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今年5月9日,两名华裔男子在马新第二通道摩哆车道大打出手,周围的摩哆骑士叫喊及鸣笛劝架。
Advertisement

(新山9日讯)马新两国的陆路关卡交通流量庞大,不时发生交通纠纷,甚至因此大打出手,这些争执和打架画面遭民众拍下发布至社交媒体,当中有不少大马客工只是为了三餐越堤讨生活,却因此成为新闻人物,遭网民讨伐。

塞车塞到脾气火暴,若再遇到无礼插队的司机更是勃然大怒,这些因插队或车辆擦撞引发双方大打出手或破口大骂,甚至还闹上警局讨公道或民事索赔的戏码,经常在新山关卡和马新第二通道关卡发生。

俗话说,先动手打人就是不对,加上关卡附近的道路上车来车往,若有这些情况,就容易被路过的人用手机摄录之后再放上面子书分享,引来网民讨伐。偶有当事人向大马或新加坡警方(视事发地点而定)报案,希望警方介入调查。

两名男子不满一辆新加坡注册轿车司机插队,下车殴打车主。
两名男子不满一辆新加坡注册轿车司机插队,下车殴打车主。

近期发生两宗因驾车人士缺乏忍让而引发的冲突。8月11日晚上社交媒体流传视频,因不满一名新加坡籍司机在马新第二通道关卡前方插队,两名男子怒而下车痛殴该名司机,并使用车门狠狠夹击对方双腿。被殴打的30岁新加坡籍司机之后向警方报案。

Advertisement

另一宗则发生在8月28日,共乘摩哆的大马印裔和另一名骑摩哆的华裔骑士在新加坡关卡等候通关时,双方因插队引起冲突,脱下头盔相互攻击及扭打。

不少网民认为,类似打架事件,只要闹事双方各退一步就能把事情解决,毕竟大家都是为了三餐到新加坡工作讨生活,。

有网民表示,若大家都好好排队那就会减少纠纷,大家都能安全抵达到目的地。一旦双方打起架,也会连累其他通关者,甚至因此迟到。

每天起早摸黑骑摩哆取到马新第二通道到新加坡上班的黄文耀(39岁,送货司机)受访时坦言,摩哆车道的插队行为很常见的,在摩哆车道上每天都有摩哆插队,也会有小摩擦或擦撞。

他透露,这些交通争执是几乎每天都在发生,打架也是经常看到,他曾目睹摩哆骑士使用头盔互击。

今年8月28日,印裔骑士在新加坡关卡等候通关时,不满华裔骑士插队行为,使用头盔攻击对方和扭打。
今年8月28日,印裔骑士在新加坡关卡等候通关时,不满华裔骑士插队行为,使用头盔攻击对方和扭打。

“通常如果有人打架,旁边的人都会劝阻。若赶时间的时候当然会很不耐烦,一点点碰撞就会引起争吵,我觉得双方都必须理智一点,只要插队者或碰撞别的摩哆的骑士主动道歉,就可以化解。”

好脾气的黄文耀坦言,其实他不明白,大家都是大马客工,同样是越堤赚新元,不懂有什么好吵好争的。

“大家都想早一点通过关卡去上班,就容易会有小摩擦,主要都是摩哆碰撞和插队引起。我有时也会碰撞到别人的摩哆,但都会先说对不起,基本上道歉就可解决了。”

黄文耀说,那些在车龙中吵架和大打出手的骑士只是占大马客工的小撮人,但因为发生打斗就容易被放大及上载分享到面子书上,加上若吵闹得太久,关卡保安人员就会闻风而至,届时事情就会变得复杂。

“争吵打架的人基本上都会适可而止,因为大家不想把事情闹大,让关卡保安到摩哆车道上处理,这样会很麻烦,摩哆车道阻塞也会更严重。”

每天开车取道新山关卡来回新加坡和新山两地的陈秀仪(40岁,会计)说,在轿车车道发生插队是很平常的事,但她并不喜欢插队行为,因此一般都会紧紧跟著前方的车辆,不让有意插队车子的有机可乘。

她并没有遇过有驾车人士下车打架,却常看到车辆会发生小擦撞。

大马客工黄文耀
大马客工黄文耀

提升关卡加速通关

陈秀仪认为,打架吵架是个人修养问题,其实也不太是大马客工们关注的问题,反而更关心新山关卡何时会提升。

她说,虽然为了加速新山关卡入境车辆通关速度,选择关闭一触即通卡的加值柜台,却无形中拖慢了通关速度。

“过去两周,我就遇过两次,停在我前方的轿车司机因一触即通卡值不足无法还过路费,而要求我协助刷一触即通卡,再用现金还我过路费。”

陈秀仪反映,车辆入境新山时,新山关卡开放左边通关柜台,以致副驾驶座无人的司机必须自己下车递护照和刷一触即通卡,加上通关柜台车道狭窄,车辆停不好难以顺利下车,非常不方便,她希望这方面能够获得改善。

热门新闻

阅读全文

瘦回20年前小学体重 小甜甜分享秘诀

阅读全文

比事业重要 唐诗咏不抗拒生孩子

阅读全文

敦马赞客家人勤力贡献多

阅读全文

母亲翻看聊天纪录 惊见女儿被包养崩溃报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