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槟城30日讯)华语渐取代槟城福建话的主流地位,40岁以下的槟城华裔多以华语为第一语言,恐会对自成一家的槟城福建话造成传承危机!

专研槟城福建话的凯瑟琳赤文认为,要推动槟城福建话,40岁以上的“安哥安娣”(中年男女)绝对是急先锋,他们比年轻一代擅长福建话,比起老年一辈,他们更懂得华语,因此与年轻一代沟通不难。

来自纽西兰、对槟城福建话情有独钟的凯瑟琳赤文今日在“槟城闽南语讲座”上指出,她发现槟城华裔学习福建话的第一管道,就是与家中长辈沟通。

她说,上一代的祖父母大多不会说华语,孙子要与公公婆婆沟通,只能被逼讲福建话,各家庭的家庭语言也以福建话为主。

“如今的社会是反过来,祖父母为了迁就孙子,就说些不流利、生硬的华语或英语,除了造成祖孙沟通问题,也阻碍了福建话的传承。”

Advertisement

同属中华语言

凯瑟琳赤文指出,现代父母均以语言的经济与社会价值做为考量,在家与孩子说英语或华语,渐渐遗忘了祖传福建话。

她也分享本身的观察,直言许多人认为槟城福建话不正宗、不规范、难登大雅之堂,只有华语才能代表华裔,但她反问,华裔祖先的上一代,是说福建话还是说华语?

她认为,福建话与华语同样属于中华语言,许多人认为福建话是方言,华语才是正规语言,但若依据语言学知识,福建话和华语其实都是中华体系的方言。

“学校的讲华语运动、禁止使用福建话,都大大提高华语的社会地位,贬低福建话的传统价值。有的年轻人误认为讲福建话就是不够正式、不够文雅。”

自修槟城福建话多年的凯瑟琳赤文,毕业于澳洲国立大学亚太研究院历史系。她说得一口流利的福建话,对于福建话的词汇、词义、发音、特色都深有研究,目前正筹划推出福建话与英文对照的福建话词典。

从幼儿开始灌输讲福建话

凯瑟琳赤文以纽西兰推广毛利语为例,当局委派中年男女到幼教中心,教导幼儿说毛利语,这在推广运动中产生了极大的动力。

她说,讲福建话运动也应从幼儿教育开始,父母在家不讲或者不会讲,老师就要在学校教,才能事半功倍。

现场一出席者也认为,其实每个会说福建话的槟城人,都有义务鼓励新一代说福建话,例如与小朋友或年轻人沟通时,尽量先入为主说福建话,让对方没有先讲华语的机会。

另外,凯瑟琳赤文也觉得,世界上许多成熟的语言,或多或少都在多年的文化交汇中,参杂著外来语言,这种现象不只发生在槟城福建话,也发生在国际语言英语身上。

英语也是大杂烩

身为外国人,凯瑟琳赤文对于不少本地人贬低混杂外来语言的福建话,却高捧同样也是“大杂烩”语言的英语感到费解。

讲座会上也有一批来自台湾的台语运动推动者,赤文还特别打趣说,她擅长的是槟城福建话,不懂台语,会上她也分享了槟城福建话与台湾台语的不同。

这场讲座由槟城古迹信托会主办,出席者包括该会主席林玉裳与财政邱思妮。

热门新闻

阅读全文

搞婚外情被夫发现 狠心妻唆使情夫杀亲夫

阅读全文

最佳医疗国家  大马名列榜首

阅读全文

【新冠肺炎】撤侨孩子上学引恐慌

阅读全文

中国女商人遭杀害 生前从事数门生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