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白健任(左起)、王志贤和邓苑伸。
Advertisement

免费交换生

许多学生都想出国留学,却碍于高昂的费用无法如愿。美国大使馆自2004年在大马推出青少年交流与学习计划,让高中生免费体验半年交换生涯。

“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通过书本或网络看到的美好不如亲自体验来得深刻。美国驻马来西亚大使馆每年都会选一批学生参与肯尼迪卢格尔青少年交流与学习计划(Kennedy-Lugar Youth Exchange and Study,简称YES),到美国高中学习并住在寄宿家庭内,充分体验异国文化与学习氛围。这就来听听几位交换生的体验分享。

白健任
◎2013年参与YES计划
◎牙医系大四生

王志贤
◎2015年参与YES计划
◎艺术与社会科学系大三生

Advertisement

邓苑伸
◎2018年参与YES计划
◎目前正在准备大专入学,计划选修金融或会计系

你从何得知YES交换计划?

白:校内辅导老师告知这项计划,我听到后便决定参与了。筛选过程竞争很大,所以我从没想过自己会被选中。每个州的申请者都会有面试的机会,我所在州属的申请者共50人,但只会选5名晋级国家最终选拔赛;而进入选拔赛的有约150人,参与名额只有40个。

王:我15岁时与家人一起到台湾旅行,爱上了那种开阔眼界的感觉,开始想要有更多出国机会。出国留学或当交换生需要有一定的经济能力,但我的家庭并不富裕,因此我开始在网上寻找这些机会。当时我找到这个完全免费且还会给予生活津贴的YES交换计划,但碍于年龄不足,这个计划只接受17岁的交换生,因此我用了两年时间准备自己,让自己在成绩和课外活动上取得更优越的表现。

邓:我是在这项计划的申请截止前两天才获知详情。朋友的母亲素来喜欢浏览社交媒体,寻找适合女儿参与的各种活动,伯母得知有这项计划,便叫我和朋友一起报名。我当下只是想著一起申请,没想过自己会中选,毕竟是什么都没准备的情况下进行申请。

美国人注重生活素质,除了上课,他们也享受各种“课外活动”,志在培养全方位人才。图中王志贤(左)与友人一同滑雪。
美国人注重生活素质,除了上课,他们也享受各种“课外活动”,志在培养全方位人才。图中王志贤(左)与友人一同滑雪。

美国高中与大马高中有何不同?

邓:我去的那所高中提供很多艺术课供学生修读,而我选择了陶艺。当看到陶艺这门课时,我很意外,因为本地学校不会提供这类科系,美国却非常注重学生们的艺术培养。另外,我也加入了铜乐队。那里的铜乐队设备与时并进且非常齐全。无论有多少位学生,老师们都会确定所有学生都有一把可以演奏的乐器。

王:我们经常看见校内有学生办音乐会,就连我这样歌声不怎么样的也可以参与。我发现美国学校很注重课外活动和艺术素养,他们不把学业当成学生学习的全部,音乐、运动、艺术等课外活动在他们的教育中占很大比分。

白:这点我深有同感。我的学校单是网球场就有6个,且个个都是奥运会规格,可见校方对运动的重视。他们的奖学金不只提供给学术成绩较好的人,反而照顾到各个科系的学生。运动好的学生可获得运动奖学金,被纳入学校校队,并获得前国家队成员以教练身份指导。在这里,人人都有机会,校方想做的不是培养读书机器,而是全方位人才。

王:同时,我也发现那里的学生都很早熟,会在课堂上问许多问题,且会与老师们直接对话,表达己见,跟本地上课氛围非常不同。

白:或许是他们的家庭教育一直都是比较独立的,与亚洲的教育模式不同,相比之下我就是课堂中的异类。好比同学们想问问题时便坐在位子上直接问,也会在位子上回答;但我会举手,并且习惯站起来回答问题。有时候想上厕所时,也会先询问老师,而不是像其他同学般直接走出课室。

不过,我们在那里主要是体验当地生活与文化,而不是去上课、毕业,所以我修的课程与正式的课无关。除了必修课,我拿的都是比较好玩有趣的课,包括烹饪、健身、网球等。由于我不想有太多功课,所以我也选择了中文课,而不是当地热门的德文、法文等,如果选修新语言,我可能会追不上其他同学的进度。在中文课时,我是老师的助理,因为中文课内容大概是华小一年级程度,因此我在课堂中会帮老师照看学生,也会帮忙批改考卷。

白健任加入寄宿家庭弟弟的棒球队成为志愿教练团助理,教他们正确的比赛态度与体育精神,并有幸被邀请参与美国棒球大联盟,亲眼感受真实的赛事,从中学习。图为白健任(后排)与寄宿家庭弟弟的合照。
白健任加入寄宿家庭弟弟的棒球队成为志愿教练团助理,教他们正确的比赛态度与体育精神,并有幸被邀请参与美国棒球大联盟,亲眼感受真实的赛事,从中学习。图为白健任(后排)与寄宿家庭弟弟的合照。

谈谈“交换生涯”对你的影响。

王:这段经历扩展了我的视野,让我看见更多东西,改变了我的世界观。过去两年我所做的许多决定其实都受到这次经历的影响。以前我并不是一个善于交际的人,要我与不认识的人交际几乎是难如登天,但参与这个计划后,我认识了更多人,慢慢地突破自己。我以前是一个想很多的人,看到喜欢日本动漫的朋友,我本能地觉得不适合自己,不想去参与;而看到打篮球的朋友,很喜欢但不敢去加入,所以经常下课的时候都是自己一个人。直到毕业在即,喜欢日本动漫的朋友主动与我聊天,我才发现他们其实没有自己想像中的难相处。现在的我会保持开放心态去接触不同的人事物,在那里(美国)什么都要自己做,所以现在我也相信只要肯学习,不会有做不到的事。

白:如果没有参与YES,我现在说话的方式可能还会像个还没长大的小屁孩,但我觉得自己如今成熟了许多。由于父母都是教师,以往我一直认为自己会走上同一条路,没有认真想过自己未来想做什么,但完成这个交换计划后,我开始去思考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于是我花了一年的时间在大学预科班(Matrikulasi)思考自己的未来,最终选择念牙医科。

邓:我是一个耳根子软的人,以前母亲叫我念什么科系,我都会说好,因为我知道母亲是为我好。但参与YES后,我知道不一定要走父母为我们铺的路,我开始敢于表达自己的意见和想法。现在我与母亲讨论了自己的未来,她表示会尊重我的选择。

YES交换生都加入校友会,主要是做些什么?

王:我是校友会委员,我们的职务是确保校友之间保持联系、为即将出国当交换生的学生做好心理准备,以及举办回馈社会的社会项目,包括帮助难民、与可持续发展课题相关的项目、区域工作坊等。这些活动大多是开放予公众参与,以做各种醒觉意识宣导。某些特定活动则只限YES校友可参与,比如一些领袖培养活动或YES区域交流生活营等。随著美国大使馆到校园做讲座时,我们也会随行到校园分享自己的交换生经验,让学生们更了解这项交换计划。

在当地朋友的带领下,邓苑伸(右)与乌克兰交换生初尝划橡皮艇运动,从此爱上它,经常结伴去划橡皮艇。
在当地朋友的带领下,邓苑伸(右)与乌克兰交换生初尝划橡皮艇运动,从此爱上它,经常结伴去划橡皮艇。

在美国最大的文化冲击是…

白:我发现大部分当地人都很有礼貌,平日里会很绅士地为你开门;而当你为他们开门时,他们一定会望著你真诚地说声谢谢,不像我们这里,有时连谢谢都不说。那里的生活习惯跟我们不同,以穿拖鞋进屋的这件事来说就好,我每次去到人家家里都想脱鞋,但他们总是跟我说不需要,让我每次都在思考刚刚去了哪里、鞋子脏不脏等问题。
邓:那里几乎每户人家都会在家养宠物,有些养好几种,有些则是养猫狗。他们经常把大型犬养在屋子里,我个人不太习惯,因为吃饭时狗狗就会坐在饭桌旁看著我吃饭。

给未来申请者的面试建议。

邓:如果面试时遇到不懂的问题,就直接说自己不会,毕竟我们还是学生,还在学习阶段。

白、王:当个真实的自己,才能让面试官看到你的为人和个人才能。

通过生活营 选出交换生

美国驻马大使馆旗下有15至20个交换生计划,YES从2004年起成为其中之一,旨在让本地学生了解美国社会和价值观,并帮助美国人了解他国文化。美国驻马大使馆文化组助理、交换生校友协调员谢淑英指出,这项活动由大使馆主办,马来西亚国际文化交流基金会(AFS)负责执行,只招揽17岁的学生,包括大马教育文凭毕业生、O Level或同等资格的学生参与;残障学生的申请年龄则介于15至17岁。

YES每年1月至4月底开放申请,申请截止后将召开两次面试,分别为区域面试及国家级面试。“每个人都值得获得一次机会。”谢淑英笑言,无论是否有信心,想参与的学生都应该递上申请,因为主办单位将给予每人面试的机会,再从中挑出适合的人选进入筛选环节。邓苑伸在旁点头,表示自己递申请时也不抱希望,志在参与,却没想到成功入选。

3位参与者透露,国家级面试是以生活营的方式进行,会进行一系列领袖型活动、团队活动等,而参与者将在生活营期间被召见进行面试。“面试官及一众工作人员会透过活动观察大家。”谢淑英指出,面试可以预先准备,但参与活动无法准备,面试官可透过参与者在生活营中表现出来的行为与态度进行评估。“我们需要的不是学术为上的学生而已,成绩固然是我们看重的一点,但并非全部,批判性思维、解决问题的能力等都是我们挑选的要素。”完成面试后,参与者还需参加另一个生活营以了解美国高中生活,以在出发前做好心理建设。

谢淑英希望学生们勇于尝试,提出申请,因为主办单位会给予每个人一个面试的机会,不完全以成绩为筛选标准。
谢淑英希望学生们勇于尝试,提出申请,因为主办单位会给予每个人一个面试的机会,不完全以成绩为筛选标准。

先确保自己能经历全程

不过,她希望参与者们能确保自己可以完成半年的交换计划,尽量不要求提早回国。“有些学生家中有急事被迫提早回来,但因交换计划为中五毕业后的隔年出发,早前也有学生因申请公共服务局奖学金,而需要提早回国面试。”她指出,美国大使馆每年都需要与我国政府周旋这件事,但只有几次成功让学生直接在马来西亚驻美大使馆面试,惟每年情况皆不同。

谢淑英强调,这项交换计划为全免计划,参与者的机票、住宿、学费、签证及生活津贴皆由大使馆支付,学生无需负担任何费用。她透露,学生到美国后将入住寄宿家庭,直接参与当地人的生活,可对美国人有多一分了解。寄宿家庭方面则会在美国开放申请,由当局筛选合适家庭,并按照学生情况酌情安排,包括有些穆斯林学生愿意接受大多美国家庭养宠物的事,因而可以安排到一般家庭;有些坚决无法接受宠物,只能安排到没养宠物的家庭;有些学生则来自单亲家庭,希望寄宿家庭是个热闹的大家庭等。

谢淑英表示,这项交换计划目前仍未广为人知,因此希望有兴趣的学校可联系AFS或美国大使馆,双方皆可安排到校做讲座,好让更多学生了解这项计划。

热门新闻

阅读全文

独居老人公寓去世11年无人知 房东上门惊见干尸方揭发

阅读全文

受不了顾客态度 日本拉面店拒本国客

阅读全文

华裔少女遭3人霸凌 网传视频要求救人

阅读全文

撞大道分界堤 女司机当场毙命

阅读全文

雪河生水来源受污染发臭 紧急关闭滤水站料7大县区提早制水

阅读全文

任达华出席广州活动遇刺 紧急送院救治

阅读全文
青少年霸凌事件引起关注,被霸凌者的心灵伤害远大于肉体的伤害,受害者往往也会欺负更加弱小的人,形成恶性循环。(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受害者变施暴者 霸凌成恶性循环

阅读全文

梁咏琪现身演唱会 伸手摸郑秀文“蜜桃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