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評】如何化解上世紀種族之爭?
華小、獨中應是華文的學校,這個體系應該是馬來西亞人的 教育,不是單一族群的教育。圖為獨中新生宣誓。
【時評】如何化解上世紀種族之爭?

【時評】如何化解上世紀種族之爭?

評論 / 時評

最後更新 2018年08月11日 18时44分 • 評論: 黃書琪 • 觀念平台

先從近日的教長針對承認統考國會書面回答風波談起,很多人不解,為什麼我直指媒體翻譯出錯。我不是專業翻譯,我的翻譯是長年累月累積下來的經驗而已,無論任何語言轉換成另一個語言,最重要的不是逐字翻譯,而是意譯,逐字翻譯只會讓讀者一讀便知是為翻譯。

我會指出錯誤,是因為一些翻譯者沒有理解前后文。該句子的前文是政府不會匆促做決定,而且,該承諾不在宣言百日新政內;后文是政府將會搜集各方意見。所以,新政府任內針對承認統考做任何決定,都會有完整研究先行。

重點錯放「五年」

可惜的是,大家把重點放在五年。誤讀更嚴重的是以為政府需要花五年時間研究,但教育部長從來沒有說過,這個研究要花五年時間。「五年」所指涉的是「這一屆政府任內」,意即承認統考的決定(不是「研究」)必須(不是「需要」)在五年內完成。一年是在五年之內,兩年也是在五年之內,我們有五年時間,並不表示我們「需要」用上五年才落實。

继续阅读,请往下滑

相關新聞

相關新聞

而在希望聯盟宣言之內,除了百日新政有明確的百日時限,承認統考一直都列在五年期限之內。我知道很多人讀到這邊,馬上就會跳起來說,民主行動黨內某某和某某不是承諾過一換政府就承認,或是一百天內一定可以做到?

那麼,百日達成的意義是什麼?

大家擔心政府跳票。尤其是在野黨煽動馬來民族主義組織反對承認統考,許多人馬上急了,擔心新政府向馬來民族主義低頭。而一般人直覺對抗馬來民族主義的做法,就是繼續以華社尊嚴施壓政府,不能向他們低頭,必須馬上承認統考。

民族主義相對抗

兩個民族主義撞在一起,互相在各自的語言群中比聲量大小。《馬來西亞前鋒報》狠打政府承認統考文憑;中文報則是批評教育部還沒有承認統考文憑,兩個平行的世界各說各話,沒有交集。

問題在于,我們從來不應該用一種民族主義去對抗另一個民族主義。我們要談的統考,不應該是華人的統考文憑,我們要談的獨立中學不應該是華人的中學。華小、獨中應該是華文的學校,統考是華文的文憑,這個體系應該是馬來西亞人的教育,不是單一族群的教育,61所華文獨中可以有非華裔學生,非華裔學生也一樣可以考統考文憑,拿著統考文憑去升學。

談統考、獨中,應該回到教育問題去談。華社認為有一部分馬來社會太過脆弱,一直把馬來語地位、重要性掛在嘴邊,對教育部需要花時間透徹的研究統考感到不滿。

可是,承認一個文憑,本來就應該是學術上的課題。例如,我們決定是否要承認任何一個國家的醫學系文憑,需要經過一定程序,只要通過就可以了。就如A水準文憑(A level)可否申請入學一樣,而目前也並非所有大學都接受A level文憑申請入學。

所以,張念群就任教育部副部長,第一件事就是下令官員開始承認統考的工作,這才發現連教育部官員都對統考充滿誤解,不明白獨中的最新教程,即便是統考從1975年第一屆考到2017年43屆,意味著過去教育部根本沒有比較完整的研究,沒有完整的研究,更沒有共識。

教育部現在要做的決定,不是為了討好任何人,而是確保這是一個被大部分人接受的決定。就算五年、十年后換人作政府,沒有人會輕易以任何種族情緒或尊嚴為由,取消承認統考或更改承認條件。

急促為委屈討公道

可是,有些支持統考的團體認為,連研究都不應該再做了,馬上承認才顯得有誠意。問題是,除了懂得中文的華人知道什麼是統考,就連非中文源流出身的華人都不知道統考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對這一次的統考爭議,更是丈八金剛摸不著腦袋,也就不用談更大的社會群體。

我們給自己設定的目標是,這五年之內,一定會有決定。而且,最好是不要拖到任期下半部,我們就可以完成這項過去從來沒有完成的工作。但是,大家認為一定要百日,沒有一百天內做到,就是向馬來民族主義低頭,就是屈服與懦弱。

這個情緒是怎麼來的呢?我在國會的第一次演講提到,每一個族群都覺得在這片國土受到不公平對待,每個人都期待新政府上台,馬上還自己一個公道,必須是立刻、馬上、沒有多等一秒的公道。

華社所期待的公道寄望在獨中統考文憑是否被承認一事上,任何針對統考文憑的延宕都是對民族尊嚴的傷害。但是,統考為什麼不能回歸教育專業,讓我們用理據來說服所有持不同意見的人,讓承認統考文憑成為一個所有人都接受,日后不能逆轉的決定?

我所期待的新馬來西亞不是一個單一族群的政府,更不是一個相互比較哪個民族搶佔上風的國度;我所期待的新馬來西亞,是一個願意聆聽大家意見甚至尖銳批評的政府,是一個願意開放、兼容並蓄的國度。

需時擺脫種族框架

馬來西亞經歷第一次的政黨輪替,我們並沒有馬上從種族主義的窠臼一蹴而就成為一個大同世界。殘酷的是,我們或多或少都是這個結構的一部分,我們要打破整個結構,不能只是以為政權輪替就可以了,整個馬來西亞社會可能至少要花十年至廿年,才不會再以種族本位去思考問題。

我們跨越了種族主義來到今天這一步,我不會也不想要往回走,統考是在上個世紀國族主義背景下的產物,我們現在做的是,打破上個世紀的設定。政黨輪替的首五年,我們所有人做的事、說的話,將決定50年后的馬來西亞長什麼樣子,往前看還是倒退走。

黃書琪

黃書琪
柔佛居鑾國會議員

熱門新聞

更多評論

更多

示意圖

【龍門陣】黃瑞泰:當心精神傳銷的感召

17日 • 15小时前

示意圖

【龍門陣】林艾萱:我有不吸二手煙權利

17日 • 15小时前

【龍門陣】楊善勇:慈禧喜扮觀音

17日 • 15小时前

【名家】林金樹:民主黨重奪眾議院背景

17日 • 15小时前

示意圖

【名家】萬吉:罪過與罪惡之分

17日 • 15小时前

【群英會】張瑞強:吉打希盟政府的務實財案

16日 • 一天前

【龍門陣】余澎毅:公共交通月票

16日 • 一天前

【龍門陣】楊善勇:你七七八八,他一臉錯愕

16日 • 一天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