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雲對焦】大馬急尋對策 拒當先進國垃圾桶
萬津州議員劉永山指中央政府及地方 政府積極配合取締非法垃圾回收廠, 在7月至10月期間就有4次的檢舉行動,關閉了40間非法處理洋垃圾的工 廠;其身后的洋垃圾堆將拍賣給正規 合法的再循環廠家。
【風雲對焦】大馬急尋對策 拒當先進國垃圾桶

【風雲對焦】大馬急尋對策 拒當先進國垃圾桶

專題 / 風雲對焦

最後更新 2018年10月30日 14时25分 • 報導:林淑芸 攝影:伍信隆 美術:梁肇秠

「洋垃圾」,顧名思義就是西洋或先進國的垃圾。在這個時期,相關報道幾乎都是套上了「自從中國拒收4大類共24種洋垃圾」來作為開端,再描述第三國家所面對的情況,而馬來西亞在今年上半年躍升成美國、英國、日本等先進國的主要塑料垃圾接收國,幾乎可冠上「先進國垃圾桶」的稱號。

大馬在今年上半年接收無法負荷的「洋垃圾」,再加上非法工廠簡化處理塑料垃圾導致許多村子臭氣沖天,使到塑料洋垃圾宛如過街老鼠,人人喊打。

為了深入探討「洋垃圾」及塑料回收處理的問題,本報特別走進曾經一度成為重災區的仁嘉隆新村探究最新情況,並專訪能源、工藝、科學、氣候轉變及環境部長楊美盈,以瞭解政府的最新政策及對策,而環境部目前也正在研究國際法則,準備通過外交及國際平台來解決問題。

在「洋垃圾」人人喊打的情況下,能源、工藝、科學、氣候轉變及環境部長楊美盈促請國人不要陷入「一刀切」的誤區,因我國當前要解決的問題是非法處理「洋垃圾」的工廠,而不是對付正規的再循環塑料廠。

继续阅读,请往下滑

相關新聞

相關新聞

楊美盈在接受《東方日報》訪問時不諱言,「洋垃圾」是需要各國聯手才能解決問題,否則即便大馬拒收而鄰國接收的話,萬一鄰國的回收廠將洋垃圾拋進海洋,大馬也會遭殃。

「我們(環境部)要聯繫各國駐馬的大使館或最高專員署,尤其是我國四大洋垃圾進口國,即英國、美國、日本及澳洲,用國際法則來表達馬來西亞的看法,那就是無法循環的垃圾不能轉移來馬,必須在原來的國家自行處理,而可循環的塑料固體廢料則可依據條例進口我國。」

為了解決「洋垃圾」的問題,內閣早前成立了跨部門塑膠廢料特別委員會,由能源、科技、科學、氣候變化及環境部、房屋及地方政府部、國際貿易及工業部及水務、土地及天然資源部共同探討解決洋垃圾的對策,而房地部長祖萊達也已宣布了政府要在3年內解決洋垃圾的方案。

據祖萊達日前在記者會上的宣布,政府將停止發出無法循環的塑膠廢料入口準證,但現階段依然允許可循環的幹凈塑膠廢料,但在3年后將會全面禁止入口塑膠廢料,只能處理本地的塑膠廢料。

楊美盈受訪時強調,環境部將嚴打非法處理塑料「洋垃圾」導致環境污染的工廠,也呼籲任何人在我國範圍內發現有非法操作的「洋垃圾」處理廠的話,可馬上通知議員,讓議員轉告她,她一定會確保環境部官員去檢舉及關閉非法「洋垃圾」處理廠。

她說,她接獲情報的違法廠都已經關閉,但不排除還有漏網之魚,因此促請知情人士舉報。

「無論是來自哪個政黨的國、州、市議員,環境部一旦得到情報,一定會去執法。」

她指出,我國接收的塑料固體廢料當中,並非所有都是無用的「洋垃圾」,那些經過處理、幹凈並可循環的叫做「廢塑料」,可再循環及加工製成「塑料樹脂」(Plastic Resin),及再生塑料的原料。

她舉例,生活中常見的「錦綸」(Nylon)布料、汽車內的零件都需要塑料製成,因此再生塑料是一個「循環經濟」(Circular Economy),不只能賺錢,還能減少塑料使用,只有那些已經被參雜,或者是它的屬性是不能被循環的才叫「洋垃圾」。

她解釋,「洋垃圾」的問題主要是有人將劣質廢塑料當作高品質塑料渾水摸魚進入我國。除了是執法問題,也是因廢塑料入口准證(HSCode39.15)沒有明確分類塑料洋垃圾及高品質廢塑料,導致一直以來,所有的塑料,不管是優質還是劣質都能藉由這個入口準證進入我國。

她補充,該部當務之急是要教育大馬人正確地進行垃圾分類,同時要求塑料回收廠優先處理馬來西亞的塑料,若不夠或需要一些本地缺乏的廢塑料才拿外國進口的優質廢塑料。

楊美盈認為,若要根 治洋垃圾,須善用 國際及外交平台, 而該部會盡快聯繫 我國4大洋垃圾進口國的最高專員署及使館,表達大馬拒絕進口無法循 環垃圾的立場。

堆積如山 善后困難

我國在今年上半年接收各國「洋垃圾」,其中在1月至3月接收的廢塑料就已達到25萬噸,佔全世界廢塑料出口量17%;在環境部多次取締及關閉非法處理「洋垃圾」回收廠后,如何善后成了一個問題。

據本報記者到仁嘉隆新村的視察,有數家遭環境部取締的違法「洋垃圾」處理廠已停止營業,但卻留下堆積如山的洋垃圾,更甚的是這些垃圾安置在露天倉庫,任由日曬雨淋,令人擔憂會否有蚊蟲滋生等,衍生出其他的問題。

對此,能源、工藝、科學、氣候轉變及環境部長楊美盈受詢時提到,環境部會把這些「洋垃圾」拍賣給正規回收廠,當他們選擇可循環的優質塑料固體廢料后,其他無法循環的垃圾則交給能夠妥善處理的正規垃圾場去解決,而拍賣所得的費用則可用來繳付垃圾處理費。

至于早前房地部發出廢塑料入口准證的114家回收廠當中,出現一些害群之馬;楊美盈則直言,濫用廢塑料入口准證的廠商已列入黑名單,主要是他們打開了一個缺口引進「洋垃圾」或轉手賣給非法廠家,導致正規的廠家替人受過,黑狗偷食、白狗當災。

為此,她說,環境部將會把黑名單交給房地部,以吊銷他們的入口準證。

洋垃圾的各種塑料混雜在一起,加重了 再循環的工作。

圖為洋垃圾堆里可見西方國家的各種宣傳單,如圖則是顯示英鎊的食品宣傳單。

關閉40非法工廠 仁嘉隆掃除洋垃圾

儘管一來到仁嘉隆新村,首先映入眼簾的是喜氣洋洋的「幸福村」字眼,但這座新村在早年因毒品氾濫而素有「毒村」之稱,今年初更因非法垃圾回收廠不當處理洋垃圾導致臭氣沖天,大人小孩常病倒,變成另一種「毒村」,成了不幸福的村莊。

仁嘉隆新村一度是「洋垃圾」非法工廠重災區,但危機也是轉機,在經過村民勇于揭發及執法隊伍4次突擊取締后,在不到5個月的時間內,仁嘉隆新村範圍的非法處理洋垃圾的問題已解決了七七八八,只是當地村民擔憂「春風吹又生」。

萬津區州議員劉永山在接受《東方日報》訪問時,他在509全國大選前,就接到時任村長陳貞興的投報,指仁嘉隆新村在今年初開始就聞到一股撲鼻難聞的味道,導致有呼吸管道疾病的大人及小孩常病倒,明察暗訪之下,他們發現這股異味源自非法工廠焚燒塑料「洋垃圾」所導致。

劉永山提到,時任村長當時給他的數據是17間非法工廠,后來又陸續接獲投報,一共加起來約有40間非法工廠,如今已全部關閉;當中,有些廠存在已久,但過去從事對環境沒有造成太大影響的行業,如:瓷磚或陶器的庫存及貨倉,因此沒有人舉報,一直到因為焚燒「洋垃圾」造成嚴重的空氣污染,才驚動了村民。

據他所掌握的資料,這些非法的工廠主要是中國內地政府對24種「洋垃圾」下禁令后,逼使一些廠家在內地以外的地方設廠處理,他們在大馬中間商的穿針引線下,來到我國落腳。

他也懷疑,大馬中間商有地下組織的背景,而他們在穿針引線成功后,就可以獲得一筆豐厚的中介費;因這是暴利行業,來馬設廠的中方廠家一般是繳付一個半月甚至3個月的租金,使到我國地主趨之若鶩,打開大門了。

瓜拉冷岳區環保協會主席陳 貞興稱,洋垃圾再循環是一 個可以獲得暴利的行業,但正規的工廠所具備的設備也需要耗資百萬,因此他希望環境部可給予津貼給合法處 理塑料垃圾的回收廠。

市議會權利有限

劉永山提到,他是在6月份第一次就洋垃圾課題召開記者會,之后就向2名行政議員,即黃思漢(掌管雪州地方政府、公共交通和新村發展事務)和許來賢(掌管雪州環境、綠色工藝及消費人事務)開了幾次會議,再由他們帶去行政議會以採取行動。

他提到,由于市議會權利有限,若要一勞永逸解決問題,必須得到中央政府的配合,正好509全國大選換了中央政府,而楊美盈掌管的環境部也很積極配合,因此執法的進展很快。

他說,在各單位配合下,他們從7月至10月期間做了4次檢舉,其中一次是楊美盈親自來巡視,而第一次及第四次的檢舉行動有與國能及雪州水供公司配合,以讓他們根據程序來切斷這些非法工廠的水電。

劉永山稱,突擊行動難以逮捕到人,因在檢舉第一家時,風聲就會走漏,導致第二家非法工廠早已人去樓空。

儘管有村民擔心「洋垃圾」課題會春風吹又生,但劉永山認為,只要市縣議會及土地局繼續緊密合作及嚴厲執法,大致上不會有太大的問題。

他也提到,他們也趁處理「洋垃圾」的危機來解決仁嘉隆新村一直無法根治的問題,那就是地主一直就各種理由及原因而不願意更新或轉換土地用途,而今他們會開始擔心祖傳的土地會被沒收,而願意去走法律程序。

西方空談環保太虛偽

萬津區州議員劉永山認為,全球如今為「洋垃圾」而煩惱,這也揭破了西方國家對環保的虛偽一面,因他們把不符合經濟效益及環保議程的劣質垃圾想方設法轉運到第三國家處理。

他說,這一廂,西方人在做環保,但不能夠循環的垃圾就出口,而中國過去幾十年來都成為了他們的「洋垃圾桶」,但也衍生了環境污染等問題,而今中國基于經濟起飛,政府就覺得不需要再賺這種錢,而現在又引發了貿易戰。

他也提到,國際媒體在今年初開始關注東南亞面對的「洋垃圾」的問題,紐西蘭、英國及澳洲的媒體也紛紛赴仁嘉隆新村實地考察及採訪。

他補充,大馬媒體在9月杪轉載一家紐西蘭媒體的報道,但該家媒體所描述的仁嘉隆新村是8月的情況,所刊登時已經算是舊聞。

惟他指出,紐西蘭媒體的報道提到一個重點,那就是反省紐西蘭政府強調要環保、再循環不會造成空氣污染,但為何無法循環或劣質垃圾要由第三國家去承擔,這也質問及揭露包括紐西蘭政府在內的西方國家處理洋垃圾不當。

廠家轉移來馬 中國受促關注

非法處理塑料「洋垃圾」是一個暴利又無需有特別技能也能做的行業,使到當中國廠家通過大馬中介商來馬設廠處理「洋垃圾」后,本地人也紛紛效仿。

仁嘉隆新村前村長陳貞興稱,正規處理塑料固體廢料的設備及系統要花上百萬,但非法的工廠設備簡陋,每噸加工后的塑料粒子可能就可以賣上千令吉。

他對《東方日報》稱,若要解決此事,那麼大馬接收的主要的「洋垃圾」進口國,如:英國、澳洲、美國及日本的相關部門要來審核大馬的固體廢料回收廠是否符合環保程序,只有在條件符合的情況下才轉運過來,但「洋垃圾」是一個燙手山芋,對方恨不得整船載過來。

由於在中國境內禁止處理24種洋垃圾后,使到有中國廠家來馬非法處理「洋垃圾」,因此陳貞興促請中國駐馬大使白天要關注此事,並適時開聲介入。

他也呼籲,政府正視環保行業,並發津貼給正規的環保公司或塑料固體廢料廠,讓他們回收本地的塑料廢物來生產高附加值的塑料粒子。

陳貞興是第一批向劉永山揭發「洋垃圾」的村民,他如今創立了瓜拉冷岳區環保協會,將會繼續與村民一起關注「洋垃圾」等環保課題。

他提到,他在今年1月的時候,基於每逢深夜就會聞到非常刺鼻的異味,因此與村裡的年輕人組志願隊伍到處尋找源頭,后來在森林空地、油棕園發現非法處理「洋垃圾」的工廠。

熱門新聞

更多專題

更多

許多來自清寒家庭的馬大學生,往往需要吃白麵包度日。

【網視】大學生喊窮 奢華宴割肉

24日 • 4小时前

繁華都市背后一些人饑貧交迫的窘境,包括清寒大學生也面對挨餓問題,因此一些團體和大學也發起食物銀行計劃,協助解決貧寒者的三餐溫飽問題。

【東方上電台】大馬人三餐溫飽嗎?

23日 • 一天前

選區劃分不均加劇該選舉制度「贏者全拿」的特性,所以在近兩屆全國大選中,執政黨均出現全國選票未過半即可執政的結果。

【脈動】大馬選舉制度窘境

22日 • 2天前

「志成」豬肉丸以新鮮豬肉為原料,再配上獨門配方生產,吃起來極具彈性,味帶鹹香。

【大馬優品】貪玩自製豬肉丸 「豬肉佬」拓藍天

20日 • 4天前

【老師心故事】放下教鞭20年 張仙財樂當園藝工

19日 • 5天前

黃玉萍收養兩隻流浪狗,也通過自身的方式進行宣導,期望 改變動物遭施虐的情況。

【東方熱話】灌輸公民意識 遏止虐待流浪動物

18日 • 6天前

非洲豬瘟肆虐中國,一些工作人員身穿白色保護服裝,在北京的房山區通往一座靠近豬農場的村莊設置路障,檢查來往車輛,以避免疫情擴散。 (路透社)

【圖解大觀園】非洲豬瘟襲亞洲 豬隻感染必死無疑

18日 • 6天前

巴西古當金金河化學廢料污染事件邁入第10天,全副武裝的工作人員馬不停蹄地進行清理工作。

【網視】化污敲警鐘 環保不能拖

17日 • 一星期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