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素有“台湾奇迹之指”之称的独臂工程师张宪良,43岁那年因为工安意外遭截掉右手掌,他并没有丧志,振作起来独力研发出“奇迹之指”,“因为我想要端起碗吃饭,维持自己的尊严。”他没想到,上帝关了他的门,却为他开了一扇窗,让他意外踏上义肢设计之路,以公益的形式帮助伤友量身打造义肢手,让他们失而复得。

张宪良这一趟从台湾访马,是为来自柔佛21岁的蔡一正免费打造手指义肢。日前,蔡一正在台湾留学,在网上看见张宪良替伤友造义肢的视频而联络上张宪良。蔡一正先天手掌发育不全,左手无手掌,右手只有2根手指,装上了义肢手指,终于能够体验用手握起水杯的感觉,他脸上难掩兴奋之情,“我现在还在练习与适应用手握东西的感觉。”

张宪良在一年半前成立“台湾奇迹之指”,一直以公益的形式免费为伤友打造专属义肢,蔡一正是第8个,也是张宪良协助的首个“国外”伤友。 

8岁的彭小妹她因意外右手烧伤,配戴上张宪良研发的机械手,让她第一次握住保特瓶,露出惊异的神情。
8岁的彭小妹她因意外右手烧伤,配戴上张宪良研发的机械手,让她第一次握住保特瓶,露出惊异的神情。

张宪良说:“来找我的人,十之八九都是因为义肢的价钱太贵了,买不起。”他本身的经济条件一般,所以更能同理伤友们想要失而复得的心情,“我不想以这样的方式赚钱,这也不是我当初设计机械手的目的。”

Advertisement

没时间给自己造手

目测张宪良右手装戴的义肢,并不是自己设计的机械手,而是一只“美观手”。为什么不用自己设计的义肢手?

他说,在台湾有二十几个伤友在等待他帮忙打造专属的义肢,“从设计到完成一个义肢,最快也要一个月。”他凭一己之力在推行义肢公益,根本没有时间为自己而做。

张宪良伤于2014年9月,当时的他是模具冲压师傅,在维修模具的时候,脚不小心触到开关,电光石火之间来不及抽出右手,眼睁睁看著冲口急速冲向他的手掌,“我听到啪的一声,右手掌就没了。”

他的伤势严重,整个手掌几乎被压碎,只剩下大拇指,但在清创时处理不好,造成发炎红肿,最后连大拇指也保不住。

张宪良特地飞抵大马为留台生蔡一正装上专属设计的义肢手。
张宪良特地飞抵大马为留台生蔡一正装上专属设计的义肢手。

由于曾在养老院当过司机,负责接送老人到医院做健检与复健,张宪良看过很多因糖尿病而截肢的病友,了解到与其勉强留住无用的手掌,倒不如截掉,“那时大拇指基本上也没有功能了,如果留住,往后不方便装义肢,也很难看。”

他在医院住了一个月、动了4次手术,最后右手腕以下必须截肢。他抱怨道:“当初进急症室如果直接截肢,我就不用在医院住一个月,真的很累人,尤其是我的太太,在家里和医院来回奔波,她最累了。”

经历突如其来的变故,很多人都会措手不及,张宪良却没有时间沮丧,“压到的当下就觉得手没了,马上就接受了,毕竟也没办法倒带重来,我以前看过很多断手断脚,比我情况更严重的都有,我情愿去看比我更惨的,不去比较更好的,那些人可以过得很好,那我有什么资格过得比人家惨。”

虽然懊恼自己为何如此不小心,但他很快就振作起来,不自恃是受害者而颓废,开始想以后该怎么办。“我还有家人,父母年事已高,身体也不是很好,不能因为我发生这样的事情而让他们替我担心,如果他们因此身体出现状况,我更不能原谅我自己。”

也因为有这样的想法,以及肩负的责任,他没有失去斗志,而是选择向前看。“我老婆常说我像小孩子,不正经,可是这样做人才快乐,遇到天大的事情时,就不会有包袱背在身上,我振作起来,家人才会跟著轻松。”

这趟访马,张宪良还到了巴生光华独立中学,与师生一同交流。
这趟访马,张宪良还到了巴生光华独立中学,与师生一同交流。

努力进修 只为再次端起饭碗

张宪良的第一只义肢花了10万台币(约1.3万令吉),配戴至今。“那是一个‘美观手’,外层是树脂,里面有铝合金以及一个机械结构,重达1公斤。”美观手手如其名,仿真的皮肤层次具有立体感,栩栩如生,“但是我无法端起碗吃饭。”张宪良说。

失去右手掌,张宪良许多动作都要重新练习,一些简单的动作也变得困难,这是双手健全时没办法体会的,“无法端起碗吃饭,只能趴著吃,不仅很累,自尊心也倍受打击。”那时候,一只电动义肢手报价150万台币(约20万令吉),他确实没有能力负担,作为机械制图本科生的他,开始发想利用自己的专业,自己设计义肢手,只为了实现端起碗扒饭的心愿。

他最初的想法是想把义肢做的灵活一些,功能更强大一些,他逐渐改良成六连杆式,3个指节都可以活动,高度模拟真手的功能,“这对我的挑战蛮大的,因为不好设计,光是连杆埋在手指里面,又不会漏出来,这其中需要许多的考量。”

张宪良开始上网参考国外制作机械手臂的结构,自己也试著做。一开始并不顺利,“制图的基础概念我可以掌握,但是在软体上的运用我不了解,要重新学。”他自费学习电脑绘图,用了两年时间学习两套软体,考取了8张证照,但他说:“那些都是私人机构认证,并不是国家甲乙丙级的证照,拿著这些证照,在社会上也不一定找到工作,人家看的是实际的工作效率与速度,我失去了一只手,怎么与正常人竞争?”

张宪良获得百万创客冠军。
张宪良获得百万创客冠军。

蓝领变创客 擂台赛夺冠

痊愈以后,张宪良无法再回到原本的工作岗位,也无法再干体力活,他唯一的退路就是转行,从事研发设计的脑力活。他尝试过手工打样,行不通,又改用3D列印,解决了设计部分;他不懂电控技术,上网结识了一位机械工程师,两人合力研发出第一只机械手臂,勇夺台湾劳动部创客擂台赛冠军,获得100万台币(约13.2万令吉)奖金。后来二人出现摩擦,比赛结束后也各奔东西。

不过,因为那场比赛,增加了张宪良在媒体上的曝光率,后来他成立了“台湾奇迹之指”,碍于台湾的法规,他不是医疗器材制造商,不得涉及商业行为,却让他开始投入公益义肢手。他说:“我没把我自己的人事成本计算在内,而且制造那边知道我在做公益,很多时候都收取很低的价钱,甚至分文不收,我才能把义肢压到不到3万台币的价钱,可以帮助有需要的伤友。”

中年时期受此创伤,未来的路该怎么走?“被压到的那一刻,心里有徬徨,不过仅仅一闪而过,当然也会想,手没了以后不能钓鱼,我唯一的兴趣就是钓鱼。”尽管配戴上机器手,他还是无法钓鱼,“所以我自制一个炮管,可以充当我抛投的力道,将鱼饵抛出去,不过现在还在试验阶段。”

现在的他,已从一个蓝领工人,变成一名创客,造福其他伤友。今年,台湾成功大学看重他在义肢设计方面的专精,延揽他加入成大团队,期盼透过他的传承培育这方面的人才,同时他也希望国内外企业能够加以支持,未来能形成一个社团,成立社会企业,让公益项目永续发展,扩大义肢的使用及服务对象。

热门新闻

阅读全文

独居老人公寓去世11年无人知 房东上门惊见干尸方揭发

阅读全文

受不了顾客态度 日本拉面店拒本国客

阅读全文

华裔少女遭3人霸凌 网传视频要求救人

阅读全文

雪河生水来源受污染发臭 紧急关闭滤水站料7大县区提早制水

阅读全文

梁咏琪现身演唱会 伸手摸郑秀文“蜜桃臀”

阅读全文

神隐一年半后出现 萧亚轩疑凌晨醉酒发视频

阅读全文

撞大道分界堤 女司机当场毙命

阅读全文

公正党公开决裂 发声明批评安华辞职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