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帶來的「震撼」?
中國帶來的「震撼」?

中國帶來的「震撼」?

評論 / 名家

最後更新 2017年04月26日 19时15分 • 評論: 謝詩堅 • 直掛雲帆

馬來西亞和中國的關係千絲萬縷。在東南亞國家中,馬來亞是一個比較獨特的半島。在1786年由英人開闢檳榔嶼后,開始有較為大量的華人由中國南遷,接著1819年英人佔有新加坡后,華人基本上是從兩側(新加坡和檳榔嶼)湧入馬來半島,自然造就了新加坡和檳城逐步地形成華人社會,相當部分人較后進入馬來半島。

因為新加坡所處的地理環境是個重要戰略地位,1948年英殖民政府在考慮批准成立「馬來亞聯合邦協定」時,就決定把新加坡割除出去,形成馬新在法律上的分家。待到1957年8月31日馬來亞聯合邦獨立時,其人口有627萬,其中馬來人有312萬,佔人口49.8%;華人有233萬,佔人口37.2%;印裔有73萬,佔人口的11.3%。當年新加坡人口有150萬,絕大多數為華人,繼保留為英國殖民地。

華裔人口比例下降

1963年9月16日,馬來亞聯合邦在英國同意下,擴大成為馬來西亞聯邦,也就帶動新加坡、砂拉越及北婆羅(沙巴)成為獨立國一部分,因為從馬來亞到馬來西亞仍是一個獨立國家。在那個年代,新加坡有180萬人口、沙巴有50萬人口(包括華人10萬)、砂拉越有75萬人口(包括華人26萬),與馬來半島合起來,總人口已近1000萬,其中華人的總人口(包括馬來亞、新加坡、沙巴和砂拉越)占41%,但最大的還是穆斯林的馬來人和土著。

继续阅读,请往下滑

相關新聞

相關新聞

之后,馬新在許多問題上無法協調,結果在1965年8月9日新加坡退出馬來西亞成為獨立國家。

馬來西亞是東盟(1967年成立)國家中最早與中國建交的國家(1974年),因為存在著政治意識的分歧(馬共仍在邊境活動),雙方只能在貿易上有所突破,仍未包括政治和軍事合作,直到2015年馬中才開始在馬六甲海峽舉行聯合軍事演習。

在這方面,華人起著主導作用,積極與主動地和中國企業開展業務。例如在1974年馬中貿易額不到2億美元,但在2002年時已突破100億美元。抑有進者,在2013年時達到1060.8億美元。在過去的5年,中國已連續成為馬來西亞最大貿易夥伴,預料今年的雙邊貿易會力爭達到1600億美元(中國駐馬大使黃惠康公佈的數字)。

無可否認華人人口在馬來西亞的比例有所下降,從獨立時的37%到近年的23%(總人口3100萬人中華裔有741萬),因此如果新山依斯干達特區的碧桂園能在實質上提供中國人充為第二家園,也絕不會影響人口的種族比例變化,畢竟當下第二家園的數目與外勞比較是「小巫見大巫」的。

但如果馬來西亞不朝向「第二家園」計劃邁進,又如何能吸引外資進入?以新加坡為例,即使有過百萬的中國人成為居民或公民,也無法影響政府的既定政策。因此所謂「喪失」國家主權之說是不存在的(新加坡人口518萬,華裔占74%)。

投資不同于借貸

根據官方的數字,我國的國債在2015年達到6305億令吉,其中只有3%是外債(欠外國金融、企業和私人的借貸和債券等),另97%是內債。有人認為國債佔了國民生產總值(GDP)的54.4%是過高了,政府也承諾再降至53%並認為只要不超過55%,馬來西亞就不會陷入還債不起的困境,況且欠的是國人的錢。

近日馬來西亞有單位進行一項調查發現被訪問的華裔(48%)認為中國投資進入大馬會加重國債。由于報導未夠詳細,將投資和貸款混為一談,我們只能說投資和借貸是兩碼事,也是兩個概念。

比如中國已開始動工在馬六甲打造一個綜合性的大規模發展計劃,包括港口和造船等,稱之為「皇京港」。中國方面將投入400億人民幣(258億令吉)將馬六甲「脫胎換骨」。這種投資應不算貸款,更不會傷害大馬主權,因為土地及建設的高樓大廈和各項設備是拿不走的。

在過去,馬來西亞人總是「埋怨」中國出手不闊,在馬來西亞投資很小,希望中國能大手筆投資。果然近些年除了中方發展欽州園及大馬設關丹園供雙方投資或合資外,中國耗資1500億令吉建設柔佛依斯干達區的碧桂園;中國廣核集團也以97億令吉收購一馬公司屬下的Edra公司的發電廠,以及山東恆源石油化工集團收購我國蜆殼煉油公司51%股權;另外中方也吸納或參與投資其它各大項目。

借貸國冀有所回報

此外,中國也宣佈將借貸我國550億令吉供建造從巴生港口到東海岸的高鐵工程。中國總理李克強于2015年訪馬時也宣佈提供500億人民幣(322億令吉)購買馬國債券,以協助穩定市場。反過來,中國也會將其債券供馬來西亞人民認購。

不知為何,有人對貸款一事不表同意,例如民主及經濟事務研究中心(IDEAS)首席執行員旺賽夫認為中國一邊提供貸款,另一邊又負責工程的建造,這只能說是中國借貸不是投資,因為中國既提供資金又要攬下工程,似乎是魚與熊掌兼得。

事實上,如果翻查一些有能力的國家,它們也會提出同樣的要求。譬如,當1995年首相馬哈迪在大選勝利后有問檳州首席部長許子根要送什麼大禮給檳城,后者提出了第二大橋的概念與計劃,馬哈迪就十分認真向日方尋求貸款和原料及工程等。后來日方同意貸款,但條件是所有的鋼材要向日本購買,不能用其他國家的。這條件經馬哈迪一算「成本太高」(鋼材價高及利息也不低)也就作罷!

這事反映出借貸國家也希望有所回報。既然大工程還是要讓外國企業來承包,為何中國公司在有能力下卻不能承包?這樣的岔開對貸款者也欠公平?還有竣工后的第8年才開始分20年攤還低息貸款。這條件也夠優渥了。如果說中方企業湧進將增加國債是混淆不清的說法,這筆賬到底是怎樣算的?難道大馬為了減少外債也不要建設基本設施嗎?

謝詩堅

謝詩堅
時事評論人

熱門新聞

更多評論

更多

檔案照

【龍門陣】黃瑞泰:分數的束縛與獨中教改

15日 • 6小时前

檔案照

【龍門陣】楊善勇:華教課題的時間表

15日 • 6小时前

【龍門陣】林艾萱:別被大學生身份綁架

15日 • 6小时前

【名家】萬吉:馬來西亞屬於誰的?

15日 • 6小时前

【名家】林肯智:種族主義現實是決心問題

15日 • 6小时前

【群英會】張瑞強:走向團結的政治大聯盟

14日 • 一天前

【龍門陣】劉國偉:錯判局勢惹的禍

14日 • 一天前

【龍門陣】楊善勇:有時這樣,有時那樣

14日 • 一天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