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人口有多少?根据统计局发表的2016年人口概况。2016年大马的总人口是3170万;其中,非公民占10.3%,即约327万人。公民人口占89.7%,即约2840万人。在这2840万中,马来人及其他土著占68.6%,华人占23.4%,即约665万人,印裔则占7%,约199万人。

此处的23.4%,是指占公民人口中的占比,而非总人口中的占比(即741万人)。显见,谈华人人口在各族的人口占比,得区分,是指总人口,抑或是公民人口中的占比。按统计局的预测,到了2040年,华人人口会升到约710万人。伸言之,尽管华人人口在公民人口中的占比在递减,可其绝对额,还是会在2040年时递增而非递减。

历史地看,虽然早在马六甲王朝(1400-1511)、葡萄牙(1511-1641)及荷兰人(1641-1824)统治马六甲时期,便已有华人在本地活跃;惜,并无数字提及究竟有多少人。至到英人进驻槟岛(1786)、新加坡(1819)及马六甲时,方有较可靠的人数记录。

华裔人口稳步增长

惟华人大量进驻马来半岛,还是1840年代鸦片战争后的事。自19世纪中期,华人主要活跃于森美兰、雪兰莪、霹雳州及新山一带。就人口而言,在1911年,马来亚华人总数有约94万人,1921年是85万、1931年是128万、1941年是236万。只是1946年后,新加坡成为英国的直属皇家殖民地,华人人数也减至1947年的188万人。1957年独立时,华人人口共有233万;1970年升至311万,1980年是441万,而1991年则是502万,2000年是569万,及2010年为639万人。

可见,自20世纪初期以来,华人人口呈稳步增长趋势。只是,在人口占比中,则呈下跌趋势。

整体上言,在1911-1980期间,华人占比均在30%以上。在1957年独立时,还占有37%之高。之所以,主因在于,华人的高生育率,如在1957年,平均每一育龄女性(15-49岁)一生中生7.4人,可到了2014年,则跌至1.4人。从7.4跌到1.4,跌幅确实惊人,惟这也不是华人独有的现象。日台韩港新,也有同样趋势。当前,台湾女性甚至只生0.9人,日本人口则出现死多生少的人口递减趋势。

学界一般用生育转型论(FertilityTransitionTheory)来解释这趋势,即教育的普及;女性进入职场,经济独立与享有了更大的发言权;科技的进步,使避孕、节育便利;育人成本的上升;婚姻观念的改变,如迟婚迟育或不婚不育;较注重贵精不贵多的优先优育观等。

政策钝化生育意愿

社会学或社会心理学者,则倾向于用个体化或自我化(Individualization)来解读这趋势;也就是,随著城镇化与经济型态的转型,人的自我意识会趋强,也较不受传统的约束。这个脱传统化的个体化过程,会让人更强调个人的权利、利益、享受,而非义务与牺牲。

除了15-49岁女性生育率跌破生育替代水平(即每一位女性一生得生育2.1人,才可维持人口水平),公共政策如新经济政策,或多或少也有钝化华人生育意愿与促进华人人口外流的作用。据知,只是新加坡便吸纳了上百万大马华人!

华人人口占比自1991年的28%,逐步下跌到2000年的26%及2010年的24.5%,或多或少会冲击到华人的政治力量;惟,公民人口而言,在2040年时,依然可能维持近20%左右。另外,马来人生育率也因高度城镇化等因素,而有所下跌,到2040年,也可能仅占近60%。

其实,从1931-1980年,马来人在总公民人口的占比均不到50%,到1991年,才达到50%,到2010年,才升到54.5%。2016年,马来人及土著虽占公民人口的68.6%;可其中,东马土著也占了约13%,即马来人占约55%。

从人口分布的角度看,华人相对集中于几个较发达的州,如在2010年人口调查中,华人在槟城占45%,吉隆坡占43%,柔佛33%,霹雳30%,雪州与马六甲各占28%,森美兰23%。也因为多聚居于较发达的州,华人的月均家庭收入,也占各族之首,如在2014年的家庭月均收入中,华人是7666令吉,远高于土著的5548令吉及印裔的4246令吉(整体为6141令吉)。

其三,华人的预期寿命也是各族之首,如在2013年,大马人的预期寿命是男72岁,女77岁,可华人却是男74岁,女79岁。也因此,华人的人口老化也较各族严重。

在2010年,大马的60岁或以上人口占约7%,可华人却高达12%;远高于马来人及其他土著的6%。概括而言,华人人口有长寿化、高龄化与少子化三个特点。这在一定程度上,也与华人的高城镇化相关,如在2010年,华人的城镇化高达85.9%,远高于他族,而马来人仅是56.7%,其他土著只有34%。

这个高城镇化,也使华人的注册选民人数中占约29%,高于其人口比率24%。毕竟,城镇较便利,也较易投票;只是,这个较高比率,却被选区划分抵消掉。

坚持华教基本人权

最后,应该一提的是,虽然自1950年代中期以来,华人在意识上或政治认同上,已从落叶归根的华侨,转型为落地生根的华人(或许,更正确地说,应是华族EthnicChinese),可也应认识到,政治或国家认同与文化或语文认同,是可以区别对待的。故,华族坚持华教是种基本人权,不必与中国相关。此外,华族内部也非铁板一块。

从宗教的角度看,在2010年,有76%的华族自认是佛教徒,9.5%是基督教徒及1%是穆斯林。只是,由于华人盛行民间宗教,大体上是多重信仰者,而非知、信、行、诚的佛教徒。

从籍贯的角度看,估计华族中有约37%为闽南人、20%为客家人、19%为广府人,以及9%为潮州人,近5%是福州人及其他。从教育源流背景看,早期的华人有英教与华教生之别;可今天,超过90%的华人均进入华小。基本上,华语已成了华人的共同语。尽管,进入中学阶段,有约10%进入独中,20%进入华中,余者约70%进入国中,可他们在语言沟通上可说是无障碍。

此外,由于在认知上觉得是大马公共政策的被歧视者,华族在政治上表现出颇高的一致性,希望能改变现状,明天会更好。因为,他们已情归斯土斯民。

孙和声

时事评论人

热门新闻

阅读全文

与宋仲基离婚 宋慧乔出声回应了!

阅读全文

被笑像张庭奶奶 59岁林瑞阳12天甩5公斤

阅读全文

乘客包包遗留车上 Grab司机占为己有

阅读全文

全力打黑扫黄反赌 警方锁定9042人

阅读全文

国家元首施援手 车祸事主又惊又喜

阅读全文

震惊! 宋慧乔、宋仲基确定离婚

阅读全文

强暴分尸中国女学生 凶嫌罪成或判死刑

阅读全文

叫老师“阿倌”被鞭 女生母亲销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