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視野】關鍵呼喚:老師,你會不會回來? 王政忠留職偏鄉學校
王政忠成功翻轉了偏鄉學校的現況,感動許多人。除了企業講座,他2015年發起「夢的N次方」教師研習營,吸引逾2萬人參加。他笑稱,儘管校外風風火火,但是回到學校,他就是一名老師。(圖片/鏡周刊)
【心視野】關鍵呼喚:老師,你會不會回來? 王政忠留職偏鄉學校

【心視野】關鍵呼喚:老師,你會不會回來? 王政忠留職偏鄉學校

生活 / 心視野

最後更新 2017年10月7日 20时24分 • 報導:謝秀婷

2011年,王政忠把自己真實故事寫成書,記載了在台灣南投縣中寮鄉爽文國中實習時,一心想逃離偏鄉學區回到城市擔任補教名師,卻因為一場921大地震,兩名女學生哭著問他「老師,你會不會回來?」而喚醒了他對教育的初衷…

《老師,你會不會回來》至今已經出了3版、共16萬本,今年更被改編成同名電影,登上大銀幕。其實,小說出版不到3個月,已有電影公司找上門,希望拍成電影。王政忠說:「那時我滿詫異的,這本書談的是教育及老師,怎麼會讓電影公司感興趣?原來是導演自己買了書,故事感動了他。其實我當時很猶豫,因為台灣的生態是,一旦被拍成電影,校園會變得不安靜,我也不希望讓學校造成困擾,所以我一直很掙扎。」

後來與學校的老師溝通與討論以後,如果可以把教育正向的價值拍攝出來,同時不過分渲染商業的部分,這個故事可以傳遞正向感動的能量。「後來我答應了,可是我跟電影公司要求,希望劇本經過我的同意。我覺得這個決定非常正確,因為第一版的劇本簡直就像偶像劇,後來陸陸續續改了七八次,也換了電影公司。」他說:「我不希望變成造神,焦點放在一個『英雄』身上,我覺得這個部分應該淡一些,而且他們加了很多的梗,太商業和娛樂了,不太接近教學現場現實的樣貌。」後來最初接洽他的導演放棄了,反而是資深製片郭木盛鍥而不捨地促成電影的拍攝。

藉教育翻轉人生

「學校要被看見,首先人要被看見。」王政忠計劃性參加教師獎,然后出書提高曝光率,當他被看見了,也帶動了資源進入校園。他說,資源都回到了學生身上,因此不擔心人家說閒話。(攝影:陳為康)

王政忠出身社會底層,父親好酒愛賭,曾帶著全家跑路躲債,留下他獨自在台南求學、生活、打工。在那段「舉目無親」的成長歲月裡,他遇到好老師的鼓勵與接濟,透過教育翻轉了自己的人生。「我是念明星高中(台南一中),理工科的校友們不是醫生就是工程師、建築師;社會科出身的就當律師,很少立志當老師的,我算是少數。不過我的高中老師很支持我,要我好好實現自己的夢想當個老師。」他也不扭捏掩飾,賺錢對他來說很重要,計劃好畢業後到城市當補教名師。「當時我家裡還在負債,我必須去賺錢。但同時我心裡清楚,今天我有機會翻身成為一位老師,是因為我以前遇到好老師,所以我瞭解這些偏鄉的孩子需要一個好老師,但是我也有我的家庭現實,這兩股力量一直在拉扯。」

王政忠從小必須打工,除了賺生活費也幫家裡還債,「家人都用我的名字去貸款,我的名字很好貸,公務員嘛!最大一筆是500萬台幣(約70萬令吉)。」他是家中長子,下有弟妹,可是承擔家裡債務的,只有他一人。「他們都逃了,我工作就在那裡,也逃不掉。」那一筆500萬的債務,讓他跟家裡正式決裂,以後不再與家裡有財務上的牽扯,「我每個月光利息就要付3萬7000台幣(約5200令吉)了,那時候老師的薪水才5萬台幣(約7000令吉)出頭。我一直都在跑補習班,直到2011年才把家裡近八位數的債務還清。」

因為媽媽希望他回家,所以在填實習學校時,他選了南投。「離南投市區最近的就是中寮鄉的爽文國中,那時我完全不知道那是一所怎樣的學校,只考量離城市近,這樣晚上我才有機會跑補習班。」

震后留下重建,不再離開

921大地震之后,王政忠(右)與丁松筠神父(左)輔導因地震而心靈受創的學生。

中寮鄉很窮,是南投縣稅收最少的一個鄉,工作機會不多,青壯人口普遍外移。偏鄉學校人力不足,教學資源缺乏,他必須兼顧教學與行政。

王政忠在大學時期就是一個風雲人物,書讀得不錯、又是籃球校隊、現代詩社的社長,人際關係也很好。這樣的一個學生踏出校園以后應該會平步青雲。「我的高師大的同學們在填畢業實習學校時,大多填到城市去。而我去的就是一座山裡的學校,跟人家講起就會有點害羞,感覺自己矮了一截。」原本服完兵役,他就要申請調往其他學校,慢慢往城市學校遷移。「我覺得城市能夠讓我發光發亮。」

1999年那場921大地震,當時還在服兵役的王政忠,震后3天回到學校,怵目驚心,「那裡是重災區,你可能在電影中才會看到的特效畫面,就真實出現眼前——地面四分五裂,學校也倒了,操場變形。」兩個女學生問他「老師,你會不會回來」,深深觸動了他。

「那聲呼喚的確非常關鍵,對我來說也是一個下台階,雖然我是真心決定留下來,但是那句話讓我可以跟我朋友說,不是我想留下來,是學生們想我留下來。」他說:「我原本想說留個三五年,陪學生們走過這一段,重建也差不多了,我就可以離開,但是…」說到這裡,王政忠頓了頓,笑了。無數人問他有沒有悔當初留下,「沒有后不后悔的問題,因為現在回想,如果當初調到城市去,我一樣會在城市發光發亮,我可能成為真正的名師,別人眼中的勝利組,不過可能就無法像留在這裡,有這么多生命精采的故事吧!」

“學校要被看見,首先人要被看見”

台灣電影圈開拍過很多故事,但鮮少改編以老師為主角的真人真事電影。《老師,你會不會回來》把王政忠老師的真實故事搬上大銀幕,由是元介(左)與夏雨喬(右)主演。

2000年退伍重歸爽文國中,王政忠努力推行教育理念,但是到了2008年他遇到了瓶頸。「學校的各項教學措施都在進行,卻上不去。以英文為例,學生的筆試成績都不錯,可是他們卻不會說、不敢說、聽不懂。如果想為學生創造聽說的環境,就要有資源進來。所以2011年我得獎、被看見時,隔年我們的學生就跟美國的大學生用skype說英文,開始辦暑假英語營,招募國內外的志工。」

「其他的包括國樂團,他們很認真練習,但是樂器很爛、而且不足,任他們再認真還是不好聽,我們獲得了150萬台幣(約21萬令吉)的補助經費,才把樂器補足,之後真的得到冠軍。唯有獲得充足資源,他們的付出與收穫才能獲得正比。這些都是要被看見以後才有辦法做的。如果我的學生無法走到世界去,我就要把世界帶進來給他們。」

2008年榮獲「Power教師獎」,「那時候不會好好利用。」2011年他決定出書《老師,你會不會回來》,同時獲教師職業公會頒發「Super教師獎」。台灣媒體形容,當時校外沸沸揚揚,校內安安靜靜。

「那時候跟幾個同事相處出現問題,不過絕大部分是我自己的問題,2009、2010年我覺得自己做事太急切、欠缺溝通,很多事情做了再說,變成少了大家一起努力的感覺就沒有了,好像我說了算,大家要配合我,就讓伙伴們不舒服。」同事不滿的情緒爆發後,王政忠從教務主任退居輔導主任,不把自己擺在重要的位置,沉澱省思了一年,並且努力修補關係。「這讓我反省,要有更多的溝通與對話。之後我回到教務處,直到現在我們建立起一個很好的團隊。」

改變教學方式 看見野孩子蛻變

爽文的學生都來自弱勢家庭,從小就缺乏家庭的支持力與成功機會,王政忠說:「你會看到一群非常草莽、對未來沒有想像的孩子,生活常規與習慣也很不好,說白一點就是沒氣質。他們早知道初中畢業以後就是出社會工作。但是相對的,他們很質樸、很純真。」

王政忠一開始沒想過久留,他跟學生們稱兄道弟,以他們的方式與語言接近他們。後來決定留下來,他退伍回去直到現在,教學方式也不一樣了,「在校內開始推行學習護照、跳蚤市場、國樂課、陶藝課,驅動學生們內外學習動機。」

孩子有什麼轉變?「地震把他們嚇傻了,所以他們的身心比較不安寧,身上的草根與野性都收起來了,變得比較呆。後來我們引進了陶藝美術班、心靈成長的課程,可是最重要的還是老師用心的對待,讓學生感受到支持的力量,那時候主要重新建立起一個彼此信賴安全的氣氛。」

踏入校園 回歸平實

現在擁有了知名度,如何讓自己回歸到平實的教學生活?「我喜歡閱讀,閱讀帶給我很厚實的生命態度,我不會忘記自己來自哪裡、我是誰,我的起心動念是什麼。」王政忠星期一至五還在學校教書,他利用週末二日跑電影宣傳,像是這一次,星期六一早飛抵吉隆坡,行程與訪問排到晚上11時,隔天一大早又飛回台灣,「所謂校外的那些風風火火,一旦踏入校園就關掉了,我在課堂上還是一個老師,那條線我拿捏得很清楚。」

老師,是以生命影響生命的職業。17年的教學資歷,王政忠最大的成就感是,在地學生幾乎沒有外移,「偏鄉學校最大的問題是,家裡條件好了一點,或是成績好一點的,小學畢業就會遷出去就讀城市學校,現在我們學區的學生,幾乎百分百就讀,這代表家長對學校非常有信心。」那無疑是公立學校老師的最大肯定,「公立老師的天職就是讓在地學生有一個公平的受教權,我們做到了這件事,而且學生開始對未來有夢想、對學習負責任,這就是我看到最棒的事情。」

继续阅读,请往下滑

相關新聞

相關新聞

熱門新聞

更多生活

更多

IG保護野生動物 查看相關照片即警告

13日 • 約5小时前

前高層後悔創造面子書

13日 • 9小时前

【強人】革新即時快遞服務 Dodoo Delivery整裝待發

12日 • 一天前

【汽車】Maserati Levante S 汽油版呼嘯抵馬

11日 • 2天前

(攝影:伍信隆)

【心視野】遇見明燈迷途知返 何海山脫離毒海 傳遞改變希望

10日 • 3天前

【兩性調查局】女追男,好不好?

10日 • 3天前

【特寫】何九茶店 一日只賣一主食 無從選擇反受落

9日 • 4天前

數碼貨幣成駭客新目標

8日 • 5天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