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马来亚共产党总书记陈平的骨灰被运回国,并分别撒入红土坎和中央山脉一事近日曝光,朝野和民间引起掀然大波。而凡涉及马共议题,坊间舆论必将成为两极化甚至非理性,少数族群如华裔会站在同情的层面,而马来穆斯林则大加攻伐,近来内政部和警方已援引刑事法彻查相关人士,为不平静的我国增添更多的不稳定局面。

陈平生前遗愿是重返马来西亚,却直到2013年逝世仍无法得偿所愿。吊诡的是,马共的马来领导人如已故的拉昔迈丁;党主席阿都拉西迪等在此之前却能多次往返回国探亲,由此可见我国政府向来持双重标准,一般只针对马共华裔领导人而言,对马共马来领导人却抱持宽容态度。

所以“共产主义”等推辞都是无稽之谈,主要还是以种族思维论事。陈平生前多次欲申请回乡扫墓和探亲等皆失败,实在不得其解,我国即便当年已签订和平协议,虽不尽一纸空谈,然却一贯秉持两种标准。

1989年12月2日,我国、泰国政府与马共游击队签署了《合艾和平协议》,结束了马泰边区的共产党武装,泰国当局按照协议建立了安置的和平村、也赋予恢复原籍或为非公民的游击队员申请泰国国籍等。我国方面,虽也同意有意愿回国定居的前大马公民获准返马定居,非公民者若愿意亦可获准在大马居住,帮助他们重新开始和平生活,而且还明文保障他们的公民权益等。

妖魔化马共

Advertisement

所以返马的老战士组织联谊会和出版相关各类书籍公开贩售,并未有违反我国宪法和法律,但一般得看流传和反应程度如何,好比2017年内政部查禁的书目中,华巫双语的《光辉的历程1930-1980》一书就被指“宣扬共产主义思想,并含有激进思想和共产主义议程”。

正如学者魏月萍<马来马共的历史论述与制约>一文所述,马共被“族群化”为华人政党以及被视为是华人政治斗争的表达,形成“马共都是华人”的社会想像。所以被妖魔化的马共,也形同“马共=华人”般的妖魔化,此类历史认知和论述思维等,一直普遍深植在我国国人,尤其是马来穆斯林的主观和偏颇中;久而久之则演变为简单的二元论,即参与保卫国家的军人被认为都是马来人,相反的,马共内都是华人,此类舆论比比皆是、不堪入目,近日在网上的极端言论更是如此。

我国华裔军人的牺牲与贡献彷如被弃置一旁,不少学者为马共历史争取公平正义,却往往忽略了其他族裔军人为国捐躯的血泪和心酸史,毕竟他们的遭遇分别夹杂在官方的种族论述和马共论述史观中间,而撕裂的族群意识又分别拥护各端,以致被淡忘和淹没。

陈平骨灰事件,笔者是抱持乐观态度的,这起事件或多或少将迫使新政府去正视历史和考量他们如何完善处理矛盾的能耐度。事到如今,将问题统统扫入地毯里或要禁止人们去质疑历史正确性已非解决问题的首要办法。鲁迅有云:“我们必须敢于正视,然后才望敢想、敢说、敢做、敢当”,没有政治担当且回避历史问题的政府,莫再重提希望,可以休矣!

陈海德

自由撰稿人

热门新闻

阅读全文

男子听不懂英文竟行凶 女子赤裸惨成无头尸

阅读全文

16岁儿子“搞出人命” 38岁年轻奶奶辞工照顾孙子

阅读全文

夜店遭下药全身发热 朋友灌冰水救女子

阅读全文
(示意图)

兽父瞎编“清洁下体” 6年蹂躏亲生女696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