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近日,一个把孩子送到华小的友族父亲,跑到霸级市场贩售酒精饮料的地方羞辱销售人员。默迪卡民调中心从调查中发现马来西亚的宗教极端主义发展已经达到令人担忧的程度。而在《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ICERD)议题上,也引起包括伊党、巫统等种族主义色彩鲜明的政党及非政府组织的反对,更准备发动游行示威反对签署相关公约。以上事件都是我国社会中不同族群之间彼此互动与沟通不良下的结果,这数十年来马来西亚的跨族互动与沟通到底发生什么事?

族群、宗教和政治搅和在一起是马来西亚社会的一个重要特色,其中千丝万缕是无法很精简的说清楚讲明白。在过去国阵执政时期,这国家很多涉及宗教、族群和政治的课题都被定为敏感课题,造成不少可以讨论、应该讨论的问题在政治操作下被轻描淡写的覆盖掉。

调整意识形态需时日

民众是不会抱著疑问生活,而是会从自己的经验、社交圈子等寻找较为合理的答案,这往往就是各种偏见、误解的由来,在缺乏跨族群互相讨论沟通情况下,这些似是而非的答案就此埋藏在大家的心中,上一代传给下一代,不断地复制、加强、矛盾误会越来越深,隔阂越来越大。

联邦宪法153条文、马共、新经济政策、513事件等等都属于这类范畴,这些是属于全民需要关注的议题,只是特定政治压力下,媒体、学校以及社会各界各领域都约定俗成的禁止讨论与这些范畴相关的课题,因为任何公开讨论、评论都会有严重的后果。因此数十年的发展下,导致华人对这个议题有一套属于华人的诠释,马来人则有马来人对相关问题的看法,彼此间的认知差距非常的大,也是族群矛盾所在,是我国社会与族群关系的未爆弹,只要在别有居心者操作下,就会造成很严重的矛盾与冲突。

Advertisement

在民主政治中,一个基本精神是没有课题是不能被讨论,没有任何事情是不能被挑战的,其中关键是如何将问题精准的摊开,以及如何带领社会各界讨论,各说各话已经不能让马来西亚社会迈向更美好的明天,今年的政党轮替便说明我们已经受够国阵60馀年意识形态的枷锁,只是在已经充满矛盾的今天,如何将问题摊开来共同讨论需要大家的智慧。

社会意识形态和族群关系的改变不能像经济指标般立竿见影,也不像是各种工程发展建设般,只要跟著建设蓝图就能够完成,这种工作是难以预设一个特定的时间内完成,这方面的调整需要教育界、媒体界、政治界和宗教界等方面的配合,且也会受各种社会、经济变化影响,变数极大,是执政者最大的难题,也是最急迫需要处理的部分。

在资本主义社会中,经济是推动整个国家发展很重要的一个环节,但经济的发展受到意识形态、族群关系等社会框架直接的影响,两者环环相扣。希望执政当局能够在这方面有一个长远的计划,改变今天充满误解和矛盾的族群关系,打破一个国家、一个社会,个别族群各自表述的局面,推动马来西亚的社会与经济共同迈向新的纪元,否则就是不断在国阵过去的局限中打转,那政党轮替就毫无意义了。

黄瑞泰

独中老师、隆雪华堂文教委员

热门新闻

阅读全文

陈茵媺陈豪拍拖过二人世界 晒出甜蜜合照

阅读全文
闻讯而来的消拯人员合力将被夹毙在车内的两名死者遗体移出。

轿车失控撞大树 2女当场伤重身亡

阅读全文

交往12年 巨石强森宣布结婚

阅读全文

女子开车经过地下道 被女儿一句话吓呆火速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