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家】孫和聲:金融危機會否再來?
【名家】孫和聲:金融危機會否再來?

【名家】孫和聲:金融危機會否再來?

評論 / 名家

最後更新 2019年03月24日 17时48分 • 評論: 孫和聲 • 狂生噪語

近期會否再出現一輪金融經濟危機,是許多人擔心的事。之所以,有些人認為,大體上10年會出現一次危機,如1990年日本、1997-98的東亞金融危機,或2008美國的次貸等。這些危機的發生,究竟是巧合,還是有其結構性的根本根源?

對于什麼是金融與經濟危機的根源,向來有多種不同說法。在經濟學里,也有所謂的熱潮(膨脹)─冷潮(衰退)週期論,且有短、中、長期之說。

就這次可能會再發生危機的主要理據是,自2008年美國次貸危機與2010年歐洲債務危機以來,主要經濟體,均採用擴張性貨幣政策與超低利率,甚至是負利率政策,而這種政策的長期化,遲早會引發資產泡沫,終而因泡沫破裂而引爆金融危機,嚴重的金融危機,特別是系統性的,難免又會進一步引發實體經濟的危機。

非理性羊群效應

继续阅读,请往下滑

相關新聞

相關新聞

據此,其終極原因是信貸過度擴張引發的禍害,如1990年日本的泡沫經濟會爆發,是因為在1980年代日本放寬信貸條件與出台擴張性貨幣政策,使得許多人瘋狂搞財技,搞以錢賺錢的金錢遊戲,瘋炒股市與房地產,終而在泡沫刺破后,進入了迷失的30年。

同理,美國會在2008年發生次貸也與低利率長期化有關。因超低利率引起投機活動,而瘋狂炒股炒房,致成資產價格節節上漲,一直到泡沫刺破為止。

從行為金融學角度,人有非理性的一面,多會隨眾人一起瘋狂,而非理性繁榮的階段,理性的人也會變得非理性,或者保持理性也會被視為怪人;而當危機出現,眾人又會驚慌失措地爭先恐后拋售資產,而這個同步的拋售,又會加據資產價格爆跌,使銀行蒙受巨大損失,甚至是破產,如美國次貸實例。約言之,由于人具有隨大流的非理性一面,會使金融體系產生內在不穩定,也就是,金融體系本身有內在缺陷。

有趣的是,主流西方經濟理論的假設是,人是自利的理性經濟人,故市場本身可自動調節,自我完善,進而可避免危機發生。只是,理論歸理論,事實是危機總會周而復始地周期性發生,可當代主流經濟理論,依然堅持這一稱為有效市場的假設,甚至把這假設視為信仰教條。

有效市場論(也就是市場能自我調節)認為危機會出現,禍首在于中央銀行,而不是理論失效不靈。易言之,中央銀行如美國的聯儲局是金融危機禍首,因為中央銀行介入市場,破壞市場自我調節機能。這里也涉及意識形態之爭,如不少人認為,美國出現次貸危機是因為當時聯儲局主席格林斯潘是個市場原教旨主義者,可又長期走低利率政策,經而引爆危機。

中央銀行存廢兩難

這里的關鍵是信貸,而信貸的擴張與收緊大權操縱在央行手中,若央行配合行政首長(如總統)的意願,不顧后果地一味走擴張性貨幣政策,以刺激資產升值與消費,長此以往,便會種下金融危機。

這不僅是經濟課題,也是政治課題,因為執政者總是希望經濟會一直一片形勢大好。形勢好時,要好上加好,不好時,更要致力于刺激經濟。這樣才能保住政權。

對普羅大眾,當然也會以經濟形勢的好壞來投票。這就決定了經濟只能向好,不能向壞,好景必須長駐。日本與美國的金融危機,便是這樣產生的,因此,央行的職能也成了爭論。

2006年知名的經濟學大師弗利曼(Milton Friedman)便曾在訪談中提到,應該廢掉聯儲局,因為是央行使金融出現不穩定性。當然,弗利曼也知道這是知易行難,央行是廢不了的。一般來說,經濟學家認為,央行有其存在價值,只是關鍵在于能否善用其職能。若運用得當,是有助于穩定金融體系的。

畢竟,央行做為最后的放貸者,便是為了應付金融危機而出現的;只是吊詭的是,央行出現也強化了金融界的賭徒心理,使當代資本主義成了賭場資本主義,因為大家都知道,若出現問題央行必會出手善后,既然如此何不放手一博。

這里便帶出了一個論理問題,或所謂的道德風險的危害。經濟行為講的是誘因或激勵,有激勵才有動力,可問題是,若沒有適當的約束,激勵便會變成不當誘因,特別是當經營者不是所有者時,更是如此。

當代資本主義是建立在委託人(所有人)與代理人(經營者,經理人)分開的基礎上的,如基金經理,若大賭賭贏了,他們可分到紅利,若賭輸了,又不是他們自己的錢,更何況政府會善后。在這種考慮下,豪賭便成了風氣,貪婪也成了美德。據此央行的存廢便成了兩難。

當前的情況,美聯儲在2014年后,便開始升息,且放出升息的日程表;目的顯然是要預示大眾,投機要適可而止;這升息動作雖是理性的,卻遭到總統特朗普反對,因為這個升息動作會純化市場牛氣,進而影響特朗普的政績,也可能會引發新興市場的金融貨幣危機,如印尼與土耳其。這顯示央行的擴張或收緊政策確是事關重大。

債務已成政策毒品

長期走低利率政策遲早會引來投機與資產泡沫,可其收緊,又可能引發泡沫破裂。這確是個吊詭的現象。只是長期來看,漸進升息應是必要的,畢竟天下沒有白吃午餐。問題在于,長短期的利害衝突。

就近期會否出現危機,主因之一在于2008年,全球經濟成長(GDP)只有約326兆令吉,可全球公私部門(公共、企業與家庭)的債務總額已高達約996兆令吉。顯見,當前經濟是靠債務來驅動增長,這種性質的增長是難以為繼的。

說到底,債務已成了政策毒品,只有繼續吸毒才能驅動增長,可這個以毒攻毒能持續多久,誰也說不準。有一派認為,應該清理市場讓泡沫破裂,回到原點,再出發;也有人認為,債務不可怕,可用溫和的通貨膨脹來消債。誰是誰非,連專家均各有各說,門外漢自然更是各猜各的。這個莫測的風險會否爆發或何時爆動,就成了千金難買早知道的謎團。

孫和聲

孫和聲
時事評論人

熱門新聞

更多評論

更多

【龍門陣】艾群:污染裡有什么

20日 • 2小时前

【龍門陣】楊善勇:把地方政府當訓練營

20日 • 2小时前

【龍門陣】黃瑞泰:師資困境的另一種可能

20日 • 2小时前

【八方論見】謝光量:希盟敗因

20日 • 2小时前

【名家】藍志鋒:伊黨不是巫統唯一救生圈

20日 • 2小时前

【群英會】張瑞強:人民對州議會有所期待

19日 • 一天前

示意圖

【龍門陣】楊善勇:禮端試帶廢料入境澳洲

19日 • 一天前

【龍門陣】黃先炳:一切還得看因緣

19日 • 一天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