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門陣】林宏祥:強人領導
【龍門陣】林宏祥:強人領導

【龍門陣】林宏祥:強人領導

評論 / 龙门阵

最後更新 2018年12月18日 10时48分 • 評論: 林宏祥 • 觀念平台

喜歡與否,晚近40年,馬來人政治舞台上,都離不開馬哈迪、安華、哈迪阿旺,以及2015年逝世的聶阿茲。這些領袖都以各自的魅力與光環,建立本身的領導權威;再以個人意志駕馭國家機關、政黨方向,馳騁政壇數十年,受追隨者擁護。

先說安華——1998年遭罷黜下野,后隔著鐵窗發出號令,將街頭力量引進公正黨。創立初期的公正黨可謂烏合之眾——巫統失意分子、ABIM(伊斯蘭青年運動組織)領袖、社運人士,左傾的活躍分子等帶著各自的理念、議程入黨。每一次黨選都是各派系的一次角力——向左、靠右或往中間,更「民族主義」、更「伊斯蘭主義」,或擁抱「多元」,是掌權之前的理念之爭。

儘管派系之間各有勝負,分歧不斷,在不同階段出現各異的矛盾,黨內卻幾乎一致對安華的領導深具信心,相信只要安華在,公正黨就不會背棄自己的理念。公正黨對新經濟政策的立場、對阿拉字眼爭議的看法、對王室的態度,更多時候是安華說了算。而安華也憑著個人的犧牲佔據道德制高點,撐住公正黨將近二十年。

轉態擁抱巫統

继续阅读,请往下滑

相關新聞

相關新聞

至于伊黨的哈迪阿旺與聶阿茲,時分時合,充滿張力。1980年代的哈迪訓誡(Amanat Hadi),在巫統與伊黨支持者之間埋下仇恨,數十年后哈迪轉態擁抱巫統,支持者似乎適應得還可以。聶阿茲本是保守宗教師,2008年「308政治海嘯」洗禮后,以溫和、包容形象面向全民,傳統支持者亦欣然接受。

有趣的是,晚近10年,這兩個元老對巫統截然不同的態度,左右著伊黨的方向。我們不妨設想:若2015年逝世的不是聶阿茲,伊黨今天恐怕會是另一個樣貌。我們甚至可以大膽假設:由聶老罩住的「溫和改革派」在同年黨選中不會連根拔起,民聯就不會解散。《華爾街日報》7月2日揭露納吉26億醜聞后,保有原來實力的民聯就有條件主導對抗納吉的力量,接下來的歷史恐怕就要改寫了。

15年后東山再起

而曾經掌權22年的馬哈迪,則用國家機關打造自己的權威,讓自己大權旁落后,還在馬來人社會發揮影響力,15年后東山再起。馬哈迪不掩飾自己是馬來民族主義者,但他對馬來統治者態度堅決,甚至不惜對抗王室。馬哈迪走不出「馬來人貧窮、華裔富有」刻板印象的舊觀念,擺出一副對馬來人「愛之深責之切」的態度,巧妙延續了馬來人優先的「扶弱政策」。

比較弔詭的是,由于「馬來民族主義」形象根深蒂固,馬哈迪在509變天后撐得住壓力,委非馬來人穆斯林出任財政部長、總檢察長、聯邦法院首席大法官等要職。

四個人物在晚近40年, 存在微妙的互動。1982年,馬哈迪邀安華加入巫統,聯抗伊黨。1998年,馬哈迪罷黜安華,下野后的安華結合伊黨勢力,共抗馬哈迪—巫統。直到2018年,馬哈迪再度與安華聯手,而伊黨則站到希盟對立面,惟此時此刻的馬哈迪與安華,都已在巫統之外。

可以想像,未來五年,本地政治的起伏波動,還是離不開這三人的博弈。這個世代之后的領袖,如阿末扎希、末沙布、端依布拉欣、阿茲敏等,都沒有如馬哈迪、安華、哈迪、聶阿茲的特質、高度與威望。未來領導團隊的建立、社會共識的打造、國家制度的建設因此變得重要。

這個社會有必要也終將告別強人領導,只是如果強人離開之前政黨還是烏合之眾、社會分歧與矛盾日益擴大、崩壞的制度沒來得及修復,我們又會在強人走后在亂局中,緬懷強人。

林宏祥

林宏祥
大同工作室執行主任

熱門新聞

更多評論

更多

我國的無障礙政策,主要著眼于無障礙設施與相關知識的普及。圖為雪州莎阿南設有無障礙措施的巴士站。

【東方文薈】潘怡潔:重新面對障礙社群

24日 • 約3小时前

【東方文薈】葉佩詩:聽覺

24日 • 約3小时前

【東方文薈】李慧珊:暴力事件的牢籠─談利他主義弱化現象

24日 • 約3小时前

【八方論見】林春發:日子難過,也要微笑─夢見星雲大師感悟

24日 • 約3小时前

【龍門陣】林艾萱: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

23日 • 一天前

示意圖

【龍門陣】黃瑞泰:何謂好老師?

23日 • 一天前

【龍門陣】楊善勇:撥款制度,意思意思

23日 • 一天前

以宗教之名介入政治論戰,將帶來很大的影響。圖為我國最大清真寺,位于莎阿南的蘇丹沙拉胡丁清真寺。

【名家】萬吉:以宗教之名撒謊

23日 • 一天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