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雲對焦】國陣樹倒猢猻散 最初三黨去留糾結
國陣由前首相敦拉薩于1973年倡導成立,自此就以強勢之姿執政大馬,到了敦拉薩兒子、前首相納吉領軍時,史前無例失去執政權,隨著成員黨紛紛離開,國陣13個成員黨銳減成3個。
【風雲對焦】國陣樹倒猢猻散 最初三黨去留糾結

【風雲對焦】國陣樹倒猢猻散 最初三黨去留糾結

專題 / 風雲對焦

最後更新 2018年07月15日 22时18分 • 報導:侯顯佳

主宰大馬政治超過半個世紀的國陣,在第14屆大選潰敗后面臨多個成員黨脫離聯盟,走向分崩離析的局面,國陣在強盛時期有13個成員黨,如今只剩3個成員黨,即巫統、馬華和國大黨,回到了1955年國陣前身「聯盟」成立之時的結構,那麼在大馬政治氣候大變化的當下,國陣僅存三黨是應該分道揚鑣,還是攜手重整旗鼓?

國陣是「聯盟」的擴大版,由前首相敦拉薩于1973年倡導成立,自此就以強勢之姿執政大馬,2018年5月9日舉行的第14屆大選,一馬公司醜聞、貪污、消費稅、經濟疲弱等課題引爆全民海嘯,敦拉薩兒子、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領軍的國陣,敗陣于獲得民意支持的希盟,史前無例失去執政權。

砂拉越國陣4個成員黨,即土保黨、砂人聯黨、砂人民黨與民進黨,于今年6月12日宣布退出國陣,組成砂州政黨聯盟(GPS)。

大選之后,國陣在沙巴的巴團結黨、沙巴自民黨、沙巴人民團結黨与沙民統,率先宣布退盟。接著在6月12日,砂拉越國陣4個成員黨,即土保黨、人聯黨、砂人民黨與民進黨宣布退出國陣,組成砂州政黨聯盟(GPS),導致國陣在沙砂的政治堡壘土崩瓦解。

继续阅读,请往下滑

相關新聞

相關新聞

繼東馬政黨率先退出國陣后,民政黨在6月23日宣布退出國陣,成為了西馬第一個退出國陣的政黨,509后的短短一個多月內,曾以團結為傲的國陣只剩下3個政黨,嚴格意義上的國陣已經不復存在。

轉變心態做反對黨

目前巫統、馬華和國大黨面對嚴峻挑戰,特別是源于內部的沉?。國陣只剩下彭亨和玻璃市州政權,巫統贏獲的54個國會議席,隨著3名議員離開只剩51個,國大黨有2議席,馬華有1議席,這意味著巫統在馬來社會的支持率已經動搖,馬華和國大黨徹底被各自社群拒絕下,國陣是否有必要存在成為大馬政治關注焦點。

政治分析認為,從民主角度來看,國陣必須轉變心態和擺脫舊有方針,準備好做一個強大反對黨,來制約和平衡希盟政府,那麼對整個國家民主的發展才會有利。

Ilham執行董事希索慕丁指出,儘管在第14屆大選遭遇重挫后,國陣只剩下3個成員黨,但是國陣應該要維持下去,巫統、馬華和國大黨更要堅守早前的國陣精神,這是為了馬來西亞民主。

選民投給國陣整體

他說,國陣還需要考慮支持他們的選民,因為選民是將票投給國陣整體,而非個別政黨,國陣瓦解很難對支持者交代。

「拋棄國陣,獨自戰鬥的成員黨,無法贏得選民多數的心,三黨要繼續維持國陣機制。」

他認為,國陣必須共同尋找成為強大反對黨的策略,以制衡政府,如果對政府沒有起到制衡作用,也是反對黨失敗的體現。

政治評論員陳亞才稱,國陣有沒有存在的價值,先決條件是3個成員黨在接下來準備扮演什麼樣的角色。

他表示,首先國陣必須接受在野黨身份,監督希盟政府施政,提供意見,參與國會辯論。

馬來西亞北方大學教授阿茲祖丁教授認為,巫統、國大黨和馬華離開國陣不是一件簡單容易的事,因為三黨有很悠久的結盟歷史。

他稱,國陣的存在仍具有價值,重點在于如何共同重新包裝,國陣要想方設法成為民眾的另一個選擇,人民想要看到一個不同的國陣。

馬來選票三分天下 單打獨鬥走不下去

509全民海嘯之后,馬來選票三分天下,分別流向巫統、伊斯蘭黨和希盟,巫統在賴以生存的馬來選票優勢減弱,作為國陣老大的巫統無法獨自戰鬥,而是比過去更需要非馬來族群的支持。

Ilham執行董事希索慕丁認為,巫統在第14屆大選失利,很大原因在于憤怒前首相拿督斯里納吉、一馬公司案、實施消費稅,而用選票懲罰巫統。

「隨著納吉倒台被提控,消費稅取消,一馬公司案件也在調查中,這種憤怒相信不會長期持續。」

因此,他認為,巫統應該在失利之后盡快復甦,正視問題,否則只會導致更多國會議員離開,這對國陣爭取支持回流的阻礙。

政治評論員陳亞才也認為,從選舉成績來看,巫統只是保住基本盤,以當前局面來看,巫統單靠馬來選票無法執政,而是需要增加非馬來族群支持,才有可能重新崛起。

陳亞才稱,如今馬來選票分散,若現有的選區劃分未來得到保留,實際上巫統沒有太多優勢,另外軍警、公務員對國陣的支持率下跌,而如今軍警在希盟的把持下,還會不會支持國陣是未知數。

他說,巫統在馬來鄉區有優勢,現在作為反對黨,資源相對削弱,過去得到好處的馬來選民是否繼續支持巫統或國陣,這還是一個未知數。

馬來西亞北方大學教授阿茲祖丁稱,國陣最大的問題是東馬成員黨的離去,這意味著國陣不再是全國性聯盟,縮減成西馬政治聯盟。

他說,東馬政黨的離去,使國陣也失去了涵蓋各個族群的地位,巫統在大選贏得54個議席,尚能夠代表馬來族群,馬華如今只有一個國會議席,國大黨只有2個,它們在各自社區不再具有代表性。

他稱,由于沒有一個政黨可以單純依靠馬來人來贏得選舉,國陣必須與馬來人、華人、印度人和東馬的各個族群保持關係。

因此,他認為,國陣應該要想方設法盡快吸引整體選民,特別是沙巴和砂拉越,尤其是砂拉越州選舉在2年后到來。

國陣論述失效 種族主義無市場

國陣在過去以各個成員黨所代表的族群,作為多元化陣線象徵和爭取平等利益,然而這種模式演變至今,淪為內部玩弄種族宗教議題,使國陣印上「種族主義」的烙印,而509選舉成績說明,種族主義「市場」越來越小,國陣要改變思維才可能獲得支持。

馬來西亞北方大學教授阿茲祖丁指出,國陣固有的政治模式,即巫統代表馬來人,馬華代表華人,國大黨代表印度族群的概念,是否合適于目前政治氛圍打上問號。

他表示,希盟政府主打超越種族和宗教的政治,雖然不如人民所期待般完美,但至少他們為之努力,因此在這種趨勢下,不管國陣是否喜歡,首先要廢除種族主義政策。

政治評論員陳亞才說,在重新爭取民眾支持方面,如果國陣繼續走種族路線,停留在巫統高喊捍衛馬來人權力,馬華代表華人,國大黨代表印度族群,從509選舉結果來看,這種論述頻越走越窄,市場越來越小。

馬華爭取不到華人

他表示,馬華過去一直說代表華人,不過以509選舉結果來看,這一論述完全崩潰,因此馬華繼續提出相似論述毫無意義,也爭取不到更多支持,因為華人在政黨方面有更多的選擇,如果施政公平,執政黨是不是華人為主還是其次。

「同樣的道理,如果巫統繼續走種族路線,它可以維持馬來選票的基本盤,然而在馬來選票分裂的情勢下,巫統是無法開拓支持,而且對成員黨來說非但沒有加分,反而可能是減分。」

形象互扣分 國陣于馬華如雞肋

隨著民政黨退出國陣,接下來退出國陣的焦點轉移到了馬華和國大黨身上,巫統飽受貪污醜聞纏身,從黨選結果來看,似乎沒有痛下決心要實行改革,馬華和國大黨繼續與它「黏」在一起,反而成為負擔,但鑑于歷史,覺得放棄是一種可惜,政治評論員陳亞才就形容,國陣變成了雞肋,食之無味,棄之可惜。

陳亞才表示,馬華要不要離開國陣的問題,還不如說,馬華繼續留在國陣,與巫統和國大黨合作,到底能夠加分,或加多少分。

他表示,馬華離開國陣重新出發,好處在于不必受國陣牽制,包括競選的議席、發表的言論,提出的主張,馬華都對自己負責。

陳亞才表示,以509情況來看,馬華和國大黨沒有為巫統拉更多票,巫統也沒有幫助馬華和國大黨拉倒更多選票,似乎還相互減分。馬華和國大黨留在國陣純屬歷史因素,在一起沒有太多好處,丟掉又可惜,就猶如『雞肋』,因此個別政黨需要去檢討和思考,如何對長遠發展比較有利。

有責任為各族發聲

Ilham執行董事希索慕丁卻認為,馬華和國大黨應該留在國陣,它們需作為反對黨扮演制衡和監督希盟政府得角色,而且有責任為華社或印度社群的課題發聲,使希盟政府不能輕易忽視大馬不同族群利益。

他認為,華人和印度選民的投票意向與馬來人有所不同,他們並不會堅持支持某一個政黨,而馬來人更會忠于支持的政黨。

他說,像華人會依據經濟、民生來決定投票,而不會注重政黨,在過去華社一直給予馬華很多支持,當某些特定時候會轉為支持行動黨。如果行動黨在希盟政府中犯下錯誤,那麼選民的支持也會出現動搖。

熱門新聞

更多專題

更多

大馬將在2020年邁入人口老化社會,而我國人均壽命為75歲,意味著退休后還得度過約15年的退休生活。(檔案照)

【脈動】退休人士是否做好退休準備?

21日 • 23小时前

王順寶與藍黃金剛鸚鵡玩耍,活潑又善于學習人類語言的鸚鵡,逗趣可愛。

【農情】會人語智商高 鸚鵡身價不凡

20日 • 約2天前

劉鎵敏(右起)和劉珠翼毅然放棄專業,往手藝領域發展。除了繼承衣缽,更為傳統食品豆腐花注入新元素,短短幾個月便闖出名堂。 (攝影:陳啟新)

【創意拓藍海】Dao豆腐花吃出新花樣

18日 • 約4天前

在人手一機的社會,幾乎人們都會打開優管收看影片,因此也創造平台給人們成為網紅,通過社交網絡平台創造商機。

【東方熱話】招架毒舌攻擊 網紅心臟要夠強

17日 • 約5天前

【網視】殘殺孕貓引公憤

16日 • 約6天前

楊玉釵(左起)半身癱瘓,因此需由楊偉傑攙扶移動或坐輪椅,葉生則需靠拐杖才能走路。(攝影:楊金森)

【冷暖世間】老夫婦相繼中風 獨子重擔一肩扛

15日 • 6天前

東西馬兩岸關系經過55年的歲月,是否變得更融洽,兩岸人民有深入的互相了解對方嗎?

【東方上電台】馬來西亞兩岸關係

15日 • 約7天前

一對夫婦2013年在福島縣浪江町的無人街頭留影。福島核事故發生后,最吸睛、最受炒作、也最吸引世界各地獵奇遊客到現場打卡的,就是這樣的地方。然而事故背后的千絲萬縷,卻不見得廣受關注。到了2018年,不少人還誤以為福島都是這樣的景象,同時不在乎自己國內的政商生態日后會否造成這樣的情況。

【脈動】回顧核災,向東學習

14日 • 一星期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