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 大学校园内最活跃的无疑是佛学会。工大如此,农大如此,马大、理大、国大也是如此。

当年,我也是马大佛学会的成员。犹记得学生事务处主任为一个课程主持开幕时,便宣称马大佛学会是校内最活跃的团体,每周都有好几项活动进行。

何以大学生会热衷学佛?我觉得该是对心灵生活的一种向往。摆脱中学的应试教育后,相对自由的大学生活让他们发现有不同的领域可学习。佛教义理的精深博大,可以满足他们的需求。因此佛学班、佛学讨论会、佛学讲座都不乏人问津。即使是校外,诸如跨学校的大专佛青生活营、研修班、思想工作营、研讨会等,都广受大专生欢迎,主办方不愁没有人参加。

二、三十年过去,当年曾参与佛学会的大专生早已投身社会工作,有些甚至已告老退休。叫人感纳闷的是,当年活跃于佛学会的大专生,大多没有再参与佛教活动。各地的佛教会领导,也没有多少位是大学毕业生。

仅热衷研究佛理

Advertisement

我所接触的一些当年活跃于佛学会的成员,大多安于家庭生活,“行有余力,则以学佛”。若问他们何以不再参与佛教,大多表示没有时间、没有多余精力兼顾;有些则对佛教会的活动不表苟同,认为无法满足他们在大学时期般专注探索佛理、思考人生内涵。佛教会推动的社会福利、教育、文化工作,难以引发他们的共鸣。

原来他们当年参与的还真是“佛学会”,并非“佛教会”。所以他们热衷于研究佛理,情感归向的是教义,而非爱教护法之情。他们认同佛法的功能,却不认为佛教重要。若要他们开班研究佛理,用佛教观点发文告或写文章评论时事,他们勉强还是乐意的。至于卫塞节、盂兰盆、观音诞等节庆,他们视若无睹,从不重视。

可是,佛教毕竟是个解行并重的宗教,“信解行证”是学佛的必然过程。离开人群、忽视躬行,佛教的真义将难以彰显。佛教若跟不上时代,对社会的需求无法积极回应,其存在价值将备受质疑。我希望大专佛学会的领导认真反思这点,给大专生介绍“佛教”的济世精神,而不是只顾及发扬佛法的义理而已。

黄先炳

现任师范学院讲师,马来西亚儿童文学协会创会会长。法名心愚,竺摩法师弟子。1978年开始接触佛教,目前是关丹彭亨佛教会总务。

热门新闻

阅读全文

37岁健身达人“筋肉爸爸”中风 爱妻接病危通知崩溃

阅读全文
振瑞路52座组屋单位的铁锅煮尸案死者,证实是名被亲生父母谋害的女童。

铁锅煮尸案 父母明日被控

阅读全文

女子捡到充电插座 用了一个月惊觉不妥

阅读全文

满月礼盒还有刺绣! 安以轩砸重金宠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