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示意图)
Advertisement

毒品在大马越来越泛滥,从制毒、贩毒到吸毒都呈恶化趋势,全国警察总长阿都哈密甚至用第二个哥伦比亚,来形容毒品问题的严重性,此话非危言耸听。

大马是东南亚主要转运枢纽之一,贸易和运输业均在蓬勃发展,然而“业务”也扩大到了毒品领域,警方调查发现,大马逐渐成为毒品的中转国,毒贩将毒品引入后再重新包装,然后转销他国,相信来自于金三角最多。

在新山破获的“观音王茶包”毒品案,就是把大马当成转运站,将毒品分批转销至邻国及亚太地区市场。

值得高度关注的是,阿都哈密日前所提到的大马“制毒”现象,在过去贩毒集团是向有生产毒品的国家购买毒品,再转卖给其他国家,但贩毒集团如今开始设立炼毒厂,自行生产毒品,造成大马人更容易取得毒品。

根据他的说法,武吉安曼肃毒部警方近几个月来连续在不同州属捣破制毒集团,主要制作像冰毒、马丸等化学毒品,足以反映大马不仅是毒品转运站,还逐渐“升级”为制毒国,输出国际市场。

Advertisement

目前全球最流行的毒品是冰毒,它在大马也是最受欢迎的毒品,占了本地市场至少40%。在作为原料的麻黄素逐渐被各国严格管制后,冰毒制作转向了化学合成。

这意味著冰毒无需像传统毒品依赖种植原料,而且制作工艺比较简单,有厨房毒品之称,就是在家即可制毒,市场需求加上提炼相对简单,导致了大马出现越来越多的大大小小制毒集团,甚至可能一个人就可在家制毒。

大马吸毒问题同样严峻,青年群体的吸毒人数不断增加,令人触目惊心,内政部长丹斯里慕尤丁在5月时曾说过,从2014至2018年期间有11万6206名吸毒者,其中8万5575名年龄介于19岁至39岁。在警方过去的扫荡活动中,还发现年龄只有12、13岁的未成年男女就已经参加私人毒品派对。

慕尤丁提供的数据只是冰山一角,仅为警方或政府相关机构掌握的人数,相信尚有许多潜伏在城市、乡镇的吸毒者并未发现。

吸毒还扩散至“反毒前线”的警方内部,不禁令人觉得讽刺又担忧。阿都哈密透露,警队内部调查报告显示,发现从2月至今就有超过30名警员涉毒被捕,几乎每个星期都会有警员因吸食冰毒被逮捕,这一情况令人感到震惊。

大马对毒品问题的关注往往容易被政治纠纷、种族、宗教等课题所掩盖,社会上的反毒举措也非常乏力,在抑制毒品问题上,个人、家庭、学校、非政府组织、政府机构均还有更大角色可以扮演。
 

侯显佳

热门新闻

阅读全文

谢和弦持毒遭警方上门逮捕 举报人竟是混血妻“扣嫂”

阅读全文

渡轮遇上巨浪 乘客吓哭祈祷

阅读全文

【高以翔猝逝】黑人范范前来送别 好友见面相拥而泣

阅读全文

中国防长:决不容忍重大台独事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