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示意图
Advertisement

已是二十多年前的事了,我记忆犹新。

那年我协办一项佛学营,请继禅法师主持。师父从怡保乘坐巴士到关丹来,预计清晨四点多会到。我负责接师父。可是,当天因故竟然睡过头,匆匆赶去车站时,早不见师父踪影。悻悻回到佛教会,只见菩提树下有人像尊佛盘坐著。我摸黑前去顶礼师父,深深致歉。师父轻描淡写地说:“没关系的!在车站找不到人,便搭的士来了。门没有开,这里很凉快,坐著舒服。”始终没有一丝不悦。

有些弘法人员却不是如此。他们到一个地方弘法,是以“救世主”的心态过去,仿佛他不去,那边便没了佛法一般。因为有这样的心态,所以他们会有要求。如果招呼不周、怠慢了,那可要被责备。

某次一位弘法专员对我说:“某佛教会我肯定不会再去。”“为什么?”“他们没有诚意,去那边等于是去替他们做工。”“怎么说?”“房间没打扫,就连厕所都是脏兮兮的,只差没叫我拿刷子去刷了!”阿弥陀佛!这样的地方不是更加要去,以教导他们如何护持佛法吗?

弘法人员该明确自己的身份和责任,不要自视过高,以为自己是去施舍、救世。众生没有你,还是一样生活;你了解更多后去指引他人,是希望大家可以改善生活。我们该放低身段,谦卑去完成自己的使命。

Advertisement

《杂阿含》卷311记载富楼那的事迹:其时佛说法毕,富楼那说他将到西方输卢那弘法。佛提醒他那边的人凶恶、轻躁,不但不听教诲,可能还会受到毁辱。富楼那说:“他们只是骂我、毁辱我,不至于用手、石子打掷我。”佛追问:“如果他们用手、石子打掷你,又该如何?”富楼那说:“他们还不至于用刀杖。”佛又告诫之,富楼那说:“他们以刀杖加在我身上,还不至于见杀。”佛说:“若他们杀了你,怎么办?”富楼那说:“他们贤善智慧,对我这朽败之身给予方便,助我解脱,不是很好吗?”

佛给予嘉奖,并叮嘱曰:“汝今宜去度于未度,安于未安,未涅槃者令得涅槃。”佛的开示,不正是弘法人员该紧记的教诲吗?

黄先炳

现任师范学院讲师,马来西亚儿童文学协会创会会长。法名心愚,竺摩法师弟子。1978年开始接触佛教,目前是关丹彭亨佛教会总务。

热门新闻

阅读全文

嫁70岁拿督 “四千金”凯儿喜获麟儿!

阅读全文

轮船厕所无法冲水 乘客受困三天怒求退费

阅读全文

兴建中酒店大楼坍塌 酿1死18伤3失踪惨剧

阅读全文

称自己是“24私会党”一员 Sunny Coco遭警方逮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