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知名插画家afu(李明福)的手绘插画色调丰富融合、笔触细腻,予人一种温暖的感觉。然而他却说出颇令人惊讶的事,“我在开心自在的时候无法画图,因为开心的时候会让人放松、没有压力,反而在难过的时候,才可以激发出创作的能量。”

afu在2003年开始拾起画笔创作,那年的他高职念广告设计,一心只爱画画,报考美术系却被拒于门外,成为别人口中的“垃圾”重考生。

个性内敛、不多话的他,只好拿起画笔宣泄内心的郁闷,隔年考上实践大学服装设计系,只念了一个多月便退学。“与其念4年不是我想要的,不如休学先当兵,之后就能过想过的生活。”没想到期间历经“兵变”、父亲重病,创作能量反而大喷发,甚至利用下哨,拿手电筒躲在棉被里画。他只知道自己喜欢画画,“可是却对未来没有画面。”

他在雅虎奇摩成立家族交流,累积1万5000名会员,粉丝们很喜欢他的作品,让他开始崭露头角。2006年退伍后,他迁居台北,当时的他在是否要接案子走纯商业路线,还是忠于自己的创作之间犹豫徘徊,“接案子能够带来稳定的收入,而忠于创作可能要忍受很长的一段时间没有人关注、没有收入的日子。”

如果把时间分成10等份,他只拨出2等份出来接案子,其他的时间都用在创作,“我很清楚接案子是为了生活,但是活下去有很多种方式。”于是他把接案子赚到的钱用作独立出版明信片、手帐本等,甚至自办签书会,以及找来正妹模特儿拍宣传照,竟然让他杀出一条血路,销售量接近1500套!一年发行一次明信片,就可以赚进普通上班族一年的收入。然而,他并没有趁胜追击,而是保持一年印刷一次明信片,让自己没有后顾之忧,能够更专心投入插画创作。

afu不想让商业绘画占据太多个人创作的时间,因此推掉了许多商业案子,在台北那段日子过得挺艰苦,最惨的时候银行户口里只剩下不到1万块台币(约1325令吉),“每天的开销不能太大,三餐挑最便宜的吃,也推掉很多的娱乐与应酬。”当时,住在台北的姐姐偶尔汇钱接济他。他关自己在租来的小套房里不断创作,把自己的物质欲降到最低。

“那段日子很多的作品都是边画边掉泪。”也许是因为这样,他的作品才可以感动别人。“其实那些作品并不为谁而画,而是画给我自己的,可是那些看我作品的百分之一的人,受到感动了。”这也是他坚持创作的原因,他把自己对于生活的欲望与想像都投射在作品创作上,也因为这种移情作用,他的作品才如此深刻。“好像我曾经画过巴黎,但当时我没去过巴黎,我在网上找了很多的照片,然后画出了我想像的巴黎。后来我终于有机会到巴黎,当下很感动,因为我曾经来过。”

2017年参加由台湾文化部举办的台湾文博会,与粉丝们分享水彩插画创作。
2017年参加由台湾文化部举办的台湾文博会,与粉丝们分享水彩插画创作。

连哥哥那份一起努力

afu小时候常跟在大哥身边看他画图,自己也抓起画笔依样画芦,“小时候很崇拜哥哥,觉得他画画很厉害。”他说小时候自己画的比哥哥差,可是哥哥身为长兄,要帮忙分担家计,很早就出菜市场帮忙爸妈卖菜,“他不是做著自己喜欢的工作,我觉得很可惜。”

afu觉得哥哥明明比自己更有天分,可是最终没有踏上绘画这条路。他早期还没有熬出头,他也三不五时地在想是不是要转换跑道,找一份安稳的工作就好。可是,每当想起大哥在菜市场卖力地工作养家时,“我感觉自己拿画笔更轻松,所以更加不能松懈下来,要连他的那份一起努力。”

那时候,家人对他的选择也支持,从不曾向他施压,要他回家帮忙,“就是因为这样,我更要加倍努力。”还有一直支持他、关注他的粉丝们,这些都是默默在他身后推动他向前迈进的动力。
时下年轻人想说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就一定是快乐的,但是afu身为过来人却说不一定,“当你说想做一件事情,那你要对自己的想法负责任,因为那绝对不是一两年就会看到成果,你必须要忍过一段时间,可能是10年都没有人关注你。”

afu效仿名人自办签书会,发售自己创作的明信片和记事本。
afu效仿名人自办签书会,发售自己创作的明信片和记事本。

抛开框框更自在

afu于2003年踏上手绘创作之路,最早期使用代针笔绘制黑白系列的风格,2006年才开始转成色调丰富、温暖人心的水彩式插画。他说,一开始用代针笔是为绘画打好基础,“我先练习线条,掌握好扎实的绘图架构,再慢慢填入颜色。”他继续说,“每个人画出来的线条都不一样,最终会变成个人风格。”

他原本想当一名漫画家,后来逐渐爱上插画的表现形式,“漫画用很多个格子在讲一件事情,而插画不需要太多文字,用一个画面就可以叙述情感或生活的观察。”他说,插画介于纯艺术和漫画之间,“画插画不能太主观,你要跟读者对话,比较贴近普罗大众,作品不能让人看不懂,否则会像艺术一样太深奥了。”

摊开afu在15年间的作品,可以看见他的绘画风格的逐步转变,从用代针笔勾出清晰可见的粗边黑框线条,到现在的轻水彩,运用水彩的粗细线条和颜色,收放自如的笔触,已经看不出框框边边,他说:“因为框住自己实在太累了。”

afu向出版社提出合作石沉大海之后,他开始自费印刷并且独立出版明信片,一年一刷凭著高人气就赚入一年的收入。
afu向出版社提出合作石沉大海之后,他开始自费印刷并且独立出版明信片,一年一刷凭著高人气就赚入一年的收入。

“那时候我画什么都会框一下,因为我不知道怎么做,也没有人告诉我该怎么做,我只好给自己画框框。”他以前画一张图要两个礼拜,一笔一笔慢慢地画,除了限制了速度,渐渐地他觉得这样的画法令自己窒息。后来,他慢慢体会到应该要放松,就开始舍掉代针笔,不画框条了。

afu一路走来绊绊磕磕,“因为没有上大学,没有老师的指引,一个问题往往想了很久才有答案。”他说一开始自己需要这些框条,告诉他界线在哪里,可是现在的他已不需要这些了,他的人生过渡到了另一个阶段。

2011年,他把工作室从台北搬回到家乡台中,一个人重新开始打拼,2013年才步入轨道。现在的他生活安稳了,生活少了成长时期的痛感,又是什么驱使他继续创作?“前阵子,我的身体出了小毛病,医生要我戒口”,他因而创作了《美食不简单》绘本,即将在今年上市,将自己想吃却吃不到的美食,透过水彩笔唯妙唯肖的跃然画纸上,让人看了食指大动。afu透过画笔沉淀自己,而别人则透过他的作品,也提醒自己生活上的大小际遇都不是理所当然。


2003至2005年
黑白插画时期,描绘的主题为生活情感方面的抒发。当时对未来有太多迷惘,作品多为悲伤情绪下所创作。

2006至2010年
彩色插画时期,当时开始接触色彩的领域,想诠释的画面太多了,在那时常用缤纷丰富的画面为那时期的特征。对于色彩边界线还是沿用于黑白时期的画法勾勒边线。

轻插画时期,颜色由鲜艳转为浅淡,转变的原因在于前时期处于缤纷丰富的画法,在心境上感到疲累,因而渐渐描绘淡彩来放松自己,画好草图后,著上淡彩色即为完稿。

新透明水彩时期,在画了一年多的轻插画水彩时期后,发现水彩新的描绘定义,并用水彩笔勾勒边线,用色不再强调缤纷,而是著重在整体色系上的平衡为描绘考量。

2015年
外出写生时期,在这一年多期间开始于户外写生描绘,观察平凡中的街景秘境,再用自己的角度去画出不一样的视角。

2016年至今
美食描绘时期,对于想吃食物的渴望,常用饥饿的当下描绘著美食,因而有了很多意外的主题。

热门新闻

阅读全文

疑夜店起误会引街头殴斗 华青头部遭钝器攻击重伤不治

阅读全文

纸箱藏尸案 主谋以谋杀罪名提控上庭

阅读全文

上演“抬车头”特技 飙车族酿连环车祸

阅读全文

庆生惊见摸肚照 31岁梁洛施疑似怀孕

阅读全文

吃隔夜饭菜而感染 妇女怀孕29周终失胎儿

阅读全文

雪莉回应不穿胸罩原因 自爆真空上节目

阅读全文

参加歌唱比赛突然昏倒 歌坛老将送院抢救不治

阅读全文

匿名信举报果园埋人尸 警方调查后证实为狗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