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对音乐爱好者来说,除了拥有梦寐以求的顶级乐器,与世界各地音乐爱好者齐聚一堂一起创作,就是最美好的事了。大马唯一入选为红牛音乐学院(Red Bull Music Academy,简称RBMA)学员的The Venopian Solitude,希望有更多本地人能够一起参与这场音乐盛会,以便将更多好音乐带回大马,改善本地音乐氛围。

RBMA每年都会从世界各地挑选60名音乐艺术家到特定的国家一同创作、跨流派实验与合作交流。个人乐团The Venopian Solitude是大马自2011年引进这个活动以来,第一位被录取的大马音乐人。The Venopian Solitude由一名巫裔女生成立,她以Suiko Takahara为艺名,作词作曲都一手包办,以创作实验电子合成音乐为主。见面前,记者先在网络上搜索了她的资料,发现她的音乐带有摇滚特质,戴著头巾的她唱著极具爆发力的音乐,另有一番迷人之处。

The Venopian Solitude(右)正与其他音乐人一起设计破冰活动的音乐。
The Venopian Solitude(右)正与其他音乐人一起设计破冰活动的音乐。

2016年,她代表大马到加拿大蒙特娄(Montreal)参加长达两个星期的RBMA音乐盛会,透过各种之名音乐人讲座、实验工作、激荡创作等,与世界各地的音乐人一起挥洒和实践自身灵感。“那两个星期的生活就是上课、创作、再上课、再创作,就连短短的小休时间都是用来创作的。”每一年,RBMA都会邀请音乐界各领域的专才前来进行教学或分享,当时邀来的专才包括加拿大嘻哈先锋卡蒂诺欧菲瑟(Kardinal Offishall)、庞克教主伊基波普(Iggy Pop)、乐团Bob Marleyand the Wailers的吉他手小马文(Junior Marvin)等等。录音室也邀来不少重量级人物,包括著名音乐制作人泽斯布雷斯(Just Blaze)。

设备齐全 音乐天堂

Advertisement

Suiko Takahara笑指,RBMA就像音乐人的天堂,即使是停下不做任何事,只是专心看其他音乐人怎么创作,还是能从他们身上学到东西。“当然,我们无法忍受‘停下来’这件事,因为大家很难得才能聚在一起,相互学习,相互交流,一起创作。”她透露,即便课与课之间只有10分钟的休息时间,大家都会抓紧时间到工作室练习、创作。

“我现在的感受,就像是从一直用著10令吉的烂耳机,忽然升级到5000令吉的顶级耳机,整个听觉和感受都不一样了,可以听到很多不一样的细节。”蒙特娄的Phi Centre艺术中心里,备有11间音乐工作室,让35名音乐人尽情创作。Suiko Takahara透露,那是设备非常完善的工作室,在大马租借这类型的工作室,估计每小时需花费180令吉。她说,这个体验让她对音乐有了全新的感觉,在创作的时候也会特别注意以前所忽略的细节。

亲身体验“5000令吉的耳机”

在这两个星期里,虽然学习了很多东西,但Suiko Takahara也有不少遗憾。“因为我不够勇敢。”在这个音乐盛会中,大家可以随意合作、交流,没有任何的限制,但碍于她自信不足,害怕与别人打交道,错失了不少交流与合作的好机会。“泽斯布雷斯也曾把我拉进录音室,要我唱某一首歌,但我说:‘我不行的,你还是找别人吧!’”泽斯布雷斯是她仰慕已久的音乐制作人,最终因胆怯而将到手的机会拒于门外。现在回想起这件事,还是让她懊悔不已。

“现在的自己变得更勇敢。”RBMA的遗憾让SuikoTakahara成长,也学会与其他人沟通。“The Venopian Solitude是个人乐团,以前我都是一个人创作,不懂也不会聆听人家的意见。”参加RBMA无疑是一次模拟练习,让她学习怎么与其他人一起创作,并且聆听他人的声音。“现在我创作之后,都会谘询乐队的意见,跟他们商量。”她也鼓励其他大马音乐人参与这类型的音乐活动,“它能让你看到外面的世界到底有多大。”截至今日,她还是会在表演时遇到音响效果非常糟糕的情况。因此她认为,要是有多一些人有类似的经历,曾遇过“5000令吉的耳机”,就能提升人们对音乐环境的要求,改变大马的音乐氛围。

每一名学员都必须在两个星期的活动中至少献上一支创作作品。图为The Venopian Solitude在活动中呈献个人作品。
每一名学员都必须在两个星期的活动中至少献上一支创作作品。图为The Venopian Solitude在活动中呈献个人作品。

录取条件:诚实对待自己

事实上,Suiko Takahara并非第一次申请便被录取,被录取的那年是她第二次递申请表。“除了交上音乐作品,我们还需要填写多达19道问题。”她透露,主办方还会根据申请者的答案来判断申请者是否适合参与。大马RBMA负责人表示,所有申请表格都会递回RBMA总部,由当局作决定,而入选条件有3项:有好音乐、有热诚、诚实看待自己的人。

“个人的知名度并不影响我们的筛选,主要是你能不能与他人合作,一同创造更美好的音乐。”他也指出,许多人在回答申请表格上的问题时并没有完全诚实,“或许他们觉得这么回答看起来会比较酷,但他们不知道,我们要的是可以诚实面对自己的人。”申请表格上的那19道问题是由RBMA与心理学家一起拟定的,主要是为了精辟地了解申请者的性格,及其过往的事迹。“其实那些问题一点都不难回答,难就难在你能不能面对自己的过去。”SuikoTakahara坦言,问题虽简单,但都是关于自身的问题,让她认真地回想及检视自己的过去。“我在里面(问题中)好好地看见了我自己。”

大马RBMA负责人表示,RBMA的最终目的是为那些相信自己的艺术者打造一个平台。“我们希望可以鼓励更多人能在音乐上作出独特表达,让更多人接触音乐教育。”并非所有对音乐有热诚的人都能接触音乐教育,大家可能基于各种原因而与音乐教育无缘。好比来自电子工程师背景的SuikoTakahara虽然从小热爱音乐,却因父亲不相信音乐教育,而失去音乐教育的机会。

每一年的RBMA学员总会不停创作,2016年的学员共创造了150首曲子。目前,RBMA官方网站上已经上载了一些当时创造的音乐,有意者可到网站聆听。

活动开始之前,每名学员都必须作自我介绍,再呈献为时两分钟的作品。
活动开始之前,每名学员都必须作自我介绍,再呈献为时两分钟的作品。

RBMA 2018 20年后重返柏林

1998年,传奇音乐人杰夫米斯(Jeff Mills)为第一位RBMA的讲师,这位底特律出生的电子乐大师选择在德国柏林的一个仓库进行讲座,因为柏林这个城市对于不同文化的交流以及新颖创作的产生,都抱持著开放的态度,因此让不同背景的艺术家都能够自由地发展成长,而整个城市也因为这些艺术家的创作与贡献而变得益发有生命力。

20年间,整个世界以及柏林都经历许多转变,而杰夫米斯的讲座课程也在20年间于世界不同城市展开,即使RBMA已在世界各地举办,但旅程当中也始终带有当初柏林的启发及影响,从音乐学院的讲者:德国实验电音双人组Modeselektor、“dubtechno”的一代宗师莫里兹(Moritz von Oswald)、柏林头号DJ迪逊(Dixon)等到参与过的历届学员等人,所有人都在柏林的音乐界占有一席之地。明年庆祝成立20周年之际,RBMA将回到发源地德国柏林盛大展开,广邀不限专长领域的各界音乐好手报名申请,参与此国际音乐盛事。

当然,在RBMA中不止是永无止尽地创作,学员们也需要适当地休息,才能创造出更好的作品。图为2016 年RBMA学员到户外野餐的合照。
当然,在RBMA中不止是永无止尽地创作,学员们也需要适当地休息,才能创造出更好的作品。图为2016 年RBMA学员到户外野餐的合照。

即日起,与音乐产业相关的音乐爱好者都可以报名申请参加2018年于柏林举办的红牛音乐学院。从官方网站下载报名表格,于9月4日前填妥交上,并将一段不超过30秒的音乐作品上传至官网即可。经过主办单位评审团评选后,正式入选名单将于2018年年初公布。

官网:www.redbullmusicacademy.com

热门新闻

阅读全文

陈茵媺陈豪拍拖过二人世界 晒出甜蜜合照

阅读全文
闻讯而来的消拯人员合力将被夹毙在车内的两名死者遗体移出。

轿车失控撞大树 2女当场伤重身亡

阅读全文

交往12年 巨石强森宣布结婚

阅读全文

女子开车经过地下道 被女儿一句话吓呆火速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