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我们和大家一样,漫步在这个地球上扎扎实实地感受著生活的一切并且用音乐记录时下年轻人最真实的写照”——宇宙人
Advertisement

这个年底,本地独立音乐界很热闹!独立音乐厂牌动态度今年庆祝10周年,年中穿城过场地举行了“态度十载‧十面卖艺”Showcase音乐节后,即将迎来台湾知名独立乐团宇宙人和法兰黛,尤其人气不断窜升的宇宙人是第一次举办巡回演唱会,也是第一次在大马公开演出。

对不认识宇宙人的人来说,用电影来介绍他们,或许不失为一个好方法,主唱小玉是《52Hz,I Iove you》的男主角,吉他手阿奎出演过《逆光飞翔》,并为《乐高蝙蝠侠电影》的小丑配音,贝司手方Q则为同部电影里的超人配音。回到音乐领域,他们与五月天同属“相信音乐”唱片公司,主唱阿信曾打趣说:“为减少地球上竞争的乐团,五月天绝对不推荐宇宙人”。

继4月在台北举行第一场探险计划演唱会后,宇宙人今年6月为宣传第九张专辑《右脑RIGHT NOW》展开世界巡演,首两站就去到法国,接著到中国、台湾、新加坡,大马,再以日本站做结尾。原先对外发布一共16站,后经过中国成都粉丝的热烈要求,加至17站。本地独立音乐厂牌动态度是“我们的探险计划”大马站的合作单位,创办人兼策划陈升圣(Shane Tan)指:“这几年做了张悬(焦安漙)、HUSH、Hello Nico等人的演出,台湾那边开始知道我们,再加上大马独立音乐市场也不是很多人在做,所以就开始有越来越多类似的合作。”

他直言:“我们是搞indie(独立)的,给不了太多,如果对方要求不太高,那便合作。”对他而言,动态度近年有越来越多知名度颇高的音乐人演出,并不代表动态度的态度有变,“找上我就代表你需要我们这种人、这种地方来帮你搞活动,如果要办几千人的演唱会,他们也不会选择来Live Fact。再说,有些现在感觉很红的独立音乐人其实曾经也不红,只是现在红起来了,但他们还是独立音乐,他们的态度还是很indie,草动没有派对就是例子之一。”

宇宙人是一支来自台湾的三人乐团,2004年成军,是目前新生代乐团中人气颇旺的乐团,擅长用独特的放克(Funk)音乐带动气氛。左起吉他手阿奎、贝斯手方Q、主唱小玉。
宇宙人是一支来自台湾的三人乐团,2004年成军,是目前新生代乐团中人气颇旺的乐团,擅长用独特的放克(Funk)音乐带动气氛。左起吉他手阿奎、贝斯手方Q、主唱小玉。
Advertisement

流行摇滚 直抒胸臆

Live Fact(现场因素)是陈升圣有份经营的live House,可容纳几百人,对只是想要和歌迷聚会交流的音乐人来说,大小适中。陈升圣提起HUSH,“他就是没有明星包袱的那种人,他来演出那次,演出开始前观众陆续进场了,担心他不自在,问他需要进来小房间吗,他说不必,就很chill(淡定)的坐在那里。”目前为止,和宇宙人所属公司的合作,也很自在,说到宇宙人和Live Fact一向搞的演出风格不太一样,他也不否认:“他们的音乐倾向流行摇滚(Pop Rock),是让人听了很愉快的音乐,积极、乐观,和一般独立音乐充满不满、控诉,比较内在和隐晦的感觉不同,可以说是反其道而行,把当下的感受直接地表达出来。”

针对这一点,他坦言曾和朋友聊到,本地的重金属音乐之前一直在反政府,那换政府之后,要反什么?他认为:“要清楚自己的定位,重金属的初衷是反抗,但不是反政府,而是反对不公不义。”动态度迈入十载,陈升圣也对它的角色和初衷进行过反思,“说‘推广’实在太大,但某种层度上,就是一个把观众和某种音乐连接起来的平台。台湾说‘听见另一种音乐’,现在很多独立乐团崛起,但世界上还有很多音乐没有被听到。”

90后台湾独立乐团草东没有派对站在金曲奖舞台后,音乐圈都在讨论“草东现象”,但那是不是表示独立乐团一旦走红就不再小众,不再独立?草东曾经说过,是社会让他们走红,但他们的姿态永远不变。以独立音乐厂牌的立场,陈升圣认为:“乐团红了,那是它的成功,绝对没问题,每个年代都会有窜红的独立音乐,比方说超脱乐团(Nirvana)就红遍世界。但,我必须做好的是厂牌的角色,守住这个位置,永远关注小众这一块。”

“没事,为什么要探险?是因为活得不耐烦,还是不想就这么活得平平凡凡?”于是,宇宙人为自己设下一场未知的探险,不预设终点,尽可能发现更多可能。藉著参与法国坎城MIDEM唱片展,巡演的第一和第二站分别在坎城和巴黎。
“没事,为什么要探险?是因为活得不耐烦,还是不想就这么活得平平凡凡?”于是,宇宙人为自己设下一场未知的探险,不预设终点,尽可能发现更多可能。藉著参与法国坎城MIDEM唱片展,巡演的第一和第二站分别在坎城和巴黎。

当小众渐成主流 和宇宙人的简短访谈

Q:新加坡因政府支持,表演艺术相对蓬勃,许多表演团体是去新加坡live House演出时顺道来马,对你们来说,如何看待来马表演这件事?对“在大马有多少乐迷”、“谁会来看我们”这些事有多大的好奇?

答:在马来西亚表演对我们来说是一件兴奋的事情,因为就像到未知的地方探险,虽然没有亲自到大马宣传,但还是常会收到大马宇宙友的私讯,希望我们能去表演。至于有多少,当天就知道啦!

Q:出道14年,现在还会听到有人说你们早期的音乐比较indie比较小众,虽然现在的作品也很好听,但以前的有另一种味道。关于“独立音乐就是要不红啊”,你们怎么看?

答:我们的音乐一路不断地成长,自己也吸收到很多新的东西,对我们来说就是专注把当下的感觉很诚实地用音乐、歌词表达出来。当然,因为越来越多歌迷的支持,我们也越有资源把心目中想呈现的做到最好。一路走来,我认为走过的每一步都很值得。所以就我们看来,现在的独立音乐,往后有一天会变成主流音乐。

Q:3个月17个城市的探险计划是怎样决定下来的?为什么是3个月,为什么是这17座城市?所谓“探险”,指的是什么?里面有怎样的意图?

答:3个月跟17个城市不是设定好的数字,但我们想去更多更远的地方。巡回对我们来说就像探险,带著我们最新的表演去各个城市踩点,开阔视野,以及认识新朋友。

Q:演唱会规格的演出和在live house表演毕竟不太一样,会不会有一些不同的安排和设定?可不可以告诉我们,有什么值得期待的地方?

答:我们把在台北大型演唱会的精华都搬到马来西亚了,而且是第一次在大马演出,心情上非常兴奋;再加上场地是在live house,跟大家的距离又更靠近,台上台下的互动一定很直接快速。

Q:有什么话想对大马的乐迷说?同时,独立出生走向主流的你们是否也有话想对本地的独立乐团说?

答:第一次来到大马开唱,很开心可以见到大家,期待跟大家一起party一起嗨!关于玩乐团,我觉得have fun是最重要的,不管是在哪一个阶段,能够乐在其中才能持久,如果遇到了困难低潮,就找出你初学音乐时最爱的歌曲,试著去找回当初音乐带给你的快乐吧!

(贝斯手方Q补充)我之前有过一次在大马表演的经验,那时候是跟Penny戴佩妮一起来的,我是她演唱会的乐手,当时的印象就是马来西亚的观众非常热情,而且全家一起来参加演唱会的观众也不少,不知道这次在台下会不会看到爸爸妈妈带著全家一起来。

热门新闻

阅读全文

独居老人公寓去世11年无人知 房东上门惊见干尸方揭发

阅读全文

受不了顾客态度 日本拉面店拒本国客

阅读全文

华裔少女遭3人霸凌 网传视频要求救人

阅读全文

撞大道分界堤 女司机当场毙命

阅读全文

雪河生水来源受污染发臭 紧急关闭滤水站料7大县区提早制水

阅读全文

任达华出席广州活动遇刺 紧急送院救治

阅读全文
青少年霸凌事件引起关注,被霸凌者的心灵伤害远大于肉体的伤害,受害者往往也会欺负更加弱小的人,形成恶性循环。(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受害者变施暴者 霸凌成恶性循环

阅读全文

梁咏琪现身演唱会 伸手摸郑秀文“蜜桃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