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去年国会下议院一口气的成立了六个特别遴选委员会,其中包括法案特委会,财政预算案特委会,国防及内政特委会,人权及性别平等特委会,州和联邦关系特委会,及公共领域高阶官员委任特委会等等。

虽然国会所作出的改变显示著其有意要通过这些委员会的成立,来进一步改革我国多年来偏重于行政部门的权力,以监督政府的运作。但此次拉蒂法受委反贪会首席专员一案,却赤裸裸的展现出这些委员会其实没有法律效应,也不受到政府的重视。因此,这也就衍生出了几个问题,并让人开始质疑政府对于国会改革的诚意。

特委会有名无实

第一点,既然国会早已经成立了高阶官员委任特委会,那为何首相选择不事先与该委员会讨论,根据程序首相应该先通过委员会来委任公共领域高官,或至少先通知该委员会政府所要委任的人选,否则的话,高阶官员委任特委会其实如同形同虚设,有名无实。

此外,虽然国会改革需要修宪来完成,而在现阶段希盟确实没有国会2/3的多数议席,不过首相其实依然可以在咨询了高阶官员委任特委会的情况下,才选择对外公布委任,而非取巧的以此为借口,特意绕过国会,并依旧沿用过去国阵政府时期的首相绝对委任权,这点确确实实的与希盟所答应的国会改革背道而驰了。

Advertisement

第二点,国会改革乃是新政府所承诺下必须要去达到的其中一个大目标和方向,但如今首相却因为没有国会的2/3多数的议席优势而选择去推迟这项改革是非常让人匪夷所思的。

改革只有开头

既然政府早已知道了国会改革修宪需要2/3的国会议员支持,那么政府就更应该去向国会各个政党包括在野党协商,并说服他们支持修宪。虽然在野党会否支持依然是个未知数,不过政府若能借此机会逼迫在野党对于国会改革修宪一案表态,便能有一线的机会通过。而且对于加强监督国会和政府的职责本来就是在野党所应该做的,因此若政府愿意把国会改革的修宪提案呈上国会通过,其结果未必是不可行的。

第三点,政府在过去任意委任政治人物出任官联公司主席和董事的事件已经是让人民非议,而如今却直接的委任身为政党理事的拉蒂法出任反贪会首席专员一事,更是打开了政治委任政府公共领域高官的缺口。政府公务员就如同在司法系统中的法官和执法系统的警察等等,都必须要保持著高度的独立和政治中立,以免受到影响,也避免因为利益问题而丧失公信力。

因此,本次委任拉蒂法所掀起的风波除了委任的程序不恰当之外,更是首相和政府再一次的违背了其不会任意委任政治人物成为公共领域高官的承诺。相比起其他国家和地区如美国,英国,韩国和台湾等,国会委员会必须要拥有实权才能真正的去达到监督政府和提升国会素质。

我国国会的改革,只拥有了一个美丽的开头,却没有继续去落实改革议程,如果政府只给予委员会机会讨论和做出报告,但却没有给于委员会真正的实权,那国会改革只会沦为空谈,没有牙齿的纸老虎,又如何能去说服人民来相信新政府的改革决心呢?

林志权

多媒体大学法律系学生

热门新闻

阅读全文
(图取自网络)

20岁女网红“进厂维修”33次 小孩样貌曝光引网民热议

阅读全文

神隐7个月终现身 黄心颖IG喊“我好怕”

阅读全文

闪嫁大19岁富翁 貌美女星坚信是真爱

阅读全文

杨卓娜爆料造人成功? 杨怡谦仔回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