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大馬華人的種族沙文主義
【時評】大馬華人的種族沙文主義

【時評】大馬華人的種族沙文主義

評論 / 時評

最後更新 2018年07月24日 19时10分 • 評論: 莊仁傑

2015年的劉蝶廣場的騷亂、去年的羅興亞難民事件、今年變天后的華人部長人數、中文文告、承認統考事件,到最近的華文語音規範與禁說方言等等事件,看似風馬牛不相及,但是背后都指向了同一根源:大馬華人的種族沙文主義。

一些人可能會否認,認為大馬華人並沒像筆者所言般有種族沙文主義。的確,這並非人人都有,但無可否認的,的確有不少華人或多或少有這類傾向。例如認為東南亞和馬來西亞史並無多長歷史,反而中國有五千年歷史;例如認為其他族群比不上華人勤勞和聰明等等。這些都一再指出好些大馬華人或多或少有這種族沙文主義的思維。

種族主義強調以人種、膚色、世系等因素來區分人群,並且認為某個種族比他人優越。種族沙文主義,則是指對自己的種族特別擁護,而對其他種族有偏見和瞧不起,而這常常導致種族歧視,甚至成為了種族滅絕的導火線。

種族界線模糊

继续阅读,请往下滑

相關新聞

相關新聞

但是實際上,種族之間的界線非常模糊。在邊緣地帶,難以區分一個人是什麼族群。例如一個混血兒,要如何界定?又或者一個在華人家庭長大的印度人,應該是印度人還是華人?甚至是華人內部,又如何說得清楚什麼是華人?是按照血統、文化、經濟和政治等來定義,又或者是按照他們(海外華人)的涵化程度(按:涵化是指與當地人趨同,但是仍保留自己的特色)?所以,種族界線如此模糊,我們又怎能如此理直氣壯,說別人比較差呢?

大馬華人的種族沙文主義為何會形成?十九世紀末,新馬華人的族群意識逐漸成形。二十世紀上半葉時,海外華人民族主義因中國的刺激而達到巔峰。1945年之后華人開始轉向本土認同,但是族群意識已經鞏固。隨后因為國陣政府的政策偏差,以及馬來西亞社會內部的爭執等因素,激發出部分大馬華人認為,華人較他人優等,而這也形成了華人的種族沙文主義。時至今日,一些名人即使以各種思想來包裝,但仍然無法跳脫出華人種族沙文主義的思維,認為華人比較好,以及應該在各方面分得更多的份額等等。

常常只看見自己

因此,在多元社會的馬來西亞中,一些抱有種族沙文主義的華人常常只看見自己,而忘了自身與他族長期一起生活,也忘記了其他族群對于同一事件有不同的看法,更別說去瞭解其他族群的看法所蘊藏的社會背景和價值觀等等。此外,這些人也只想要別人理解我們(華人),但是卻不想去理解其他族群。

由于以上原因,導致了華人種族沙文主義者不理解他人困境,甚至採取莫名的仇視態度。例如對在緬甸遭受種族迫害的羅興亞人不但不同情,甚至還認為他們活該。

此外,在一些富爭議性的課題上,也漠視他人的感受。例如中文文告和承認統考事件上,激發了馬來族群的危機感,這些人只認為他人應理解華人的處境,而沒想過為何馬來社群會有如此反應,以及應如何化解他們的憂慮等。同時,有一些更為極端者,對于其他華人的言行不同于他們所認為的「標準」,就大肆批評。最近的華語規範和禁說方言,就是最新一例。

對他人有同理心

要如何破解這些華人種族沙文主義?筆者曾指出,認知自己的思維有問題、對他人有同理心與換位思考,以及從新角度重新講述歷史,都是打造未來的馬來西亞、讓馬來西亞擺脫種族主義思維的方法。同時這些方法,也是用來打破種族沙文主義的好工具。雖然這是個漫長的過程,甚至至少需要一代人的時間,但是卻是值得且必須做的事情。

想到網絡上看過的一個笑話:「長頸鹿的熱咖啡,在流到他的喉嚨時,熱咖啡早就冷掉了。你有想過這個嗎?沒有,因為你只會想到你自己」。放下華人種族沙文主義吧,從當個顧慮到他人的咖啡熱不熱的人開始(即對他人有同理心)。

莊仁傑

莊仁傑
獨立學者,香港中文大學歷史學博士

熱門新聞

更多評論

更多

等不了為安華正名

19日 • 約12小时前

為啥非得安華當首相?

19日 • 約12小时前

張念群的困境

19日 • 約12小时前

利比亞的人道視角

19日 • 約12小时前

【時評】國產車問題與《棉花帝國》

19日 • 約12小时前

國家利益高于家族

19日 • 約12小时前

金融危機與安華政途

18日 • 一天前

要啥有啥,所以懶散

18日 • 一天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