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黃瑞泰:課程規劃與跨領域整合
檔案照
【名家】黃瑞泰:課程規劃與跨領域整合

【名家】黃瑞泰:課程規劃與跨領域整合

評論 / 名家

最後更新 2018年12月7日 17时53分 • 評論: 黃瑞泰 • 師思師偲

1MDB案件納入歷史課本一事已經在教育部部長馬智禮的澄清後讓大家鬆了一口氣,但這件事卻也引起了一個思考,那就是中學課本所學的內容到底是誰說了算?或是更貼切的說法是到底是誰決定了我們中小學課程的內容架構?這是一個很嚴肅的課題,也是今天教育改革必須要瞭解的課題。

課程架構的設計必須要先弄清楚的是,這個時候的學生在這個科目所需要學習的是何種知識與能力,然後根據不同年級孩子的身心發展狀態設計屬於特定年級的課程,這種設計往往以學生的心智狀況為優先考量,而本科專業知識所判定的對錯往往在這個之後。

舉例來說,一般小學低年級學習四則運算只讓孩子跟著題目從左到右來加減乘除,不會有先乘除後加減的概念。如果從數學的概念來看,很顯然這種做法是錯誤的,但對相關年級的孩子而言,這個時候首要的是加減乘除的概念與能力,也是他們能夠理解的極限,因此課程設計就不該把他們根本無法理解的先乘除後加減的概念強迫他們去掌握,只要他們能夠很好掌握加減乘除的基本算數能力就算成功,隨著日後的心智發展,再逐步將更深的概念慢慢傳授。

缺乏架構思考

继续阅读,请往下滑

相關新聞

相關新聞

這種規劃工作需要不同科目的教學專家來設定,背後要考慮的是學生的身心發展狀況、各科的基礎知識架構、不同年級需要掌握的能力等面向,教育改革所要做的也類似,就是根據現在的社會發展的脈絡與變遷去篩選、淘汰與更新課程內容,以因應社會的發展變化。長久以來董總的主要課程架構與課本編訂都受到國外的專家(臺灣、中國為主)的指導。在推動教育改革的現在,這點正好就是董總較弱的部分。

今天董總的各科課程委員會主要有兩個部分組成,分別是來自各獨中的資深老師以及相關專業的工作者,這某程度也造成了改革上的障礙。

首先,老師很多時候只是一個執行者,主要的工作就是根據課程大綱與課本來傳授相關知識與能力,一般缺乏對於整個架構的思考,即使有也純粹是很工具層面的考量,一般注重的是如何讓學生在自己所傳授的科目中能夠考得更好成績,而非從整個課程架構與人格塑造的尺度思考課程,加上跨學科整合是教育改革重要的目標之一,各科老師長久以來大多都僅熟悉自己傳授的科目,要做跨科整合的規劃是有難度的。

只是考試與課本整合

另外一類就是特定專業的工作者或是碩博士學者,姑且稱之為專家。從專業角度而言這些都是難得的資源,但必須要理解就是他們並非教育工作者,更貼切的說法是他們並非中學教育的工作者,特定專業能力與教學工作是兩回事,課程架構的規劃與課程內容的選擇考量除了專業知識外,也需要瞭解學生的心智發展狀態,就像四則運算的傳授,需要考慮學生的狀態來循序漸進的安排課程,這個部分往往是這些非教育背景的專家們看不到的部分,卻也是影響整個課程架構最關鍵的點所在。

除了上述的問題外,過去各科的課程架構都是各自授課老師、專家顧問等各自設計,不需要考量不同科目之間知識點的重疊與連貫(如化學與物理都學習分子的概念,卻由兩個完全不同,且無法連接的方式切入),因此跨領域整合成為教改的夢魔。以初中科學為例,雖然董總已經將物理、化學和生物整合成為一門科學課,實際上只是課本和考試是整合成功,大多學校仍然是由三組老師分別傳授相關專業,作業、測驗仍然是各做各的,如此根本稱不上跨領域整合。

二十年前臺灣進行九年一貫的教育改革,耗了近十年的時間,召集全國各大專院校各領域教學研究相關學者,召開了無數會議,制定了一套看似完整的課程架構,在實施的時候仍然碰到許多問題,仍舊還需要好多年才讓整個系統能夠順利的推動。比起臺灣,董總正缺乏一個能夠跨領域整合的團隊,如果要順利推動獨中教改,當務之急就是建立這個專業的規劃小組,否則只會讓獨中教改虎頭蛇尾。

黃瑞泰

黃瑞泰
獨中老師、隆雪華堂文教委員

熱門新聞

更多評論

更多

我國的無障礙政策,主要著眼于無障礙設施與相關知識的普及。圖為雪州莎阿南設有無障礙措施的巴士站。

【東方文薈】潘怡潔:重新面對障礙社群

24日 • 約4小时前

【東方文薈】葉佩詩:聽覺

24日 • 約4小时前

【東方文薈】李慧珊:暴力事件的牢籠─談利他主義弱化現象

24日 • 約4小时前

【八方論見】林春發:日子難過,也要微笑─夢見星雲大師感悟

24日 • 約4小时前

【龍門陣】林艾萱: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

23日 • 一天前

示意圖

【龍門陣】黃瑞泰:何謂好老師?

23日 • 一天前

【龍門陣】楊善勇:撥款制度,意思意思

23日 • 一天前

以宗教之名介入政治論戰,將帶來很大的影響。圖為我國最大清真寺,位于莎阿南的蘇丹沙拉胡丁清真寺。

【名家】萬吉:以宗教之名撒謊

23日 • 一天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