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由于电召车的强势“抢滩”,许多德士司机只能够在游客区等候游客或外劳的光顾。
Advertisement

“从前还没有电召车的时候,我每天大概只需工作10个小时,就可以赚大约200令吉的收入;但现在就算工作超过12个小时,我都未必能够赚到50令吉呢!”这是58岁的德士司机于发成的感叹。

电召车的强势“抢滩”,对传统德士造成了激烈的冲击,许多传统德士司机都面临如于发成的困境;但电子召车在短时间内占掠了传统德士的市场,除了德士司机的服务一直以来被人诟病之外,如何因应新科技带来的转变,政府的支援是否足够,以及两者之间的竞争平台是否公平等,也都是值得探讨与关注的。

周日下午的吉隆坡谷中城(Mid valley)人潮拥挤,而该广场除了德士站外也设置了电召车停泊点。炎炎午后,记者粗略观察,尽管德士的队伍连绵不绝,但前进的速度缓慢;反之电召车在站前进进出出,几乎没有停顿,形成极大的对比。

上月,交通部部长陆兆福宣布将管制电子召车服务(e-hailing),意味著电召车司机需遵守与德士司机相同规章,包括申请商用车辆执照、为汽车及乘客购买保险、每年验车1次等,以落实电召车及计程德士间的平等竞争。

新政策颁布后,自然有人欢喜有人忧,德士领域乐见该政策落实,毕竟他们对政府管制电召车早已期盼多时;反之,国内目前合法注册的20万电子召车司机,再也不能像过去那样,只要有辆汽车,就能够到路上接客做生意了。不夸张地说,电子召车服务能够在本地迅速站稳脚步,可归功于传统德士业者的“不思进取”,犹如火上浇油般地助长了电召车的成长。

于发成掏出记事本,显示其工作一整天,只接送了5个乘客,总共赚取了52令吉。
于发成掏出记事本,显示其工作一整天,只接送了5个乘客,总共赚取了52令吉。
Advertisement

61%年龄超过51岁

从数据上,可以了解到国人对电召车的依赖程度,每年都在倍增,从2016年的每月600万趟行车次数,飙升至今年的每月1800万趟。国人心中可能会有一道疑惑,电子召车服务进军大马市场已经那么多年了,为什么德士司机仍不愿做出改变,重新挽回乘客的青睐呢?

只是,“转型”二字虽说得轻松,但对人生已经过了大半辈子,且教育程度普遍不高的德士司机而言,岂是那么简单的事?

据官方数据显示,大马目前共有6万7000名德士司机,其中在半岛有61%的司机,年龄超过51岁。收入不稳定且工作辛苦,使越来越少年轻人愿意从事德士行业。我们往往在购物商场的德士站,见到的司机都已两鬓如霜。

德士司机们,大部分都不是社群媒体或报章媒体上所形容的“害群之马”;反之,他们更是深受其害。但尽管如此,他们唯有延长工作时间,来弥补电召车竞争所造成的收入缺口。

当然,也有司机会为自己另开财源。据记者在金三角一带的购物商场观察,部分德士司机会自行制作传单,向游客推销游览景点的包车服务。但那仅是杯水车薪,无法有效地协助他们弥补生计上的困难。

有时一天只赚40令吉

种种情况,叫人不禁思考,究竟“转型”对这群年迈司机而言,究竟是“能与不能,或是为与不为”呢?

根据记者走访了隆市几家著名购物商场,惟大多德士司机听都马上摇头,拒绝访问。他们拒绝受访,或不是怕麻烦,恐怕更多是对自己的不自信,并认为德士司机有什么新闻价值呢?

“不自信”,或正是与德士司机不愿转型有关。尽管国内德士公司,也有推出类似Grab电子召车服务的应用程式,但对已习惯传统作业方式的德士司机而言,要加入电子召车服务,不单是技术上的问题,更多的还是心态上的不愿尝试。

在谷中城的德士站,已从事德士行业近25年的于发成(58岁)告诉记者,自电召车在本地盛行后,他的生意估计锐减了约75%。

“从前还没有电召车的时候,我每天大概只需要工作10个小时,就可以赚大约200令吉的收入;但现在就算工作超过12个小时,我都未必能够赚到50令吉呢!像昨天,我只赚40令吉而已!”

于发成邀记者上他那架颇虽老但干净的德士里聊,“以前都是乘客要找德士,当收工回家碰到顾客,还得和他解释已经收工回家了;没想到现在倒过来了,没有人要搭德士了”,言语中尽是无奈之情。

他表示,现在的德士司机们要提升收入,只能够靠延长工作时间,因为电召车的关系,越来越少本地人光顾德士司机,客源主要依赖游客、外劳及不熟悉智能手机的老人家。

尽管于发成说,周末的生意会比平日好,但他向记者展示其记录收入的笔记本,里头记录著当天他仅接送了5个顾客,总共赚取了52令吉,但那还是还未扣除成本的情况下。当时已是傍晚5点钟左右,不敢想像平日生意有多惨淡。

那情况如此恶劣,还能够继续做下去吗?于发成坦言,虽然目前传统德士非常惨淡,但他仍还依靠德士这份收入来缴付房贷,但这份工作究竟能做多久,他实属茫然不知。“不知道会不会继续做下去,也是有人建议我改驾电召车,但是我年纪也大了,叫我去学习做电召车,我看也是很难了。”

记者在金三角一带的购物商场观察,部分德士司机也会向游客推销包车的服务。
记者在金三角一带的购物商场观察,部分德士司机也会向游客推销包车的服务。

通胀让德士雪上加霜

电召车的强势“抢滩”,对传统德士而言犹如“外敌”当前,但通货膨胀、天然气添加站不足、害群之马等“内患”,让身处寒冬的德士司机更是雪上加霜。

德士雇主司机公会(联谊会)许力文说,尽管通货膨胀是大家都面对的问题,但前朝政府所实施的消费税,对德士业者造成很大冲击。

“举个例子,司机通常得缴付4种服务的消费税,包括汽车零件、安装费、验车费及租车费。虽然现在消费税取消了,但是新政府也有服务税,到时候物价会不会降低,还是有待观察。”

此外,在谈及德士领域中的“害群之马”,几位德士司机均异口同声地,归咎政府的执法不严所致。许力文说,当乘客向当局投诉有司机违规时,该名司机最后总是能够逍遥法外。

也因此,他激动地建议当局,针对违规多次的德士司机,应该直接取消其德士司机资格,不让他持续影响德士业者的形象。

许力文认为,新政策落实后对德士司机而言,将更公平。
许力文认为,新政策落实后对德士司机而言,将更公平。

新政策一年宽限期 德士司机不满

许力文针对新政策表示,过去德士司机不满电召车“抢滩”,主要是电召车不需遵守德士司机规章就可营运,往后双方将平起平坐竞争,对德士司机将更公平。

他说,电召车司机过去不需要承担验车(约60令吉)、申请司机卡(Kad Pemandu)及公交车营运执照(PSV;约115令吉)、体检(约30令吉)等一系列费用,自然能够以优惠的价格吸引乘客;他举例,计程德士到KLIA国际机场至少需80令吉,而Grab仅需60令吉。

过去成为电召车司机的门槛低,再加上国阵政府大力鼓励下,不少国人都选择成为兼职电召车司机,造成僧多粥少的情况,司机们的生计自然大受冲击。

但他相信,新政策落实平等管制后,电召车司机的数量将会减少;据官方数据显示,国内共有20万合法注册的电召车司机,其中仅有5万为全职司机。

虽然德士公会乐见新政策,惟许力文不解,为何当局设下一年的宽限期。因为,去年国会已通过“2017年陆路交通修正法案”,对电召车设下多项限制,惟若加上目前的一年宽限期,德士司机等于苦等了两年。

“当局所给予的一年宽限期过长,希望政府考虑将宽减三个月,哪怕半年也好。因为德士司机已苦撑多时,若还要等待一年,恐怕难解德士司机们的燃眉之急。”

尽管部分德士司机抵制政府合法化电召车,但他对电召车的竞争保持开放态度。

惟他语重心长地说,不管是电召车司机或德士司机,都是希望能够多赚一些钱,我们不应该去破坏人家的饭碗,但这些竞争必须建立在公平的基础上。

5公司合作开发应用程式拉客

随著新政策下,政府积极鼓励德士司机加入电子召车服务的行列,但早在去年,国内5家德士公司就携手合作,共同开发了PICKnGO手机召车及德士服务应用程式,来面对电召车公司的竞争。

PICKnGO私人有限公司执行董事陈智菁说指出,虽然是这5家德士司机合理开发的应用程式,却开放给所有本地合法注册的德士司机,且自2017年8月创立初期的400名德士司机参与,发展至今已有1万名德士响应该应用程式。“我们了解到司机在适应新科技的困难,因此当局都会提供专业培训,教导他们如何使用智能手机,而且车辆都是由我们检查后才能够投入服务,以提供优质的服务。”

陈智菁寄望新政策落实后,将有更多德士司机加入PICKnGO电子召车应用程式的行列,以增加更多收入。
陈智菁寄望新政策落实后,将有更多德士司机加入PICKnGO电子召车应用程式的行列,以增加更多收入。

她说,PICKnGO提供全面的电子召车服务,包括车资范围、信用卡支付车资、提早预订功能等功能。乘客透过这样的方式召德士,将可避免碰到“不计程的计程司机”。

此外,作为德士业者,她认为最困难的不外乎,就是无法与其他电子召车公司竞争。她同样也归咎于电召车,并不需要承担政府所限制的营运成本,自然能时常提供优惠来吸引乘客。惟她亦认同,新政策的落实后,将可挽回德士业者的颓势。

陈智菁说,相比新政策下,规定电子召车公司只能向德士司机抽取10%的佣金。该应用程式每趟仅抽取60仙至2令吉不等的佣金,远较当局规定地来得低,定能协助司机们增加收入。

但即使如此,仍然有许多年迈司机不愿踏出这步来尝试,因为认为自己无法掌握科技。有鉴于此,她唯有寄望那些已经透过PICKnGO应用程式来增加收入的德士司机,以自身成功转型的例子,去吸引更多的司机加入该服务。

陆兆福:给予足够时间配合不偏袒

对于德士司机不满当局给予一年的宽限期,交通部长陆兆福说,考虑到全国共有20万电召车司机,若要求他们数月内完成当局规定,包括验车、购买保险、申请执照等也很不合理。

而德士司机希望当局管制电召车后将可让业者人数锐减,以减少竞争;陆兆福也坦言,官方目前无法预估,这20万电召车司机在新政策落实后人数会否减少,但当局已和电召车服务业者洽谈,以确保电召车主会在期限内执行交通部的新政策。

陆兆福表示,他明白德士司机长期的埋怨及不满,惟有冀望新政策落实后,电召车及德士司机可平等竞争。尤其新政策阐明,电召车业者仅能向提供电子召车服务的德士司机抽取最高10%的佣金,而使用私人轿车的电召车司机则最高可征收20%佣金。

关键是面对新挑战

“当局考量到实际操作的问题,倘若给予不足够的时间,电召车司机们也会感到难以配合,在制定政策方面,并非是要偏袒电召车或德士任何一方。”

陆兆福也说,当局鼓励司机们加入电子召车服务的行列,以提升他们的服务素质。他也举例,许多电召车公司都有提供相关的培训,惟关键还是德士司机肯面对新挑战,否则外界将无法真正的协助解决问题。

他称,作为一个负责任的政府,他们不能因为任何一方有不满,就不作出决定,从而影响政府的运作,并呼吁传统德士司机应该走出旧思维,跟上时代步伐。

“这个年代,若说是因为年迈而无法掌握智能手机的说法已站不住脚了,包括我79岁的父亲也能学会使用智能手机,所以我们碰到的问题是,如何吸引德士司机们,愿意尝试电子召车服务,所以当局希望以更优渥的条件,鼓励德士司机加入电子召车服务。”

热门新闻

阅读全文

丹州苏丹与俄罗斯妻子被证实已离婚 结束一年婚姻

阅读全文
陈浩民饰演的经典角色之一“李哪吒”。

陈浩民李若彤出席活动 样貌崩坏惹热议

阅读全文

6旬妇女指控杨美盈撞后逃

阅读全文

张国荣当巴士司机16年? 网民:希望他真的瞒了我们

阅读全文
餐馆女员工截停灵车,倒茶给黄源红,愿他喝下最后一杯茶后,一路走好。桌上也摆放了一碟黄源红生前爱吃的粿条汁。

【随机砍人2死惨案】榴梿档主出殡 好友备生前至爱送别

阅读全文

助教指控补习中心 半工读假大学

阅读全文

公正党公开决裂 发声明批评安华辞职论

阅读全文

加拿大夫妇猎杀巨大狮子 亲吻庆祝引网民热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