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吉隆坡19日讯)人权律师西蒂卡欣加入抨击教育部长马智礼的行列,形容马智礼的言论,侮辱了那些努力工作、不依赖政府援助、只靠本身竞争能力的马来人。

西蒂卡欣在面子书帖文表示,看到马智礼说,非土著都富有,因此固打制必须保留的视频后,感到非常震惊。

“你(马智礼)举例政府大学和私人大学之间的分别。你说私人大学大部分都是非土著,因为他们比马来人生活的更好,我无法相信这番言论出自教育部长。”

她说,并非所有非土著都是有钱的,因此保留固打制,也必须确保土著能够在平等的基础上竞争。

“你不仅侮辱了很多不依赖政府的施舍而努力工作的马来父母,甚至那些以自身优势来竞争的马来人。”

Advertisement

西蒂卡欣援引2015年的国会书面数据,指土著占T20高收入群体的53.81%、其次是华人37.05%、印度人8.80%以及其他0.34%。

她说,如果在土著内部比较,属于高收入者仅占土著的16.34%,其馀的M40中等收入群体38.96%、B40低收入群体占44.7%。

“为什么会这样(贫富悬殊)?你要做的应该是调查这样的差异,而不是指责其他大马人。他们是在没有政府的帮助下努力的提升自己。”

针对私立大学中都是非土著学生,西蒂卡欣解释,原因很简单因为他们无法承担将孩子送到国外大学的费用。

“大部分的奖学金都给了土著,尽管非土著比土著有更好的成绩,但由于固打制,他们无法进入政府大学。马智礼你还期望他们可以去哪里?”

“我知道很多非穆斯林省吃俭用,确保他们能从孩子在本地货海外继续求学。他们很多人生育比较少,因为他们知道将来必须支付孩子的教育费用。”

她指出,马智礼说在大马开设分校的外国大学都是非穆斯林学生,因此政府必须通过大学预科班为马来人保留更多大学学位,这是一个天大的谎言。

她提到,大马蒙纳士是在1998年来开设分校,诺丁汉则是再2000年,但大学预科班是在1999年已经开始了。

她认为,针对马来人的扶弱政策协助了马来社会的小康家庭,但在贫困的人士中却起不到作用,但扶弱政策依然会存在,因为这对某些政治人物来说能够赢得选票。

热门新闻

阅读全文

37岁健身达人“筋肉爸爸”中风 爱妻接病危通知崩溃

阅读全文

土耳其“男孩”抽烟被骂 年龄曝光震惊网民

阅读全文

女子捡到充电插座 用了一个月惊觉不妥

阅读全文

写情书被老师公开 11岁女童受打击自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