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創作路徑
【教育】創作路徑

【教育】創作路徑

生活 / 教育

最後更新 2017年07月12日 20时00分 • 報導:鄭宇晴

對音樂愛好者來說,除了擁有夢寐以求的頂級樂器,與世界各地音樂愛好者齊聚一堂一起創作,就是最美好的事了。大馬唯一入選為紅牛音樂學院(Red Bull Music Academy,簡稱RBMA)學員的The Venopian Solitude,希望有更多本地人能夠一起參與這場音樂盛會,以便將更多好音樂帶回大馬,改善本地音樂氛圍。

RBMA每年都會從世界各地挑選60名音樂藝術家到特定的國家一同創作、跨流派實驗與合作交流。個人樂團The Venopian Solitude是大馬自2011年引進這個活動以來,第一位被錄取的大馬音樂人。The Venopian Solitude由一名巫裔女生成立,她以Suiko Takahara為藝名,作詞作曲都一手包辦,以創作實驗電子合成音樂為主。見面前,記者先在網絡上搜索了她的資料,發現她的音樂帶有搖滾特質,戴著頭巾的她唱著極具爆發力的音樂,另有一番迷人之處。

The Venopian Solitude(右)正與其他音樂人一起設計破冰活動的音樂。

2016年,她代表大馬到加拿大蒙特婁(Montreal)參加長達兩個星期的RBMA音樂盛會,透過各種之名音樂人講座、實驗工作、激盪創作等,與世界各地的音樂人一起揮灑和實踐自身靈感。「那兩個星期的生活就是上課、創作、再上課、再創作,就連短短的小休時間都是用來創作的。」每一年,RBMA都會邀請音樂界各領域的專才前來進行教學或分享,當時邀來的專才包括加拿大嘻哈先鋒卡蒂諾歐菲瑟(Kardinal Offishall)、龐克教主伊基波普(Iggy Pop)、樂團Bob Marleyand the Wailers的吉他手小馬文(Junior Marvin)等等。錄音室也邀來不少重量級人物,包括著名音樂製作人澤斯布雷斯(Just Blaze)。

继续阅读,请往下滑

相關新聞

相關新聞

設備齊全 音樂天堂

Suiko Takahara笑指,RBMA就像音樂人的天堂,即使是停下不做任何事,只是專心看其他音樂人怎麼創作,還是能從他們身上學到東西。「當然,我們無法忍受『停下來』這件事,因為大家很難得才能聚在一起,相互學習,相互交流,一起創作。」她透露,即便課與課之間只有10分鐘的休息時間,大家都會抓緊時間到工作室練習、創作。

「我現在的感受,就像是從一直用著10令吉的爛耳機,忽然升級到5000令吉的頂級耳機,整個聽覺和感受都不一樣了,可以聽到很多不一樣的細節。」蒙特婁的Phi Centre藝術中心裡,備有11間音樂工作室,讓35名音樂人盡情創作。Suiko Takahara透露,那是設備非常完善的工作室,在大馬租借這類型的工作室,估計每小時需花費180令吉。她說,這個體驗讓她對音樂有了全新的感覺,在創作的時候也會特別注意以前所忽略的細節。

親身體驗「5000令吉的耳機」

在這兩個星期裡,雖然學習了很多東西,但Suiko Takahara也有不少遺憾。「因為我不夠勇敢。」在這個音樂盛會中,大家可以隨意合作、交流,沒有任何的限制,但礙於她自信不足,害怕與別人打交道,錯失了不少交流與合作的好機會。「澤斯布雷斯也曾把我拉進錄音室,要我唱某一首歌,但我說:『我不行的,你還是找別人吧!』」澤斯布雷斯是她仰慕已久的音樂製作人,最終因膽怯而將到手的機會拒於門外。現在回想起這件事,還是讓她懊悔不已。

「現在的自己變得更勇敢。」RBMA的遺憾讓SuikoTakahara成長,也學會與其他人溝通。「The Venopian Solitude是個人樂團,以前我都是一個人創作,不懂也不會聆聽人家的意見。」參加RBMA無疑是一次模擬練習,讓她學習怎麼與其他人一起創作,並且聆聽他人的聲音。「現在我創作之後,都會諮詢樂隊的意見,跟他們商量。」她也鼓勵其他大馬音樂人參與這類型的音樂活動,「它能讓你看到外面的世界到底有多大。」截至今日,她還是會在表演時遇到音響效果非常糟糕的情況。因此她認為,要是有多一些人有類似的經歷,曾遇過「5000令吉的耳機」,就能提升人們對音樂環境的要求,改變大馬的音樂氛圍。

每一名學員都必須在兩個星期的活動中至少獻上一支創作作品。圖為The Venopian Solitude在活動中呈獻個人作品。

錄取條件:誠實對待自己

事實上,Suiko Takahara並非第一次申請便被錄取,被錄取的那年是她第二次遞申請表。「除了交上音樂作品,我們還需要填寫多達19道問題。」她透露,主辦方還會根據申請者的答案來判斷申請者是否適合參與。大馬RBMA負責人表示,所有申請表格都會遞回RBMA總部,由當局作決定,而入選條件有3項:有好音樂、有熱誠、誠實看待自己的人。

「個人的知名度並不影響我們的篩選,主要是你能不能與他人合作,一同創造更美好的音樂。」他也指出,許多人在回答申請表格上的問題時並沒有完全誠實,「或許他們覺得這麼回答看起來會比較酷,但他們不知道,我們要的是可以誠實面對自己的人。」申請表格上的那19道問題是由RBMA與心理學家一起擬定的,主要是為了精闢地瞭解申請者的性格,及其過往的事跡。「其實那些問題一點都不難回答,難就難在你能不能面對自己的過去。」SuikoTakahara坦言,問題雖簡單,但都是關於自身的問題,讓她認真地回想及檢視自己的過去。「我在裡面(問題中)好好地看見了我自己。」

大馬RBMA負責人表示,RBMA的最終目的是為那些相信自己的藝術者打造一個平台。「我們希望可以鼓勵更多人能在音樂上作出獨特表達,讓更多人接觸音樂教育。」並非所有對音樂有熱誠的人都能接觸音樂教育,大家可能基於各種原因而與音樂教育無緣。好比來自電子工程師背景的SuikoTakahara雖然從小熱愛音樂,卻因父親不相信音樂教育,而失去音樂教育的機會。

每一年的RBMA學員總會不停創作,2016年的學員共創造了150首曲子。目前,RBMA官方網站上已經上載了一些當時創造的音樂,有意者可到網站聆聽。

活動開始之前,每名學員都必須作自我介紹,再呈獻為時兩分鐘的作品。

RBMA 2018 20年后重返柏林

1998年,傳奇音樂人傑夫米斯(Jeff Mills)為第一位RBMA的講師,這位底特律出生的電子樂大師選擇在德國柏林的一個倉庫進行講座,因為柏林這個城市對於不同文化的交流以及新穎創作的產生,都抱持著開放的態度,因此讓不同背景的藝術家都能夠自由地發展成長,而整個城市也因為這些藝術家的創作與貢獻而變得益發有生命力。

20年間,整個世界以及柏林都經歷許多轉變,而傑夫米斯的講座課程也在20年間於世界不同城市展開,即使RBMA已在世界各地舉辦,但旅程當中也始終帶有當初柏林的啟發及影響,從音樂學院的講者:德國實驗電音雙人組Modeselektor、「dubtechno」的一代宗師莫里茲(Moritz von Oswald)、柏林頭號DJ迪遜(Dixon)等到參與過的歷屆學員等人,所有人都在柏林的音樂界佔有一席之地。明年慶祝成立20週年之際,RBMA將回到發源地德國柏林盛大展開,廣邀不限專長領域的各界音樂好手報名申請,參與此國際音樂盛事。

當然,在RBMA中不止是永無止盡地創作,學員們也需要適當地休息,才能創造出更好的作品。圖為2016 年RBMA學員到戶外野餐的合照。

即日起,與音樂產業相關的音樂愛好者都可以報名申請參加2018年於柏林舉辦的紅牛音樂學院。從官方網站下載報名表格,于9月4日前填妥交上,並將一段不超過30秒的音樂作品上傳至官網即可。經過主辦單位評審團評選後,正式入選名單將於2018年年初公佈。

官網:www.redbullmusicacademy.com

熱門新聞

更多生活

更多

【汽車】Peugeot 508 運動設計概念車

23日 • 16小时前

【汽車】宝马7系列首亮相 3月日内瓦车展展新技术

23日 • 16小时前

【汽車】消失35年 Mazda RX-7赛车重现

23日 • 16小时前

【汽車】NISSAN x OPUS合推二次电动车电池露营车

23日 • 16小时前

面子書從第三方App蒐個資 非用戶也難逃

23日 • 17小时前

【文學傳燈】謝瑞恩文學筆談 偶爾,我知道詩

23日 • 約24小时前

左起為東禪寺住持有航法師、台灣雕塑家林韋龍、白鋼佛像雕塑家子 問、新馬泰印總住持覺誠法師。

【藝術廊】見佛如見己 妙相般若-子問雕塑藝術展

21日 • 2天前

【兩性】有效相親 何懼錯過對的人

21日 • 約3天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