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投票年龄降低到18岁一事让一些网民不满,认为年轻人不理智而乱投票,甚至因此而上街示威等等。另一方面,一些网民不满香港最近一连串示威,认为年轻人没脑子,容易被人煽动(年轻人是这次示威的主力)。

这些指责认为年轻人没想法且随波逐流,因此不配享有政治权利。他们指责年轻人只看表面来投票(例如看脸)、只会听从父母的话投票、不理解政治运作、只会跟著他人起哄等等。

这些指责听起来义正辞严,但是年长者在政治上又是否比较明智?已有医学研究指出,人脑在15岁时已经发育完成,并能够做出很好的思考。因此从医学上说,降低投票年龄与年轻人自发上街示威,并非年轻人不理智的举动。此外,看脸投票、听从他人意见投票、不理解政治运作并随人起哄者,也常常可见于年长者。因此,以年龄否定政治权利不合理。

青少年能独立思考

曾在中学和大学教课,和学生接触的过程中发现,他们并非以上所批评的模样。他们有自己的想法,乐于学习所热爱的事物,去理解身边的事情。曾有学生说想尝试机场地勤的工作,借此学习新事物。也许学生非常关注时局发展,虽然没有投票权,但希望选民能投下符合他们期待的一票。

Advertisement

他们对从政者、政策和时局有自己的理解和看法,也能够自行收集资料,独立思考,做出判断。政治之外,这些年轻人对自己的未来也有所思考,而不是只听从父母的话。这些年轻人完全不是那些批评者口中无法独立思考,只会跟随父母和他人意见之辈。

这样的年轻人并非首见,历史有很多。辛亥革命的烈士之一——邹容,20岁时病死狱中。其著作《革命军》在当时广为流传,促使许多人投身革命。虽然《革命军》有许多瑕疵,但是也可见邹容对各方革命思想是有意识地筛选。其他的革命党人,如四大寇的孙中山、杨鹤龄、尤列和陈少白,投身革命时都不到30岁。

换句话说,这些在港台抗议政府的年轻人及许多希盟选举时的年轻志工,年纪都和这些革命党人差不多。如果认为辛亥革命这些志士虽然年轻却政治成熟,那么现在这些年轻人又如何不是?

受政策影响更长远

那么,会认为年轻人不成熟而无法享有政治权利的原因是什么?也许这是因为许多人根据自己的经验去推想。过去政治氛围较为压迫,也不鼓励人们去了解政治,因此许多过去的年轻人对政治疏离,所以认为时下的年轻人不理解政治,也无法思考政治议题。但是过去这十年来马来西亚政治白热化并普及化;港台的公民教育顺利培育一群符合公民社会要求的公民,是的,这些年轻人虽然年轻,但在公民素质上却非常成熟(港台年轻人的素质比马来西亚的高,一大原因是公民教育的成功)。

更为重要的是,现今许多政策的制定影响范围与时间甚广,越年轻的人受当下所制定的政策影响的日子就越长。因此有必要降低投票年龄,让他们参与公共政策的讨论与制订,让他们对政治的假设和期待反映在政策之中,以形成一个更加完善的社会。此外,这些政治权利也包括了上街示威的权利,因此港台年轻人上街表达他们的意见和诉求并不犯法。

虽然有人认为香港示威者暴力冲击立法会占领立法院,但是当政治表达的权利被视而不见,如此作为就是最后的救济手段,而这做法的合法性也写在了政治哲学经典名著《政府论次讲》中。虽然也有人批评那四位以死明志的年轻人,但如果了解其中脉络,可知道他们就如越战时期自焚的僧侣和台湾的郑南榕,是在没法反抗的环境下,决定以死谏的方式控诉政府。(很可惜的是,一些责骂他们的马来西亚网民,注意到这些抗争者的暴力,却没注意抗争者在这之前的各种努力,以及漠视警察执法时使用过度武力和制度暴力等更大更严重的暴力。)

简言之,这些马港台的年轻人绝非我们所想像般,对政治没任何了解。实际上他们了解的,可能比他们的父母还更多更精细。所以为何要为难这些年轻人?让他们享有他们应得的政治权利吧。

庄仁杰

华社研究中心研究员,香港中文大学历史系博士。研究专长为中国近代史、东南亚近代史与海外华人史。目前研究以吉隆坡和新山的华人社会为主。

热门新闻

阅读全文

24岁女子喝醉遭5男性侵

阅读全文

车摔山沟 拖吊惊见惨白手伸出窗外

阅读全文

【爱尔兰少女死亡】解剖报告出炉 没涉刑事成分

阅读全文

长腿美照被指修图 杨丞琳耿直回答笑翻粉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