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箭喻经》记载佛对弟子说的一个譬喻:有人被毒箭所伤,承受极大痛苦。亲人见状,急欲寻医治疗。那人却说:“且慢,箭还不可以拔除,我要先搞清楚是什么人伤我,用的是什么弓、什么弦、什么原料。”佛陀直斥这是何等愚蠢的态度!

这个譬喻的缘起是,一名僧人有天发难,要佛陀明确说明世间是否永恒,有边或无边,轮回是否有实体,佛入灭后在哪儿等问题。他威胁佛说,若不回答他便要离佛而去。佛反问:“你当初来随我修行,有开出条件说我必须告诉你这些答案吗?”僧说没有。佛说既然如此,为什么现在却诬谤于我?僧无言。佛跟著就说毒箭的譬喻。

佛最后明确表示,他不谈“有尽无尽”的问题,是因为这些问题“不趣智、不趣觉、不趣涅槃”,对解脱毫无帮助;佛只谈如何知苦、离苦、灭苦等“趣智、趣觉、趣于涅槃”的话题。

时间用在对的地方

我觉得箭喻的说法,人人都适用。佛教徒该把力气放在可助修行和自我提升的事项上,非佛教徒则该把专注力放在自己选择的事业上。把时间耗在不相关的事务上实在浪费;人生苦短,我们该把握时间做该做的事。例如佛教界,为何一直把力气放在批判附佛外道?现今社会开放,你越想打压,对方反会得到更大同情与关注。为什么不检讨自己为佛教做了多少?为什么一般人那么容易听信附佛外道的说法,是不是我们做得不够好?与其高举正信之旗破邪,不如多做宣扬正信的工作,让更多人了解正确的信仰是什么。

Advertisement

政坛也是如此。令我百思不解的是火箭已经在大选中胜出,为何屈尊就卑地把力气放在和马华的斗争上?其龙头老大更乐此不疲,时不时要和已不至于威胁他的人耍嘴皮。多做实事不是更重要吗?一些评论人也是如此,常捕风捉影,错把冯京当马凉,尽写些言不及义的言论。

在教育圈里,我常勉励同道不要“闻鸡起舞”,让情绪受无聊的话语影响。我们始终该认清方向,为学生的学习和成长而奋斗,其他的该学习放下。佛的“我不说”和“我只说”是该学习的;中毒箭者该先寻求治疗,其他的以后再说。

黄先炳

现任师范学院讲师,马来西亚儿童文学协会创会会长。法名心愚,竺摩法师弟子。1978年开始接触佛教,目前是关丹彭亨佛教会总务。

热门新闻

阅读全文

37岁健身达人“筋肉爸爸”中风 爱妻接病危通知崩溃

阅读全文

印尼蟒蛇王烧成焦黑 死前张开血盆大口

阅读全文

满月礼盒还有刺绣! 安以轩砸重金宠爱子

阅读全文
振瑞路52座组屋单位的铁锅煮尸案死者,证实是名被亲生父母谋害的女童。

铁锅煮尸案 父母明日被控