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完全黑暗中,能做多少事?世界各地的“黑暗中对话”体验馆(Dialogue in the Dark,简称DiD)有过各种尝试,无数人曾体验在漆黑一片中用餐、品酒、游戏和购物。本地DID MY Academy Malaysia创立至今第五年,首次和台湾独创的“黑暗心乐会”团队合作,带领观众暂时摒弃其他感官,享受一场纯粹用耳朵聆听的音乐会。

成立5年来,本地的“黑暗中对话”体验馆无力进行大型推广,主要靠口耳相传,“根据我们的统计,体验过的人不到2万5000人,反之,香港每年有5万多人入馆体验,在旅游景点排行上,一直盘踞前两位。”陈锦辉认为,没有固定地点是无法引起热潮的主要原因,因此,体验馆确定入驻The Weld商场后,团队有感至少有了3年的缓冲期,积极推行项目,一连举行5场的“黑暗心乐会”即是其一。(摄影:颜泉春)
成立5年来,本地的“黑暗中对话”体验馆无力进行大型推广,主要靠口耳相传,“根据我们的统计,体验过的人不到2万5000人,反之,香港每年有5万多人入馆体验,在旅游景点排行上,一直盘踞前两位。”陈锦辉认为,没有固定地点是无法引起热潮的主要原因,因此,体验馆确定入驻The Weld商场后,团队有感至少有了3年的缓冲期,积极推行项目,一连举行5场的“黑暗心乐会”即是其一。(摄影:颜泉春)

“黑暗心乐会”(Concert in the Dark)被称作全台湾最酷的剧场,由台北黑暗中对话团队创立,先天全盲视障者王俊杰领军,是首个由视障者参与制作及上场表演的声演会。值得一提的是,王俊杰有“钢琴诗人”的美誉,是台湾知名的编曲和唱片制作人,曾获得台湾原创流行音乐大赛两届首奖,入围台湾第24届金曲奖最佳台语男歌手。

作为联办单位,DID MY Academy Malaysia(前称Dialogue in the Dark Malaysia)创办人陈锦辉透露,这是台北“黑暗心乐会”去年成立后第一次在海外演出,“之前我们各自都有办演唱会,这是两地的黑暗中对话首次合作,也是本地第一次举办由弱视歌手担纲的演唱会。”DID MY Academy Malaysia举办过3场演出,邀请过本地歌手、美国人声乐团和新加坡音乐人等,但表演者皆是健全人。

▲陈锦辉透露,想把“黑暗中对话”的概念反过来实行,举办一场失明朋友不知道其实活动场地灯火通明的活动,“在黑暗里,视障人士很自在,因为一般人无法行动,反而要他们协助,他们反倒成了英雄,这也证明他们并不是只能处在‘等待援助’的位置。”他直言:“让视障朋友寸步难行的其实是外界的眼光。若我们办一场‘假装’在黑暗中的活动,最后才让他们知道其实参与者看得见,或许彼此都能有新的领悟。”图为陈嘉慧(左起)、陈锦辉和陈奕民在目前仍装修中的体验馆合影。(摄影:颜泉春)
▲陈锦辉透露,想把“黑暗中对话”的概念反过来实行,举办一场失明朋友不知道其实活动场地灯火通明的活动,“在黑暗里,视障人士很自在,因为一般人无法行动,反而要他们协助,他们反倒成了英雄,这也证明他们并不是只能处在‘等待援助’的位置。”他直言:“让视障朋友寸步难行的其实是外界的眼光。若我们办一场‘假装’在黑暗中的活动,最后才让他们知道其实参与者看得见,或许彼此都能有新的领悟。”图为陈嘉慧(左起)、陈锦辉和陈奕民在目前仍装修中的体验馆合影。(摄影:颜泉春)

Advertisement

陈锦辉指,台北每个月固定举办声演会,香港也每年举行大型演唱会,他就曾在2012年亲自前往香港参与其盛,“香港一办就办四五场,邀请的都是知名歌手,比方说李克勤、容祖儿、林忆莲,票价也不便宜,去到港币1200元(约634令吉),但平均每场都有至少500人出席,前年甚至高达800人。”

曾参与“黑暗中对话”体验的人都大概了解视障朋友能完成的事远远比我们想象的多,DID MY Academy Malaysia志在帮助身障者掌握一技之长,图为学员在学习都市农耕技巧。(摄影:颜泉春)
曾参与“黑暗中对话”体验的人都大概了解视障朋友能完成的事远远比我们想象的多,DID MY Academy Malaysia志在帮助身障者掌握一技之长,图为学员在学习都市农耕技巧。(摄影:颜泉春)

无光环境 放大听觉

他认为,在黑暗中办一场声音演出,对健全人来说有更大的冲击,尤其对本地观众而言,会是一次前所未有的观演体验,“对视障者来说,其实没什么不同,但对一般人,在完全黑暗的情况下,少了声色的判断,听觉无限放大,音乐的享受更纯粹。”

陈锦辉是后天失明,约10年前因青光眼逐渐失去视力,但他不以自己的聆听体验为准,毕竟已习惯了丧失视觉的日子,“很多朋友说真的有很大的不同,同样的音乐,因为环境的不同,听出不同的感觉。”

台北“黑暗心乐会”团队包括策展人王俊杰(右3)在内一共6人,他们各有强项,其中赖智杰(右)是全台湾第二位盲人调音师,许宗荣(右4)是毕业自中国文化大学的视障竹笛演奏家。(摄影:颜泉春)
台北“黑暗心乐会”团队包括策展人王俊杰(右3)在内一共6人,他们各有强项,其中赖智杰(右)是全台湾第二位盲人调音师,许宗荣(右4)是毕业自中国文化大学的视障竹笛演奏家。(摄影:颜泉春)

他笑指,对歌手而言,在不透光的场地演出,是极大的挑战,“对王俊杰他们(这次的表演团队)来说,没多大问题,但视力正常的歌手,他们很紧张,在黑暗中,观众看不到,所以特别集中精力在‘听’,一点点瑕疵都会很明显。在香港,古巨基就唱得很紧张,在黑暗中带他上台的视障朋友透露,他的手心全是汗。”

“黑暗中对话”体验馆的一切活动都是从参与者一踏入相关范围就在黑暗中进行,换句话说,演唱会并非待所有人落座,演出即将开始时才熄灯,而是由视障者带领观众进入一片漆黑的表演场地,引导他们入座。“黑暗心乐会”也并非只要让屁股稳稳贴在椅子上,不走动就万无一失的体验活动,表演者会和观众交流,也会进行互动小游戏,陈锦辉坦言:“基于希望观众不只是坐定聆听,这个演出一般只开放100席,但因为我们想筹得更多款项,所以这次特别设立200个座位。”

DID MY Academy Malaysia

以可持续发展为目标

事实上,这场演出的主旨是为DID MY Academy Malaysia筹款,以提升学院内的技术课程,包括芳香疗法、都市农耕作业、电话营销、网上补习、艺术、音乐、咖啡和烘焙等。作为一家社会企业,虽说一开始是以视障人士为主,但发展到今日,陈锦辉希望它惠及面对各种挑战的残疾人,他说:“不管是盲的、聋哑的还是坐轮椅,大家面对的问题都一样,就是无法融入社会,找不到工作。”

关于这一点,目前主要负责该学院网络教学的陈奕民和陈嘉慧有很深的体会。他们分别毕业自拉曼大学和马来亚大学,陈奕民直言,就算有高学历,但要和一般人竞争仍然困难重重,“我在这里工作近两年了,一来是可以接触到更多人,二来在职业的发展上有更好的前景,在其他地方,他们会自然而然地低估你的能力,分派过于简单的工作,没办法发挥我们的能力。”

过去一年来,DID MY Academy Malaysia并没有固定的场所可使用,这也是他们一直以来无法稳定发展的原因,陈锦辉指:“2013年一开始时是在阳光广场(Suria KLCC)的国油科学探索中心,就算不宣传,也有人潮,但他们只能让我们逗留半年,后来去了Jaya One,实在冷清,那一年一直在亏本,最后没法负担租金,不得不搬,去了双威大学,但他们无法提供长久的地点,待了一年半后,我们离开。2017年,我们主要是应企业或学校要求到相关的场地布置体验活动。”

如今,获光明行动基金会(Yayasan Ionspec)赞助3年租金,DID MY Academy Malaysia得以入驻市中心The Weld广场一个面积约1万2000方尺的单位,其中4000方尺将用作黑暗中对话体验,其他的部分则用作课室,为残疾人士开办咖啡调制课程、补习班、舞蹈班、电话营销中心、芳疗教室等技术培训,“在至少不必‘居无定所’的这3年,我们要努力让它可持续,社会企业的用意就是自立更生,我们目前还没到有营利的阶段,40%的收入来自黑暗体验的票务,其他的仍然靠企业赞助。陈锦辉续称:“我们希望接下来能和政府合作,作为体验馆,我们能协助建立社会同理心,同时推广照顾视力的重要性。”

 


马来西亚2018黑暗心乐会

日期+时间:

10月11日和12日晚上7时;10月13日下午1时半(慈善场)和晚上7时;
10月14日下午1时30分

地点:

黑暗中对话体验馆@The Weld

门票:

150令吉起,每购买一张票,将赠另一张票予孤儿院及老人院,
让他们也能出席体验

活动/票务询问:016-3447661

网上众筹平台:www.mystartr.com/projects/concertinthedark2018

面子书:马来西亚《2018黑暗心乐会》Concert In The Dark 2018

热门新闻

阅读全文

独居老人公寓去世11年无人知 房东上门惊见干尸方揭发

阅读全文

受不了顾客态度 日本拉面店拒本国客

阅读全文

华裔少女遭3人霸凌 网传视频要求救人

阅读全文

雪河生水来源受污染发臭 紧急关闭滤水站料7大县区提早制水

阅读全文

撞大道分界堤 女司机当场毙命

阅读全文

任达华出席广州活动遇刺 紧急送院救治

阅读全文
青少年霸凌事件引起关注,被霸凌者的心灵伤害远大于肉体的伤害,受害者往往也会欺负更加弱小的人,形成恶性循环。(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受害者变施暴者 霸凌成恶性循环

阅读全文

梁咏琪现身演唱会 伸手摸郑秀文“蜜桃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