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简单来说,巫统主席之下的党职,不管新旧脸孔如何配搭,都不会有太大惊喜。晚近20年,巫统选举机制已无从解决派系之间的矛盾,倒是刷走了一批又一批的人才。

1998年的“烈火莫熄”运动催生了公正党,成为政改份子的阵地;即便不甘冒险而选择留在体制内改革的领袖,最终亦遭1MDB丑闻殃及。要嘛坚持说真话而被当权的纳吉刷出去,要嘛为保一官半职自甘沦为同谋共犯,无一幸免。切记,要改变的马来人,早在509当天投了票;630这一天,他们并无投票权。

凯里走务实改革路线

阿末扎希当选不尽然让人意外。党选前看好他的人认为,他对纳吉不离不弃,体现巫统推崇的效忠精神;不看好他的人则以为,他的拒绝与纳吉切割,让自己背负纳吉留下的包袱。实际上,若我们单纯从有投票权的巫统代表角度思考:晚近10年,在阿末扎希、凯里与东姑拉沙里三人之中,巫统代表最可能从谁手中得到直接或间接的利益、恩惠?——就不难理解选举结果了。

与其说凯里是“良知”,不如说他务实。记忆稍长的人都不会忘记凯里在“308海啸”前的嘴脸。他为希山慕丁举剑的言行辩护,以“猴子”称呼羞辱净选盟集会者,嚣张得不可一世。惟历经308海啸洗礼,他瞄准城市年轻人市场,打造谦卑、改革的进步形象,在2009年巫统党选中以38%支持率当选巫青团长,用10年时光,从低谷反弹崛起,成为耀眼的明日之星。

Advertisement

从选前巫统主席候选人辩论窥探,凯里无疑是论政能力最强的在野党领袖,能在下议院为希盟带来最大的杀伤力。普遍相信,若凯里当选巫统主席,则能替希盟带来强而有力的制衡,有助于让巫统,甚至国家政治重返理性、专业论政的轨道。只是,509海啸足以冲垮国阵61年的政权,却未足以冲击根深蒂固的观念。马来人要当家更要当权,巫统上下更是如此相信。因此,谁能够在最短时间内让巫统重掌政权,谁就是巫统的救世主。相对于65岁的阿末扎希,42岁的凯里有的是时间。凯里还有至少20年,足以让他放长线钓大鱼,期待有朝一日归来时,历史以“让国阵重夺权力第一人”记载他。

希盟会否犯错是关键

但是阿末扎希并不同,毕竟没有几个人能在92岁之际还能重头来过。阿末扎希只有短期策略,没有长期愿景。让巫统重返权力核心,阿末扎希最可能做的就是抄捷径,与伊斯兰党合作。放眼当下,即便巫统再掀退党潮,巫伊两党还掌有70左右的国席,接近下议院1/3的实力,并掌控东海岸与玻璃市州政权。巫伊两党加起来,马来人的支持率依然过半,有足够的正当性。

巫统会不会死路一条,阿末扎希当选要不要狂贺希盟,恐怕一切还言之过早。未来五年,挑战不在于粗里粗气的阿末扎希能否重振巫统、复兴国阵,而在于希盟会不会犯错,给巫伊联盟制造契机。

希盟当下挑战有二:一、希盟必须能够说服大多数马来人,其大刀阔斧的系列改革,并无典当马来人穆斯林的权益;二、改善经济,舒缓中下阶层的生活压力,让巫伊即使联军,也无从煽动族群宗教情绪,制造对希盟政权的不满。

阿末扎希可以不惜一切代价来一场豪赌,反正他没什么输不起的,其结果就是大胜或大败。马来西亚需要的是让在野党制衡当权希盟政府,不是破坏正在启动中的制度改革。面对这样的对手,对国家稍微有责任感的人,最好还是不要开心得太早。

林宏祥

大同工作室执行主任

热门新闻

阅读全文

陈茵媺陈豪拍拖过二人世界 晒出甜蜜合照

阅读全文
闻讯而来的消拯人员合力将被夹毙在车内的两名死者遗体移出。

轿车失控撞大树 2女当场伤重身亡

阅读全文

交往12年 巨石强森宣布结婚

阅读全文

女子开车经过地下道 被女儿一句话吓呆火速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