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承认统考一事有所拖延,并遭许多人的反对(不只是友族,华人也有反对的声音)。许多支持承认统考的人因此鼓噪而抨击友族与当今希盟政府。

统考应该被承认的理由,许多人已经明确指出,所以笔者不再赘述。但是会从其他方面讨论为何这事一波三折,并建议解决之道。

当今政府需要解决的问题很多,对于哪些问题需要优先解决却莫衷一是。例如在政府行政方面,到底应该是先恢复地方政府的第三选票;还是推动议会改革,让中央政府权力先下放到州政府,厘清中央、州与地方三个层级政府之间的分野?教育课题上,面对的问题也很多。电脑课、作业簿、大专法令、大学校园自治、统考等等,哪一个必须优先解决?这些事情各有各的紧迫和复杂程度,但资源毕竟有限,所以不可能全部问题都马上解决,因此何者必须优先处理与如何处理等等,是需要思考与选择的。

自诩巫裔社群保护者

虽然华社许多热爱华教的人都认为统考必须优先解决,但是从其他人的角度看,这不是必须优先处理的,甚至是不应该处理的。

Advertisement

换句话说,认为统考必须马上受承认的人所认为的“承认统考是合理的”,却在其他支持者眼中可能并不那么紧要,甚至在反对者眼中是不合理的。

也许统考支持者认为反对承认统考的声音不合理,但是反对者眼中所见的统考,却是个对马来文的国语地位构成威胁,甚至对国民团结有害的事物,因此不承认统考是合理的。由于有不少反对者来自马来族群,所以看看上个世纪至今以来马来族群的历史可能有助于我们理解反对者的反对原因。

上世纪初,国族主义(也作民族主义,nationalism)以及国族国家的建立方法(一个国族国家只有一族与一个语言)传入东南亚。马来西亚建国后,这些思维也渗入了马来西亚的建国方程式中。虽然有人反对这个建国方程式,随后也因应紧急状态而有所调整,但实际上大方向仍是以马来族群为基础,消极同化他者(详细的演变可读一读黄进发老师的《共业》)。

同时,巫统对马来族群不断强调他们已经无路可退来制造危机感,形塑自己是马来社群的保护者。这两者导致了马来族群对一切可能威胁到以马来社群为基础的马来西亚国族概念的事物,都采取反对态度。因此,不以马来文为主要语言的统考,也成为了反对的对象。

持同理心理解对方

此外,虽然我们要求换位思考,要求反对承认统考者站在我们的角度去思考,但是我们是否也能够站在他们的立场去思考呢?

如果我们要求反对者站在无知之幕之后思考这问题:从平等的立场,要求政府承认,某一国家的某一族群团体所办的,类似政府中学考试的文凭考试制度,是否合理(以及可能还要求默认这考试背后的教育制度的合法性)?我想许多支持者会说合理。

但是,如果我们也要求自己站在无知之幕之后,思考这一问题:某一族群所办的拟政府文凭考试,不但不同于政府所制定的政策,并且对国语等看似有所威胁。你是否会同意政府承认这考试制度?对于这问题,统考支持者又会有怎样的答案?如果无知之幕揭晓,你是马来人,那么你又会怎样思考?

说穿了,这些问题都直指马来西亚至今不断受到过去的种族主义所困扰。要打开这些结,除了需要时间(可能需要一代人),更需要我们对他者有更多的了解和同理心,并且政策要有所改变。面对当今承认统考的反对声音,一味地责备与谩骂,甚至辱骂反对者,只是会让事情更加恶化。

晓之以理更有效

反之,如果以说理的方式、介绍统考和其相关教育制度(例如办巡回展览或说明会等等),以及说明统考与其教育制度,和国家主流教育制度并行不悖;甚至结合其他非主流教育制度,争取政府落实多元的教育制度的政策等等。想必,反对统考的声音将减少。

对于这些建议,支持承认统考的人,是否愿意亲自做,让自己的希望有落实的一天;或者仍然继续一味地责怪他人,为何不承认统考,结果落实之日一拖再拖?

统考的未来会如何,就在支持者们的手上了。

庄仁杰

华社研究中心研究员,香港中文大学历史系博士。研究专长为中国近代史、东南亚近代史与海外华人史。目前研究以吉隆坡和新山的华人社会为主。

热门新闻

阅读全文

陈茵媺陈豪拍拖过二人世界 晒出甜蜜合照

阅读全文
闻讯而来的消拯人员合力将被夹毙在车内的两名死者遗体移出。

轿车失控撞大树 2女当场伤重身亡

阅读全文

交往12年 巨石强森宣布结婚

阅读全文

女子开车经过地下道 被女儿一句话吓呆火速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