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政府处理莱纳斯稀土厂的态度和立场反复不定,四党不协调,缺乏共识,已经令民众失去耐心,冲击人民对希盟的信心。

首相马哈迪发表,一旦莱纳斯提呈兴建永久废料储存槽(PDF)之后,稀土厂将能继续运作,目前等待莱纳斯废料处理提案。

有消息说,内阁在7月3 1日会议已决定,取消莱纳斯须把废料运出国的要求,不过没有正式更新其执照,而是延长莱纳斯的营运期限6个月。如果消息属实,这是另一宗希盟承诺跳票之事。

希盟为莱纳斯打开,有条件继续运作的大门。之前承诺的关闭和运走废料,看起来是笑话。两名过去高调反莱纳斯,以这个课题争取选民支持的希盟国会议员,文冬的黄德和关丹的傅芝雅成为众矢之的。虽然他们有发声发文告,但是民众对他们的解释依然不满。

须采取激烈方式抗议

Advertisement

此外,彭亨希盟全体9名州议员也联署要求内阁,检讨“莱纳斯废料处理提案”的决定,并敦促彭亨州国阵政府,不要批准在境内建造PDF。就算中央布城听到9名州议员声音,但马哈迪的立场与他们不同,敦马考虑经济效应、吸引外资,以及大马和日本关系等;至于违反承诺、环境污染和人民健康等,则是其次。

9名州议员的呼吁是一种表态,惟听起来有点滑稽,希盟是中央政府,掌握大权,9人应向自家政府施压,因为彭亨州政府的权限不及中央。

若希盟无法改变敦马立场,希盟成员党,特别是行动党和公正党,必须采取更激烈方式表达不满,不能仅靠数篇文告,文字交代立场,忽悠过关。

激烈的行动,可以是辞官表达不满,更激烈的方式是辞职,制造补选,让选民决定。这个姿态一定要摆出来,否则来届大选将被选民唾弃。

其实,最应该有激烈抗议行动者应该是黄德。他领导绿色盛会时,通过多场活动赢得掌声,特别是激烈的抗议行动,如“百里苦行反公害”。如今他说,不会辞职,因为无法解决问题。

辞职是制造舆论压力,让政府,更准确的说法是敦马,感受民怨和民愤。这是群众动员的力量,而不是反要求自己向选区的议员质询对莱纳斯的立场,这是本末倒置。

3名部长支持

彭亨是国阵仅有的两个州政权之一,另一个是玻璃市。彭亨有42名州议员,国阵(25)、伊党(8),以及希盟(9),他们当中,行动党有7人,公正党则2人。

不过,除了州议员之外,彭亨的希盟国会议员也该站出来,明确表达立场,特别是当年以反莱纳斯起家的议员。

希盟在彭亨有5位国会议员,全部都有官做;1名部长,3名副部长,剩下一人是后座议员,即黄德,他是政府官联机构木材工业局(MTIB)主席。

这些正副部长是公正党的外交部长赛夫丁阿都拉和首相署副部长傅芝雅,行动党的水务、土地和天然资源部副部长东姑朱比,以及诚信党的工程部副部长安努亚达希。

据报导,行动党的部长曾在内阁会议反对莱纳斯继续运作,但却有另外“至少3名部长”在内阁积极支持稀土厂继续营运;至于早前反对稀土厂的部长,仍然坚持反对立场。

“至少3名部长”是谁?应该公布他们的名字,反对莱纳斯的部长们必须做切割,否则民众的矛头也指向这批部长。

江湖传言称,“至少3名部长”分别从不同角度支持莱纳斯,即企业家发展部长礼端(吸引外资)、青年及体育部长赛沙迪(青年就业),以及水源、土地和天然资源部长西维尔(水源不受污染)。

日本获益最大

掌管法律事务部的首相署部长刘伟强的立场也受关注。莱纳斯继续运作与否,合约和法律条文的诠释相当关键。

莱纳斯在关丹运作的最大受惠者不是大马,而是日本;因为从澳洲进口来马的稀土矿,提炼成稀土产品后出口到日本。

敦马与日本关系密切,第二个任期内4度访问日本。若莱纳斯不再为日本生产他们所需的稀土,该国的下游工业将受打击。断供是重要的王牌。不过,日本为大马发行武士债券,解决我们的财务困境。莱纳斯的营运与马日关系是否有直接联系?这是等值交换吗?

莱纳斯课题发展至今,已出现失控迹象。内阁的分歧,土团党的介入、敦马的武断、都让事情变调。

除了摆出反对之态,当年反对先锋/政党还能做些什么?若有民意加持也改变不了结局,不仅是反莱纳斯运动的失败,也宣告强人武断时代复辟,是大马政治的悲哀!

蓝志锋

电台的内容和新闻工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