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初见郭全强先生,我在中学。听他在海南会馆的演讲,造句典雅,中文道地;风度矜贵,大气磅礴。怎么揣摩,试图亦步亦趋,可也学不来。毕竟是逗留重庆多年,曾经入读南开中学和北京大学,学历的精彩,学养之丰盛,尽在其中。

是名极一时的海南望族。先祖郭巨川和令叔公镜川,皆是二战前后的琼帮侨领。代表海南族群签交奉纳金正是另名郭新的镜川先生。郭先生令尊开基,曾是柔佛马华州联委财政,叔叔郭开东则为芙蓉国会议员。

郭家和巫统的胡先翁家族是世交。全强先生令大姐爱莲女士,和前首相胡先翁同在林肯法学院读书。因为这桩渊源,当年大选诉求之事,时任巫青团长希山和郭先生会面还叫了一声Uncle。

家世尽管如此显赫,全强先生一家人待人好礼,不论富有和清贫,态度始终如一。对长者言,晚辈起立,毕恭毕敬;语毕,必然退后几步,这才转身。家教谦恭,像极满清朝廷的礼数了。

郭先生也是这样,开口称呼同乡,总是客客气气,尊之以兄,没有沾上一丝的公子骄气。不论任职海南总会,还是身在华教,他处处流露清贵的气质,也处处显见过人的担当。

Advertisement

风声鹤唳的岁月,郭全强先生晚年回忆,没有遮掩心情的忐忑不安:“遇到这样的事情压力很大,精神紧张,几天甚至整个月都睡不著,晚上听到汽车声响,会担心是不是当局来抓人了。”

应记者所询,他还坦言当时“本身也已做好打算,随时准备好高血压的药、牙膏等物品,一旦被捉,就带著走了”。所幸天生好德,终究佑之以平安。可惜,九十大寿的大关他其实没有跨过,统考的认证他亦不能见证,唯有家祭无忘告乃翁了。

杨善勇

时评人,著有《MH370X档案》(吉隆坡:大将,2014)、《党领导不想提的50道问题》(吉隆坡:大将,2015)、《老马红烧一个马来西亚:马哈迪医生秘藏42道政治食谱》(吉隆坡:大将,2016)、《马来西亚经济惨后忧郁症》(吉隆坡:大将,2017)。

热门新闻

阅读全文

男子听不懂英文竟行凶 女子赤裸惨成无头尸

阅读全文

16岁儿子“搞出人命” 38岁年轻奶奶辞工照顾孙子

阅读全文

夜店遭下药全身发热 朋友灌冰水救女子

阅读全文
(示意图)

兽父瞎编“清洁下体” 6年蹂躏亲生女696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