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在马来西亚,有关一带一路自2013年由中国主席习近平提出后,它已经成为一个热门课题。虽然直到今天为止,我们不知道究竟有多少组织是用一带一路注册的?又有多少组织虽不冠上一带一路,但在活动方面也不时与一带一路挂钩?

不过近些年来,有关组织的活动和见报率也相对减少,因为一带一路在2017年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以来,他就开始给一带一路施加压力,甚至是通过贸易战来挫败一带一路的宏愿和它所要塑造的一个新世界秩序。

因此一带一路所能提供的商机也开始缓慢了,以致马来西亚的相关组织在寻找商机方面也找不到对接口,也未能在一带一路中分享成果。热情的冷却,不期然地成为今日的“静态”了。

在陷入争议和已不是热门课题之际,为什么我们还要成立“马来西亚一带一路研究中心”?这不是炒冷饭和叨陪末座吗?又有何意义可言?(编按:作者为马来西亚一带一路研究中心主席)

刺激西方国家

Advertisement

但我们的看法与消极的态度有所不同,我们坚信一带一路是一个长远的憧憬,而且能在可预见的将来发挥重要作用,为亚洲、非洲、中东乃至欧洲国家及人民带来经济效益。只是在目前,我们还看不到它所展现出来的丰采和开枝散叶的魅力时,就遇上特朗普的拦路了。

整个事态的发展应该是这样的:在2003年时,胡锦涛在改革开放25年(1978年起)后,宣布中国将和平崛起。这是在邓小平推动下,中国已进入市场经济。在各方面与西方接轨。且在1997年取回香港;又于2001年被接纳入世界贸易组织(WTO)。

在这一年,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已达1.4兆美元(5.8兆令吉),排在世界第五位。外商在华投资达45.5万家,实际引入外资金额5015亿美元(2.1兆令吉)。另一方面,中国的境外直接投资也达570亿美元(2387亿令吉),占全球1/3,仅次于美国。上海也挤身成为世界第三大港。

虽然中国已有条件从中崛起,但西方国家仍然半信半疑,也不认为中国会带来威胁。在这方面,中国领导人不断强调不会走扩张路线,也不会侵占他国领土。后来为避免锋芒过露,乃改称“和平发展”。可是在10年后,也即是2013年时,刚上台的习近平就分别在哈萨克及印尼提出提出一带一路的复兴构想,刺激西方国家刮目相看,它们要研究习近平靠什么筹码成为亚洲的龙头老大?

欧亚大陆桥

按照习近平的推算,在未来5年内,中国进口商品将超过10兆美元(41.88兆令吉),对外投资超过5000亿美元(2.09兆令吉),出境游客将超过5亿人次。而且整体而言,将使65个周边国家受惠,占人口的44亿。

为达致此目标,中国的新战略包括了:1.设立丝绸基金及推动“亚投行”(亚洲基础建设投资银行)的成立。2.李克强总理提出“2025中国制造”,即意中国在6年后将成为世界最大的工厂,可以应付任何国家提出任何产品的生产和供应。3.人民币将逐步扩大成为国际货币,而在石油采购结算上,已有30%是用人民币结算,不再用美元。

为了印证言出必行,中国先在巴基斯坦进行大投资而成为一个标杆,其中的中巴铁路(长达3000公里),投资额460亿美元(1926亿令吉)是最为令人称羡的。但后来应总统之邀在其选区开设瓜达尔港口,就没那么实用,以致将43年租期给中国以抵消11亿美元(46亿令吉)的贷款。

此外,中国铁路也大加改善,中欧班列每年已超过4000列,途经中国28个城市及欧洲11个国家的29个城市。但与东南亚国家交接一事产生一些阻力。后来按照马哈迪首相的斟酌,同意恢复东铁计划,而且在将来也会重启隆新高铁,整个计划又见曙光。

就马哈迪的泛亚铁路计划(1995年提出,1999年被东盟接纳,在2013年被纳入习近平一带一路的“欧亚大陆桥”)而言,相关列车是从新加坡到吉隆坡再前往曼谷,而后转入缅甸的仰光到昆明(是为西线)。与此同时,又有另一铁道从曼谷穿过寮国再到昆明(是为中线)。再有一条是从曼谷到金边,折入胡志明市,通向河内到南宁(是为东线)。

如今中国和泰国及中国和越南已积极推动大工程。一旦被称为泛亚铁路在修改下完成,则东南亚与欧洲之间便有列车(通过中国)提供方便,不一定要乘搭飞机。

直到目前为止,中国通过“亚太行”及“丝绸基金”贷出的款项数额已达800亿美元(3350亿令吉),令亚洲开发银行270亿美元(1130亿令吉)的借贷相形见绌。如果中国周边的国家担心债务而不求发展的话,这些国家及人民又如何借助基建起飞?美国显然在指说没有发展好过发展,“落后是硬道理”,而不是“发展是硬道理”?

我们注意到习近平主席在今年的论坛上已不再强调“2025中国制造”及“两个中国梦”,显示了中国接受外界的批评,一切不再以中国为核心,即使是,也不必炫耀于外,而是强调有利共享的大方向,从而否定“殖民化”及制造债务陷阱的不实指责。

与此同时,一带一路研究中心与理大人文学院将在今年内合作举办“一带一路国际论坛”已获得校方的同意。这为我们将一带一路的理念和构思走进马来社会提供便捷,因为许多马来学生尚不知道一带一路是怎么一回事?我们因此有责任将这个概念传入马来社会。

(本文部分内容取自作者于7月29日在马来西亚一带一路研究中心成立大会上讲话。)

谢诗坚

时事评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