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吉隆坡19日讯)明年起,教育部将取消小学第一阶段(一至三年级)的年中和年终考试,并以课堂评估制度取代。

教育总监拿督阿敏瑟宁今日在布城教育部召开媒体汇报会上指出,从2019起,该部将更改小学一至三年级的评估制度,不再专注于应试教育,而是专注在教学。

他表示,这项决定能让教师专注教学,专注培养学生人格和品行,并减少学生的学习压力,打造更有意义和有趣的学习文化。

“过去,因为存在著考试制度,教师的教学方式受束缚,专注在学生的智力,忽略其他事项。没有了考试,教师能关注每名学生的需求和学习进度。”

此外,教育部将在小学第一阶段巩固落实在2011年开始推行的课堂评估(PBD),并通过专注于学生在开心学习(fun learning)和“21世纪”(PAK21)教学法,建立和强化学生的基本技能(4M),即阅读、书写、计算和推理能力。

Advertisement

阿敏瑟宁强调,教育部不会禁止教师让学生进行笔试,惟课堂评估制度将透过各种方式进行,如测验、游戏、角色扮演、说故事和简单作业,如作画,而不再只是考试。

阿敏瑟宁召开媒体汇报会,宣布取消小学第一阶段(一至三年级)的年中和年终考试,以课堂评估制度取代。(摄影:陈启新)
阿敏瑟宁召开媒体汇报会,宣布取消小学第一阶段(一至三年级)的年中和年终考试,以课堂评估制度取代。(摄影:陈启新)

 

他解释,课堂评估方式分为两种,即过程性评估(pentaksiran formative)和总结性评估(summative)。

他说,教师不会再著重学术考试的总结性评估,而是过程性评估,即教师在教学阶段,适时地评估学生的掌握能力。

他指出,教师有绝对的自由,用各种方式为学生进行评估,但还是必须遵循该部所制定评估标准,即教师必须为学生书写《学生学习进展报告》 ,评分方式以6个等级来计算,而学生必须达到最低水平。

他说,父母可随时与家长接触,以询问孩子学习进度,每年至少2次。

询及教育部决定在明年推行课本评估制度,是否过于仓促,阿敏瑟宁说,这并非新的制度,也非突然性的宣布,而是渐进式的进行。

他举例,教育部在2017年宣布取消学校平均等级(GPS)作为评估标准,以及小学评估报告(PPSR)的评估不再专注于小六检定考试(UPSR)。

“教育部长马智礼在今年宣布取消小学第一阶段的统一考试时,该部已经有全盘计划,并准备好替代评估方案。

明年起不再有分班制

明年起,小学一至三年级无需进行分班制度,换言之,再也没有精英班、优秀班或普通班之分。

教育总监拿督阿敏瑟宁今日在布城教育部召开媒体汇报会上表示,除非有特别目的,教师就能为学生安排暂时性地分班,以进行辅导工作。

“比如,有学生的数理科较弱,学习进度跟不上班上的其他学生,这时教师就能介入,为学生安排分班,直到其进度赶上为止。”

他指出,长久及持续性的分班制度不符合全面的教育原则,在过去,学校都是根据学生的学业成绩进行分班。

“培养品行和人格需要一个快乐的环境,就像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擅长的领域,朋友们都有各自擅长之处,因此不应该被分开。”

此外,阿敏瑟宁表示,校方被赋予自主权,落实学习与教学(PdP),协助无法掌握基本技能,即阅读、书写和计算的学生。

他指出,校方也授权在州教育局和区教育局的指点下,实施专业自主权(Professional autonomy)。

同时,阿敏瑟宁指出,教育部也会要求州教育局和县教育局,为一班超过40名学生的学校提供援助,以为学生进行评估。

他表示,针对超过40名学生的班级,这取决于教师的评估方式与课堂管理能力,而该部也提倡多元化评估方式。

询及当局将给予什么样的援助,他表示,该部将指示校方和县教育局讨论,校方必须和教师进行讨论,而该部也已指示县教育局,提升教师的能力,以管理超过40名学生的班级。

他也说,一班学生人数超过40人的情况,大多数出现在城市,如吉隆坡、怡保及柔佛,而校长也有责任为教师提供援助。

他补充,该部也建议落实“教师专业学习社群”(Professional Learning Community),即学校老师互相分享,共同鉴定和解决问题。

另外,询及该部废除小学一至三年级的考试,对补习中心会带来极大影响,阿敏瑟宁笑说:“这你需要去问他们,我不能代他们回答。”

无论如何,他认为,这对学生而言是好事,因为随著这项举措,能改变校方和父母的看法,专注在孩子的人格发展,尤其小学阶段极为关键,若有任何“行差踏错”,带给孩子的影响十分深远。

更多新闻:

商家做折扣 白鞋比黑鞋好卖

(吉隆坡16日讯)教育部明年起让学生选择穿白鞋或黑鞋上学,不过白鞋依然“深受欢迎”,占了校鞋销售量的70%至80%!

不少家长趁著年终促销, 携带孩子出外添购学习用品。其中,最令家长伤脑筋的也许就是要选购“黑鞋或白鞋”,而厂商为尽快“清货”,不少卖场都推出白鞋优惠价,加上政府把“黑鞋政策”挪到2021年才执行,故白鞋成功吸走七成顾客。

 

 

《东方日报》记者今日前往半山芭一带的商城和商业区巡视年底校鞋的销售情况,受访商家皆表示,目前学校白鞋的销售情况依旧理想,占校鞋销量的70至80%。

从事20年鞋店业者的吕女士表示,她店内黑鞋和白鞋的价格相同,不过依旧有70至80%的顾客选择购买白鞋,只有少数的家长改买黑鞋。

她说,主要原因在于大部分孩子一时未能适应白鞋变黑鞋的转变,加上仍有2年的缓冲期,故家长宁可让孩子自由选择。

 

 

八成顾客买白鞋

“我有个顾客的孩子就读小学,虽然妈妈建议购买黑鞋,可是孩子执意要买回白鞋,原因是他现在穿的是短裤,并认为穿黑鞋跟别人不同,自己也不适应。双方挣扎了好久,最终该名母亲还是尊重孩子的决定,并待孩子升中后才换成黑鞋。”她坦言,黑鞋政策有人赞也有人弹,购买黑鞋的顾客,多数都认可黑色校鞋比较容易清洗,也不易留下污迹。

 

许多商家为白鞋推出折扣优惠,吸引家长前来选购。(摄影:徐慧美)
许多商家为白鞋推出折扣优惠,吸引家长前来选购。(摄影:徐慧美)

 

位于富都商场大卖场店员西蒂则说,该鞋店推出白鞋30%折扣的优惠价,而黑鞋则保持原价。

她说,店内超过八成顾客是购买白鞋,只有少数家长选购黑鞋用于备用。

根据记者观察,黑校鞋价格从最低(童装)29令吉90仙至48令吉(成人)不等,而且没有做促销。白校鞋折扣后的价格,则从最低的19令吉-33令吉90仙。

业者受询时皆透露,不少消费者因白鞋价格便宜而购买。

 

添购黑鞋让孩子适应

受访的家长乐意让孩子在明年开始试穿黑鞋,并认为黑鞋相较于白鞋耐穿,同时也可让孩子提前适应。

民众在接受《东方日报》访问时,大部分人都认为黑鞋耐脏也耐穿,故会在明年就让孩子尝试穿黑鞋上学。

育有2名子女的曾秀君说,目前还未为孩子添购校鞋,不过已打算明年让孩子穿黑鞋去上学。

“男孩子比较好动, 上学第一天就有污垢了, 如果要一直大力擦洗,鞋子很容易就会破损。”

她说,若是白鞋推出优惠,就会考虑继续购买白鞋给予爱整洁的女儿;不过儿子则会依旧购买黑鞋。

许玉仪则说,本身会以校方的公告作决定,而其本身则预想让孩子率先适应。

“黑鞋看起比较不容易肮脏,洗晒过后也不会留下黄印,身为家长还是根据教育部的规定。”

潘女士也说, 并非所有黑鞋都高价,并称以长远来说,原价的黑鞋比优惠价的白鞋,前者的性价比更高,加上孩子自己洗鞋,故其也十分认同更换成深色鞋子。

另外,亦有家长不认同该项政策,并认为黑鞋子造成孩子不常洗鞋子,也会带来卫生问题。

加上黑色易吸热, 孩子不洗鞋子,容易让闷热的袜子发臭,若是一些课堂需要脱鞋,可能会带来其他方面的困扰。

 

热门新闻

阅读全文

初夜献陈冠希爆红 女模修图成瘾被抓包

阅读全文

带头歧视女性? 昆凌新综艺恶评连连

阅读全文

大聊家庭生活 陈冠希抛“震撼弹”

阅读全文

自备隔离仓抗肺炎 疯传周杰伦赴华开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