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从去年尾到今年初,国内保姆虐童案事件层出不穷,引起家长担忧之外,更激起彭俊杰创办保姆平台——sitterLUV的冲动,旨为父母寻找有质素保姆,保障婴儿安全!

今年39岁的彭俊杰未婚,膝下无儿。对于小孩,他笑说:“我不讨厌,但也不可以说喜欢。”非父爱,对小孩也没有特别情感,究竟是什么愿意促使一个大男人进军保姆行业?“有段时间,我对生活失去激情。”当时他便参考了日本推崇的生活态度——Ikigai,这个词语是由日文iki(生命)和kai(实现希望和期望)组成,意思是“目标”或“每天早上醒来的理由”。

“不知是碰巧还是命中注定,那段时间,有关保姆虐童的新闻一直出现在我的视线里。”其中包括去年8月,雪隆峇都急(Batu Caves)发生男婴遭保姆藏尸冰箱案;11月,万宜新镇(Bandar Baru Bangi)9个月女婴遭保姆丈夫强奸、鸡奸和虐待致死;今年1月,诗巫发生9月大男婴疑遭保姆虐待,情况危殆等。他同时透露,外甥女也经历过疑似被保姆虐待情况。“我哥哥发现她手臂上有手指掐痕后,便立马终止和保姆的合约。”他认为,这是一个非常需要关注的社会问题。根据数据显示,我国平均每年出生的新生儿已突破50万。“这些婴儿的安全谁来把关?”

彭俊杰从事品牌顾问, 善于品牌建立。接下来,他计划为平台上的保姆们提供课程,好让保姆行业也能走向品牌化。
彭俊杰从事品牌顾问, 善于品牌建立。接下来,他计划为平台上的保姆们提供课程,好让保姆行业也能走向品牌化。

放眼今年增至500名保姆

Advertisement

今年2月,sitterLUV推出测试版;正式版则在上个月上线,目前线上已有41名保姆,他更放眼今年增加至500名。他分享,平台是采用媒合的方式。父母注册帐号时,可输入对保姆要求,系统便会依据要求推送合适的保姆选择。“父母收到电邮,可安排与保姆的会面时间。”值得注意的是,每次与保姆会面之前,父母需先缴付200令吉的抵押金,以避免不法之徒不怀好意,上门打抢。“若不适合,仅会收取5%的手续费,即10令吉。”不过,目前系统仍采用手动的媒合方式,但预计3个月后便能达到全面自动化。

欲提高保姆社会地位

无论是在访问期间,或是平台标语——“马来西亚最安全的保姆平台”(Malaysia's Safest Babysitting Platform),sitterLUV强调的皆是“安全”。针对这一块,彭俊杰坦言,目前能做的不多,只能尽量提供父母更详细的保姆资料,包括家中成员资料、教育程度、育儿经验、家居环境,甚至是否有虐待儿童的犯罪记录。

“父母与保姆会面时,可依据他们提供的资料进行审查。”举例来说,保姆报称家中成员只有2个,当上门后,却发现有超过2个。“那这个保姆的可信度便有待观察。”他指,当父母发现保姆提供的资料和现实有出入时,可立马向平台反映,好让他著手调查。平台目前亦与非营利组织包括P.S.The Children和Yayasan ChowKit合作,协助提高父母们对儿童性侵、虐儿的防范意识。

他坦言,自成立平台后就长期失眠。“我担心万一父母们透过平台遇到不好的保姆,我会很自责…”运营这平台吃力不讨好,即便彭俊杰积极想协助保姆提高社会上的地位,许多保姆却会觉得他多此一举。“我的努力不求立竿见影,而是为未来5至10年做出改善。”付出和回报不成正比,但彭俊杰并不后悔。他认为,保姆是非常专业的领域,却有很多人认为这是属于退休人士的工作,甚至觉得没有文凭的必要。他希望透过把全马保姆聚集在同一平台上,能增加同业的良性竞争,进而自我提升,以提高国内保姆素质。

sitterLUV平台上具备保姆们详细的个人资料,其中包括预防针注射记录,如:流感针、A型肝炎疫苗等,以及自我介绍视频。
sitterLUV平台上具备保姆们详细的个人资料,其中包括预防针注射记录,如:流感针、A型肝炎疫苗等,以及自我介绍视频。

定位为社会企业

sitterLUV主要利润是收取首个月费的20%。不过,这个模式其实存有漏洞。打个比喻,父母与保姆会面后,因为不想支付平台佣金而谎称不合适,然后私下接洽,岂不是赔了夫人又折兵?“无所谓,这是社会企业,我最大的目标不是赚钱,而是希望解决社会上的保姆问题。”

不过,随后他说:“虽然这世界有坏人,但相信我,更多的其实是好人!”他同时强调,保姆没有“狼狈为奸”的理由,因为全数佣金由父母方支付。更何况,只有透过平台完成交易,父母才能给予评价,协助保姆建立个人信誉。

热门新闻

阅读全文

谢和弦持毒遭警方上门逮捕 举报人竟是混血妻“扣嫂”

阅读全文

渡轮遇上巨浪 乘客吓哭祈祷

阅读全文

【高以翔猝逝】黑人范范前来送别 好友见面相拥而泣

阅读全文

中国防长:决不容忍重大台独事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