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爪夷文书法课题延烧迄今,已不单单是教育课题,而是影响华教深远的政策隐忧。

如果当今在朝的华裔部长和副部长依然沉默,没有对此课题有既定的政策应对及化解,那我们有理由相信爪夷文书法最终将成为一项政策。

届时,谁将为此付出代价、华裔族群的下一代是否背负沉重的包袱,时间将证明这一切。

其实华文教育的课题就是华社的课题,不管是哪一个层面的领袖,都不应分彼此,而是应该勇敢站出来表态或提出应对策略,因为一旦华教变质,影响的不只是我们,而是未来的华裔子弟。

爪夷文书法课题正式被提出后,起初大家都没有太大异议,而当教育部发表无法保证未来是否也把爪夷文纳入评估考试时,就一石激起千层浪,扬起反对的浪潮。

Advertisement

既然华教团体激烈反弹,那政府是否应该俯顺民意,撤回这项决定,毕竟爪夷文书法也非希盟政府的宣言内容之一。

深一层解读,明年开始各源流小学的四年级学生就要学爪夷文,对国小而言,也许不存在任何争议,但对华小和泰米尔小学的马来老师来说,爪夷文的基本字型、结构和组合都相应的陌生,贴切的说是一无所知,又如何教导这门书法呢?

虽然教育部发表声明有关老师将接受15周的授课,令人不明白的是,短短的15周就能掌握吗?令人费解的是,华校老师对本身的中华书法的掌握也有难度,更遑论要掌握爪夷文,然后进一步教导。此政策是否太草率?

当中是否有牵涉到任何隐议程,暂无法透视,然而有一点必须严肃看待,届时教育部是否会委派懂得爪夷文书法的马来老师前来华小和泰小教导书法,不可不虑。

因此,华校董事必须坚守城墙,做个尽责的华教守门员,紧守这道防线,切莫让华教城墙被敲破一个缺口,那将是灾难的开始。

除了华校董事及华教团体的力量,华裔的正副部长也被寄以厚望。最近2名副部长也就此课题发表看法,不过他们的论点让华社感到遗憾!

一批行动党州议员联同社青团领袖及138个行动党支部一起联署,坚决反对教育部在国民型小学四年级马来文课程植入学习爪夷文的课程,点燃华社的希望。

行动党在过去的半个世纪,一直强调奉行一个民族、一个语言、一个文化的核心价值观,希望这一次的联署不是最后一炮,而是陆续有来,还有后续行动,继续扮演施压角色,向政府施压,直到爪夷文课题全盘解决为止。

当前的政治种族政策横行,而教育这一块也影响种族政策深远,为免掉入这个深渊,各方应共同努力,去除种族政策,捍卫大马多元社会的完整性。

张瑞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