪(甚至强掰),讨论时用不理性的言论攻击不同意见者,并且对于所讨论的事物一无所知,甚至完全无视许多能够指出其问题的证据和逻辑。简言之,这些人不以任何逻辑和证据来证明自己的论述是正确的,反而以各种奇怪的手法来强词夺理;在讨论时的不理性,甚至强行要他人接受他们的理性论述等等行为,才是这些人令人侧目、被冠上“大中华胶”的最大原因。

这些人的怪异行径非常多。例如笔者曾指出,这些人混淆了政府、国家和文化/文明之间的差异,认为它们不但一样,并因此要认同中华文化/文明的人一定要支持中共政府,不然就把这些人冠上“汉奸”、“慕洋犬”等名词。可是实际上中共只是中国的执政党,它的作为就如同过去国阵是马来西亚的执政党并组成政府而已,而不能代表中国、中华文化/文明与民族。

这些人一再说香港人要求民主选举是错误的,并且为何不在还是英国殖民地时期要求选举。同时也认为民主只是西方入侵的借口,中国不需要民主。实际上,中共政府曾经许诺会在香港落实公平选举,以一人一票的方式选出特首,但是又拒绝这么做,因此才引来港人如此巨大的反弹。大中华主义者却故意忽略这些历史,甚至认为港人的要求是错的。

此外,民主的思维在中国历史上不曾缺席。如果对于中国史有基本了解,会知道古代王权并不大(其实中国皇权到了明清时期才达到巅峰)。周代时,周厉王被赶跑,并由大臣们执掌政权(这件事也是“共和”一词的典故)。春秋战国时的孟子更说出了“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的话。虽然先秦时期的政治由贵族把持,但是这些事情指出了民意与民主的思维已经在古代中国萌芽。

Advertisement

不鼓励思辨后果

这完全否定了许多大中华主义者所坚持的“中国不适合民主”的说法。此外,这些人所支持的中共政府也一直强调中国是民主国家,赋予中共政权合法性,可见民主的重要性。(中共政府是否符合民主,又是另一个问题)。

以上现象显示了这些大中华主义者的问题之外,更显示马来西亚对于思维训练的不重视。马来西亚的教育不注重思考训练,不培养年轻人如何收集证据,并根据逻辑理性等建构论述;社会常常只允许你相信某些事物,而不是思辨其中是否合理,并运用各种社会身份(以年龄、性别、阶级、财富等区分)限制思辨的空间。如果有任何不服从,则冠上各种负面称号来逃避思辨。

不鼓励思辨的结果,导致人们对某事物不理解之前就大发缪论;以有限的事实以偏概全,并认为这是事情的全貌;不经过思考就积极拥护某些怪异思维;只以情绪为所支持的事情辩护;甚至还为以上这些举动而沾沾自喜。这些事情从之前的华教内乱、投废票、选人不选党、不可置疑宽中筹款、反废死等事情,到今日反对香港示威的意见等等,都一再凸显了对思考训练不重视的恶果。

这些问题也有解决之道。除了要求人们发言必须建立在事实、合理的证据和逻辑上,也要改变教育方式,鼓励学生自我思辨与反省。这些事情必须要花上很长的时间,因此必须要趁早,不然问题将会更加严重,我们的社会也将迟迟未见曙光。

庄仁杰

华社研究中心研究员,香港中文大学历史系博士。研究专长为中国近代史、东南亚近代史与海外华人史。目前研究以吉隆坡和新山的华人社会为主。

热门新闻

阅读全文

《解决师》播出超激预告 张颖康浴室激吻冯盈盈

阅读全文

2年内IU两挚友轻生 网心痛涌入IG关心

阅读全文

夫妻俩四海为家 吴岱融移居槟城享生活

阅读全文

没工作安排 乔宝宝提前与无线解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