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視野】3年抗病走冤路 以己為鑑助癌友
陳佳祺非常喜愛小動物,父母在她患病期間,更領養了一隻小狗給她做伴。
【心視野】3年抗病走冤路 以己為鑑助癌友

【心視野】3年抗病走冤路 以己為鑑助癌友

生活 / 心視野

最後更新 2017年11月11日 18时42分 • 報導:林珮璇;攝影:陳啟新

今年28歲的陳佳祺曾是癌症病患,每每回想起那段艱難的抗癌之路,她都會忍不住眼眶泛淚。因為她走過,所以瞭解病患的無助、沮喪,抗癌3年終于擊退病魔,即便帶來視力受損、口齒不清等后遺症,她仍積極面對人生,更希望用所學所會,協助其他癌症病患走出人生的陰霾。

陳佳祺自嘲自己是醫生眼中「不聽話的病人」,因為當被確診患上第二期鼻咽癌時,她抗拒接受西醫治療,反而四處尋找自然療法包括草藥、敦林氣功、原始點、平甩功及中醫。

陳佳祺坦言,自己錯過了接受西醫治療的最佳時期。「因為沒有及時接受治療,讓癌細胞擴展至左臉骨、左眼、左耳等位置,左臉也因腫瘤而腫脹,一度進入病危期。」她說,由於嘴巴開始硬化,難以張開,沒辦法吃固體食物,左邊鼻孔也無法正常呼吸,體重從55公斤急速下降至32公斤,還曾在家暈倒、休克。

由于沒有及時接受治療,陳佳祺體內的癌細胞擴展至左臉骨、左眼、左耳等位置,左臉也因腫瘤而腫脹。

「當時父母立馬送我進醫院,醫生立刻在氣管開了一個小孔幫助呼吸,以及在胃部裝了一個管,以便可以輸進營養液、牛奶等。」在醫院,陳佳祺被醫生罵得狗血淋頭,責怪他為什麼遲遲不願意接受西醫治療,導致病情越來越嚴重。「隨後醫生便轉介我到馬大醫院,接受多達35次的電療及5次化療。」問她,是否後悔當初選擇先嘗試自然療法的決定?因為或許先接受西醫治療,她就不會失去左耳和左眼,嘴巴硬化,導致現在僅能吃流質性的食品。「無論結果是怎樣,必須為自己的決定負責任,沒有後悔的理由。」

「這只小狗還曾經救了我一命。」她指,當時自己走出房門想要上廁所,卻突然昏倒,幸好小狗的吠聲,叫醒了熟睡的父親和男友,經過男友的推拿才甦醒。

采自然療法紓解治療后遺症

她表示,自然療法雖然無法幫助她快速對抗病魔,卻能夠紓解西醫治療帶來的後遺症。「無論是電療還是化療整個過程都非常痛苦,除了靠堅強的意志力,我也透過原始點減輕痛苦,包括食慾不振、精神不好、嘔吐等等。」陳佳祺在化療期間前後打了5支針,在第三次打針,雖然出現嘔吐現象,但情況不算嚴重;過後,再繼續35次電療,但電療的後遺症比化療來得嚴重,包括不停嘔吐,甚至沒胃口。

陳佳祺口中的原始點療法是一個全新的醫學觀念,強調能治療疼痛,以及解除病患身上的病痛,不需要用針,也不必吃藥,只要雙手推揉固定部位,即可達到明顯療效。「姜水、推拿、按推是原始點療法的三大重要療法。」她建議,在使用原始點療法的同時必須搭配西醫治療。或許部分病患對原始點療法抱有質疑,但她不會強迫大家相信。她強調,自己的經驗只適合作為病患們的參考,她沒有權力替任何病人做選擇。「但我願意把我的故事分享給大家知道,讓大家自己去衡量或決定。」

康復至今,陳佳祺已協助約10名癌症病患,雖然數量不多,但對她而言,每個病人就像是她的朋友,大家互相打氣、互相扶持,讓抗病之路不孤單。陳佳祺一般都會透過短訊或上門見面分享自身經驗、知識,包括在抗癌路上,少吃紅肉、選吃白肉,以及醫院點評等。

陳佳祺一般會透過短訊與病人們溝通,瞭解他們的情況,並給予適當的建議。

「我曾被轉介到雪隆一帶數家醫院,所以對於醫院醫生、護士的態度頗有瞭解。」她認為,對於病患而言,醫生、護士的態度非常重要。「雖然醫生擁有豐富的醫藥知識,但身體和健康是屬於病患本身,醫療人員必須也尊重病患,而不是沒有經過病患同意,隨意用藥。」

正如她所言,自己不是一個聽話的病人,她不會像一般病人一樣乖乖跟從醫生囑咐吃藥,反而會花時間上網瞭解每種藥物帶來的副作用。「相比起黃藥水,我覺得這品牌的消毒藥水的成效更好。」這時,她從房間找出了一瓶消毒藥水指出。「這消毒藥水的資料是我在網上找到,過後再自行到藥房購買。」她說,之前因為胃部和氣管位置開了一個洞,所以需要每天自行清理傷口,但發現黃藥水的成效不大,所以才花時間研究其它牌子的消毒藥水。

在一無所知中摸索

「當初我患癌的消息來得太突然,家人毫無準備,也對癌症一無所知,也不知道該如何醫治我。」陳佳祺說,當醫生證實自己患上癌症後,媽媽立刻調整她的飲食,包括從每餐大魚大肉,變成淡而無味的粥水等。「有時並非是病魔纏身而沒有胃口,而是看到那些千篇一律的食物不想吃。」她說,雖然媽媽的出發點是為了她身體狀況,但也必須顧慮她的心情。

她認為,在電療或化療期間,若胃口許可,盡量吃,不要讓體重下降。「因為這樣才能對抗接下來的治療。」她分享,自己在接受化療期間雖然沒有胃口,但她仍堅持進食多種流質食物,包括小麥草、奶粉、營養素、姜水、米糊、豆奶等。「我曾試過一天喝23杯牛奶,體重在一周內飆升8公斤,目前體重已恢復50公斤。」

她續說,在患病期間,曾因為治病療法和媽媽起衝突。「媽媽急著要我嘗試不同的治療方法,對我造成心理負擔、壓力。」因為自己曾走過不少冤枉路,成功戰勝病魔後,她希望可以成為病患們的「指路明燈」,給予病患及病患家人一些心理建設及建議。「雖然我是去幫忙他們(病患),但同樣也必須顧慮他們的心情和感受。」她以自己作為例子,當初患病時,雖然身邊都有很多熱心的親朋戚友想要給予幫助,但她卻只想一個人好好冷靜下來。「我不會刻意去找他們,但只要他們找上我,我都願意協助。」

陳佳祺說,病患一般都會透過朋友的介紹找上他。「我記得第一次是親戚朋友患上癌症,當時該名親戚就找上我,希望我能與病患見面,好讓我以過來人或抗癌勇士的身份鼓勵她。」

對她而言,印象最深刻的是表姐朋友的孩子——一名尚未滿月、患上先天性肝病的嬰兒。「其實我也沒做什麼,只是散發正能量以及分享一些有關原始點的知識,讓嬰兒父母能夠堅持走下去。」目前該名嬰兒已送往台灣就醫,康復情況良好。

雖然陳佳祺是醫生眼中的「不聽話的病人」,但在私低下,她花了不少時間、心思在研究治療知識,現在更把知識分享給其它有需要的病患。

「能自己呼吸的感覺真好」

在2014年3月,陳佳祺發現頸項後方長了一塊硬塊,但她與家人以為只是發熱氣所致,不以為然。直到5月,她開始出現耳水不平衡、嚴重偏頭痛,嗅覺失靈才意識到情況不妙,便到醫院進行身體檢查。「還記得當時報告未出,醫生就已經一口斷定我患上了癌症。」陳佳祺說道。不出所料,報告顯示她患上第二期鼻咽癌。「被宣佈患癌的那一刻,我異常冷靜,反倒是我的父母沒辦法接受。」為了安撫父母的情緒,在患病期間,陳佳祺一直都表現得非常樂觀,即便左臉因腫瘤而腫脹,她也不因此而自卑,只要身體狀況許可,她還會照常出門,甚至和一般少女一樣拍照。

「我不想讓父母擔心。」陳佳祺是家中幼女,父母是在高齡才生下她。她說,每次在最難熬的時刻,都會想著家中年邁的父母。「如果我走了,他們該怎麼辦?」父親陳瑞興今年72歲;母親林碧霞則是66歲,父親早年更因為失足跌樓梯,而導致步行緩慢。或許是她那份孝心成功感動命運之神,賦予她一次重生的機會。在2016年,醫藥報告顯示她體內的癌細胞已獲得控制。「在進行第一次化療後,我發現原本臃腫的左臉已有開始變小的跡象,而且左邊的鼻孔也能自行呼吸了。」她說,還記得當時首先嗅到的是陣陣的花香味。陳佳祺仿彿在鬼門關轉了一圈,讓她感恩說道:「能自己呼吸的感覺真的很好!」

陳佳祺認為,癌友之間需要互相鼓勵,打氣,讓抗癌之路不孤單。

雖然目前的病情已獲得控制,她也重新回到室內設計的工作崗位,但由於仍需要回醫院複診,所以目前還是以自由工作者的身份承接工作。「抗癌成功了,但我現在卻迎來第二個挑戰,那就是化療帶來的後遺症——牙齦萎縮。」她說,如果接受修復手術,擔心會引發癌症復發。「現在還是見步行步吧。」此刻陳佳祺還是面帶笑容說道。

继续阅读,请往下滑

相關新聞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

更多生活

更多

IG保護野生動物 查看相關照片即警告

13日 • 約5小时前

前高層後悔創造面子書

13日 • 9小时前

【強人】革新即時快遞服務 Dodoo Delivery整裝待發

12日 • 一天前

【汽車】Maserati Levante S 汽油版呼嘯抵馬

11日 • 2天前

(攝影:伍信隆)

【心視野】遇見明燈迷途知返 何海山脫離毒海 傳遞改變希望

10日 • 3天前

【兩性調查局】女追男,好不好?

10日 • 3天前

【特寫】何九茶店 一日只賣一主食 無從選擇反受落

9日 • 4天前

數碼貨幣成駭客新目標

8日 • 5天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