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一个成功的指挥家,要能联结乐师,同时带动观众。——香港中乐团常任指挥周熙杰
Advertisement

背对著观众,却主宰著演出,除了指挥家,再没有其他的职业。来自槟城的周熙杰是香港中乐团常任指挥,赴港发展前,曾带领专艺民族乐团成为首个在双峰塔国油演奏厅(DFP)进行专场演出的本地华乐团。阔别17年,他回到大马,带来《古乐·今风》华乐演奏会,也抽空和我们谈指挥家的肢体魅力和专业修养。

“指挥家礼服的背面都烫得笔直,后脑勺的头发也梳得服贴。”周熙杰笑指,曾有一位来自德国卢森堡的指挥家断言另一个指挥家不行,就因为他背部的衣服以一种皱巴巴的姿态示人。对他而言,著装彰显的是一个表演者对演出的在意程度。

我们以为一场演奏会,没人会注意那大部分时间都背对著我们的指挥家,但事实上,真正去听演奏会的人是耳听音乐,眼看指挥,沉醉在那仿彿著了魔般的“乱舞”。周熙杰指:“指挥和导演的角色类似,不同的是作品呈献时,导演坐在观众席,而指挥家站在台上。”他接著说:“指挥家无法自己发出声音,所以要非常了解作曲家的意图,再把他的作品交付给乐师,并且最大程度地感染现场观众。”

用手上功夫“说话”

Advertisement

整场演出,指挥家不断地在调整细节,他分享:“有的指挥家很有一贯性、很稳定,正式演出和排练时几乎一模一样,但我是乐于变动的那类型。”不过,他也强调,前提是必须很了解团队,知道他们是否能跟上,“通常前面几场都会按排练时的来,到第4、5场时就开始‘玩’,快的时候要更快,本来没响的时候要响。”说到这里,大概也能感觉到——指挥家就是一场演出的核心人物,周熙杰这么说:“团里的乐师都是很厉害的演奏家,但乐团讲究‘Unity’(整体感、一致性),偶尔有独奏的段落,好的表演者自然会尽情发挥,极力表现,但合奏的时候,又必须即刻收回来,那个精准度正是由指挥来掌握。”

李飙(前排右)有“亚洲打击乐第一人”、“打击乐魔术师”之盛誉,多年来纵横中西乐坛,周熙杰曾在香港中乐团举办的“鼓王群英会”音乐会上与他合作。
李飙(前排右)有“亚洲打击乐第一人”、“打击乐魔术师”之盛誉,多年来纵横中西乐坛,周熙杰曾在香港中乐团举办的“鼓王群英会”音乐会上与他合作。

他续指:“指挥家的功夫好,乐师能感受到。你得在很短的时间内,用不说话的方式,让他们信服你对曲子的了解,同时要让作曲家对你的表现满意。”周熙杰不怕直言,职业团最怕指挥开口说话,“你要用手势指挥,而不是用嘴。职业指挥需要到不同的团工作,说再多都没用,一开始排练,彼此就知道对方的水准。你一指,乐师就懂你有多少斤两。你一听,就知道这个团有多厉害。”指挥和乐师的联结是一种难以言明的化学作用,甚至可以说是一种心灵感应,“他们其实只是用馀光在看你,讲究的是整体的默契,如果乐师宁愿看谱也不看你,那你来干嘛?”

有魅力的指挥家所需具备的首要条件和其他表演工作者并无二致,“你要有一个态度,感觉自己拥有并掌控舞台,如果无法克服紧张,就不可能成为一个表演艺术家。周熙杰强调,“你站在舞台上,就表示你正邀请别人来听自己如何表达。一个成功的指挥家,要能联结乐师,同时带动观众。”他提到曾担任香港中乐团音乐顾问的已故二胡大师汤良德的哲学思想,“音乐分成法、技、神、韵、道几个层次,去到最高境界,追求的是‘道’。担任指挥,首先耳朵要好,技巧虽可以锻炼,但还是要有一定的天分,如此一来,站在那个位子上才有效果。比方说身体不谐调、反应不灵敏,做起来终究有一定的难度。”

管弦乐团指挥音乐硕士以外,周熙杰拥有美国南密苏里州立大学双学位学士,分别主修电脑和音乐,“我父亲认为念音乐没出路,说读什么都行,就是不能选音乐。但我到美国后,念电脑之余,不放弃音乐,他知道我有念电脑,也就没意见了。”他笑说:“事实上,念电脑也不是白费的,我念硕士时就在学校的电脑维修中心上班。”
管弦乐团指挥音乐硕士以外,周熙杰拥有美国南密苏里州立大学双学位学士,分别主修电脑和音乐,“我父亲认为念音乐没出路,说读什么都行,就是不能选音乐。但我到美国后,念电脑之余,不放弃音乐,他知道我有念电脑,也就没意见了。”他笑说:“事实上,念电脑也不是白费的,我念硕士时就在学校的电脑维修中心上班。”

阔别17年 回马办大型演出

《古乐·今风》华乐演奏会是周熙杰赴港担任指挥17年以来,首次回马举办大型演出,他坦言:“我非常少回来,之前有回来几次,但演出曲目的重量都不及这一次。”是次演出的曲目包括已故华乐创作之父彭修文的《秦兵马俑幻想曲》、中国当代的《红梅随想曲》二胡协奏曲、本地作曲家馀家和的作品《来自大自然的声音》和香港作曲家伍卓贤的《唐响》,而之所以促成这一场演奏会,缘起于2017年香港中乐团在新加坡滨海艺术中心的专场演出《刘邦·项羽·兵马俑》,“当时有多达三成的观众是越堤前去的大马人,过去合作过的老朋友们很想念从前的日子,号召不如也在大马搞一场。”

演奏会主干为昔日团员

周熙杰学院时期曾在专艺民族乐团拉琴,1996年从美国学成归来后,出任该乐团音乐总监一职,而今从前的学生、年轻团员都成了老师,也是这一次筹备《古乐·今风》演奏会的主干。他忆述:“专艺是业馀华乐团,当初确实花了很多时间和精神,协助团员把音乐知识和技术都提高,从最基本的教导乐理开始,也排练一些新曲子,缺乏本地作品,那就自己写。”

拥有美国南卡大学音乐硕士(管弦乐团指挥)学位,周熙杰当初回国时一心想留在大马发展,曾叩门国家交响乐团(NSO)和国油爱乐管弦乐团(MPO),但因政策等种种因素,不得其门而入,“我尝试过了,但门不开,那就算了,不如就专心发展专艺。但到第七年时,瓶颈来了,我想出去。”他开始寻找新加坡、台湾、香港等地的机会,“可能和香港比较有缘吧,2002年香港中乐团公开招聘助理指挥,我成功中选。”值得一提的是,2000年,周熙杰曾参与该乐团举办的“21世纪国际作曲大赛”,并获得季军。

初中时在华乐团里吹笛子,中四想学新东西,于是在外学大提琴。在美国学的是西乐,回国后待的是华乐团。周熙杰喜欢的是音乐本身,无关中西。图为他与《古乐·今风》的演奏者为这个周末的演出进行排练。
初中时在华乐团里吹笛子,中四想学新东西,于是在外学大提琴。在美国学的是西乐,回国后待的是华乐团。周熙杰喜欢的是音乐本身,无关中西。图为他与《古乐·今风》的演奏者为这个周末的演出进行排练。

艺术满足感乃首要追求

香港中乐团在华乐界可说是最顶尖的团体,现任艺术总监兼首席指挥是享誉国际的中乐指挥家阎惠昌,周熙杰指对方是惜才之人,“我刚到香港时的感觉就像新婚,一切都觉得很甜蜜。阎惠昌是完美主义者,他对艺术有崇高的追求,几乎没有其他指挥可以超越他的知识、能力和贡献,幸运得是,他很惜才,也因此我在这些年里从助理到副指挥、驻团指挥、常驻指挥,在他底下,不断学习和进步。”

17年间,香港中乐团也有了许多改变,当初周熙杰加入时就在团里的团员如今所剩无几,他说:“乐团有它的传统,每一代人都有贡献,你说要改革,把所有人换掉,那是不可能的。老团员或许技术不佳,但他们的合奏经验丰富,能够带领新团员。但若是作品提升了、乐器改革了,团员的水准不提升,很自然地就会被淘汰。”

他坦言,比起名和利,艺术家追求的始终是艺术满足感,“钱当然也重要,但艺术满足感才是最基本也最主要的。很多东西随著时间会有所改变,包括热忱,但我的方向还在。无止尽的名利,对目前的我来说,还不是太重要。市场开拓后,其实可以去大陆发展,很多年轻一辈也愿意去冲,但这不是我的目标。”他认为香港中乐团还有进步的空间,另一方面,也计划多一点回马,“想多带点东西回来,可以的话多发掘作曲家,一如当初的我,也是因为有人愿意给予机会。”

2017年,佛山功夫电影周暨功夫影视主题音乐会上,香港中乐团和香港影视界代表人物汪明荃携手合作。值得一提的是,香港中乐团擅于融汇中西乐,曾参与周星驰电影《功夫》的配乐。
2017年,佛山功夫电影周暨功夫影视主题音乐会上,香港中乐团和香港影视界代表人物汪明荃携手合作。值得一提的是,香港中乐团擅于融汇中西乐,曾参与周星驰电影《功夫》的配乐。

通讯站

《古乐·今风》华乐演奏会
场次:8月10日晚上8时、8月11日下午3时
地点:吉隆坡表演艺术中心(KLPAC)
      第一舞台(Pentas 1)
门票:58令吉、88令吉、118令吉
网上购票:www.proticket.com.my
联络:016-96247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