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言论空间开放后,我们接下来的挑战是:如何与立场相反、理念不同的论述对话,甚至竞争。而战场往往在中央,即我们如何争取“中间”,最终靠向我们这一边。

7月4日,承认统考专案小组召开会议,广邀民间团体出席参与,也让华教组织如董教总有机会直接面对马来组织如大马穆斯林连线(ISMA)、大马伊斯兰青年运动(ABIM)、土著权威组织(PERKASA)、半岛马来学生组织(GPMS)等,商讨“承认统考”议题。隔空喊话了这么多年,如今正反双方能够平和地共处一室,理性、成熟地表达自己的观点,亦称得上是一种进步。

反方质疑具合理性

若我们对照双方的论点,就不难发现,指控“反对承认统考者是种族主义”,与标签“支持承认统考者为种族主义”——两者同样低估议题的复杂性,无助于解决这个拖了将近半个世纪的问题。

这场对话会后,我们甚至发现,指控反方“限制中文源流教育”,都无法赢得共鸣——因为在反方眼里,他们接受中文源流教育的存在,也愿意肯定独中的成就,唯独在承认统考为政府大专入学标准这一环,持有异议。从《联邦宪法》第152条文,承认独中统考会打开先例(接著宗教学校等亦会施压要求政府承认其考试文凭),再到社团注册局下的董总若发生危机,如何向考生负责等技术问题,反对政府承认统考的一方,要支持者三思。

Advertisement

有者甚至掌握独中每年生产大约一万名统考生,其中仅30%左右选择不兼考SPM的数据,质疑“为了3000名学生修改一个国家教育制度”的合理性。一名代表更做足功课:“若我没记错,统考在董总管辖下,对吧?万一有一天,董总因内部危机惹官司闹上庭,让社团注册局解散董总,你们要如何向考生负责?”对照董总近年来的发展,这个看法怎么说都不算是一派胡言。

马来文不能是输家

我们固然不难从马来组织者反对的情绪中,感受后者的焦虑。事实是,承认统考,则国民中学多了一个竞争者——独中。更深沉的问题是——马来民族主义者对马来语地位的不安。实际上,马来文如果无法成为知识的载体,它就无法与其它语文竞争,最终甚至会在全球化浪潮下被袭卷。

故此,处理“承认统考”争议,策略上需要有一个配套——马来文不能是输家,否则统考素质再好、水平再高,都无法赢得反对者,或倾向反对的“中间者”之共鸣。马来民族主义者一直无法理解的是:何以在马来西亚土生土长的华裔,拒绝掌握马来语?

一再强调中文教育的优越,只会激化对方的敌意。把马来文视为国语,思考马来语如何在“承认统考”以后得以升华,是支持承认统考一方需要构思的配套。严格来说,这也不只是策略,亦是责任。如果我们把自己视为马来西亚的一部分,提升国家官方语言的地位,再怎么说也不可能是大逆不道的事情。

林宏祥

大同工作室执行主任

热门新闻

阅读全文

24岁女子喝醉遭5男性侵

阅读全文

车摔山沟 拖吊惊见惨白手伸出窗外

阅读全文

【爱尔兰少女死亡】解剖报告出炉 没涉刑事成分

阅读全文

长腿美照被指修图 杨丞琳耿直回答笑翻粉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